(转)连载|风雨华尔街——纽约工作札记3
分类:

海外生活

时间:2017-08-14

编者的话:小伙伴们期待的第三期连载来了!目睹了华尔街意气风发的巅峰,作者又作为局中人亲身经历了一个个金融巨人的轰然倒下,世界最大的五个独立投行,转瞬间倾覆了三个。从“曼哈顿悬日”到飞机迫降哈德逊河,一个个标志性场景标记了人生节点。金融风暴中,作者目送了不同人的离开,蓦然明了,“在纽约,告别其实是一种常态”。

 

我们组的对面是FX(外汇)组,外汇的特点就是跟整个世界都要随时发生关联,所以有一次吃饭我好奇地问一个FX的同事,外汇市场一天24小时全球连轴转,你们还用睡觉吗?他捋一下额前的头发霸气侧漏地回答我,其实主要是日本、欧洲那边需要关注纽约,我们纽约其实不太关注他们的。这种意气风发恐怕是对纽约世界金融中心地位最好的诠释,不过说到意气风发,那个时候谁都比不过信贷衍生品组。2006年,华尔街发放了一次让全世界艳羡的奖金,据说2年资历的经理(second-year associate)平均能拿到30万美元,部分的原因就是信贷产品的疯狂增长。2007年初,还有很多人认为美国房价不会继续大跌,大量基于房贷的金融产品还被评级为AAA,价格居高不下,大家仍对这一年的前景充满了期待。 


 

7月中旬的一天,在我快准备下班的时候,我的经理还有组里的几个同事一齐招手让我到楼下去。我莫名其妙地来到街上,看到附近几幢大楼也下来好多人,大家都一起朝着哈德逊河的方向观望,有的还拿着相机拍照。我转过街角,蓦然看到一轮巨大的红日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球正从远处落下。曼哈顿高楼林立,街道横平竖直,平时走到哪里都觉得身处摩天大楼的阴影之下,但是一年却有两天,太阳从岛的正东正西方向运行,傍晚时分,无论是在上城的哥伦比亚大学还是在下城的华尔街,只要望向西边,就能看到完整的夕阳,这就是著名的“曼哈顿悬日”。夕阳在两边高楼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巨大,远处的车辆行人在一团火红之中变成一个个的黑影,那是我第一次在曼哈顿看到这个震慑心灵的美景,不知是否算预示了华尔街即将走入黄昏。 

 

 

我们公司信贷组的客户里有世界第五大投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旗下一个大规模交易CDO(一种基于复杂量化模型的信贷衍生品)的基金。年底的时候,这家基金就停止交易了,有消息说贝尔斯登也快不行了,当时很多人还不相信,直到2008年3月贝尔斯登真的轰然倒塌以后,我们才意识到自己正处在一场自1929年大萧条之后世界最大的金融风暴中,而且我们就待在风暴的正中心。美联储后来介入让摩根大通以2美元/股的价格收购贝尔斯登,不知哪位好事者将两美元的纸币塞在贝尔斯登大门的把手上,拍了一张照片,我相信那张照片那一天出现在了曼哈顿岛上所有做金融的人的邮箱里。 


 

2008年9月的第二个周末,一个在美林证券工作的哥大同学激动地冲到我家里,说你们怎么还坐的住?美联储主席、财政部长还有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公司的CEO全都在离这里两条街的地方决定雷曼兄弟的死活!这位同学据说后来就一直站在美联储纽约分行楼下,除了等来了雷曼兄弟的破产,还等来了他自己的公司被美洲银行收购的消息。世界最大的五个独立的投行,转瞬之间就倾覆了三个。 

 

 

虽然金融风暴起源于基于次级贷的信贷衍生品,但是其强劲的破坏力却毫无保留地波及到所有的金融资产类型。我从事的利率,其实是所有金融资产的基础,因为在金融的世界里,金钱有“时间价值”。在会计领域,1万元的应收账款,无论是今天打过来,还是一个月后打过来,都是一样的,但是对于金融来说,一个月后的那1万元是要打个折扣的,丈量这种“折扣”的就是利率。因此所有远期交割的期权期货等衍生品,全部都要考虑利率曲线(rate curve)。利率曲线并不是由人决定的,而是依靠市场中实际交易的金融资产来倒推。但次贷危机那几年,因为市场的恐慌和监管政策的变化,过去的模型不再适用了。我那段时间里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去理解这种深刻的变化,为利率曲线的构建和调参找到更佳的办法。 


 

2009年1月15日下午3点多,整个办公区突然开始议论纷纷,许多同事们甚至都情绪激动地站了起来。我心想难道说高盛或者摩根斯坦利也挺不住了,结果却发现是一架空客320飞机迫降在了哈德逊河上。全美航空的这架飞机起飞5分钟就遭到鸟击,两个引擎全部失灵,机长依靠高超的技艺,避开了城区,用教科书式的完美水平姿态降落在了河上,所有人全部生还。以这个事件为蓝本的电影《Sully》(《萨利机长》)今年在全球上映,现在回想起来,这是那整个冬天唯一振奋人心的消息了。 

 

 

 

2 Gold我和两位哥大的同学在纽约租住的公寓楼)变得不再热闹,我的两个室友,一个在雷曼兄弟工作,一个是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可想而知,我们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客厅的沙发上夜谈,猜测着这场危机最终会何去何从,直到睡眼朦胧,才惊觉已然是凌晨四点。那一个冬天,每周都会听到某个朋友要离开的消息,他们有的被公司调往香港,有的干脆被裁员,只能回国去找机会。起初我会很伤感,觉得大家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奋斗,百老汇上的歌剧都还没有来得及看几部,就又要离别。可是等到金融危机过去后,我才发现,在纽约,告别其实是一种常态,意气风发也好,疲惫失望也罢,总是不断有人到来,也总是不断有人离开。 


 

【未完待续】 

 

评论

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投诉建议|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杨甲甲美研业务经理

(转)连载|风雨华尔街——纽约工作札记3
更多详情

编者的话:小伙伴们期待的第三期连载来了!目睹了华尔街意气风发的巅峰,作者又作为局中人亲身经历了一个个金融巨人的轰然倒下,世界最大的五个独立投行,转瞬间倾覆了三个。从“曼哈顿悬日”到飞机迫降哈德逊河,一个个标志性场景标记了人生节点。金融风暴中,作者目送了不同人的离开,蓦然明了,“在纽约,告别其实是一种常态”。

 

我们组的对面是FX(外汇)组,外汇的特点就是跟整个世界都要随时发生关联,所以有一次吃饭我好奇地问一个FX的同事,外汇市场一天24小时全球连轴转,你们还用睡觉吗?他捋一下额前的头发霸气侧漏地回答我,其实主要是日本、欧洲那边需要关注纽约,我们纽约其实不太关注他们的。这种意气风发恐怕是对纽约世界金融中心地位最好的诠释,不过说到意气风发,那个时候谁都比不过信贷衍生品组。2006年,华尔街发放了一次让全世界艳羡的奖金,据说2年资历的经理(second-year associate)平均能拿到30万美元,部分的原因就是信贷产品的疯狂增长。2007年初,还有很多人认为美国房价不会继续大跌,大量基于房贷的金融产品还被评级为AAA,价格居高不下,大家仍对这一年的前景充满了期待。 


 

7月中旬的一天,在我快准备下班的时候,我的经理还有组里的几个同事一齐招手让我到楼下去。我莫名其妙地来到街上,看到附近几幢大楼也下来好多人,大家都一起朝着哈德逊河的方向观望,有的还拿着相机拍照。我转过街角,蓦然看到一轮巨大的红日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球正从远处落下。曼哈顿高楼林立,街道横平竖直,平时走到哪里都觉得身处摩天大楼的阴影之下,但是一年却有两天,太阳从岛的正东正西方向运行,傍晚时分,无论是在上城的哥伦比亚大学还是在下城的华尔街,只要望向西边,就能看到完整的夕阳,这就是著名的“曼哈顿悬日”。夕阳在两边高楼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巨大,远处的车辆行人在一团火红之中变成一个个的黑影,那是我第一次在曼哈顿看到这个震慑心灵的美景,不知是否算预示了华尔街即将走入黄昏。 

 

 

我们公司信贷组的客户里有世界第五大投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旗下一个大规模交易CDO(一种基于复杂量化模型的信贷衍生品)的基金。年底的时候,这家基金就停止交易了,有消息说贝尔斯登也快不行了,当时很多人还不相信,直到2008年3月贝尔斯登真的轰然倒塌以后,我们才意识到自己正处在一场自1929年大萧条之后世界最大的金融风暴中,而且我们就待在风暴的正中心。美联储后来介入让摩根大通以2美元/股的价格收购贝尔斯登,不知哪位好事者将两美元的纸币塞在贝尔斯登大门的把手上,拍了一张照片,我相信那张照片那一天出现在了曼哈顿岛上所有做金融的人的邮箱里。 


 

2008年9月的第二个周末,一个在美林证券工作的哥大同学激动地冲到我家里,说你们怎么还坐的住?美联储主席、财政部长还有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公司的CEO全都在离这里两条街的地方决定雷曼兄弟的死活!这位同学据说后来就一直站在美联储纽约分行楼下,除了等来了雷曼兄弟的破产,还等来了他自己的公司被美洲银行收购的消息。世界最大的五个独立的投行,转瞬之间就倾覆了三个。 

 

 

虽然金融风暴起源于基于次级贷的信贷衍生品,但是其强劲的破坏力却毫无保留地波及到所有的金融资产类型。我从事的利率,其实是所有金融资产的基础,因为在金融的世界里,金钱有“时间价值”。在会计领域,1万元的应收账款,无论是今天打过来,还是一个月后打过来,都是一样的,但是对于金融来说,一个月后的那1万元是要打个折扣的,丈量这种“折扣”的就是利率。因此所有远期交割的期权期货等衍生品,全部都要考虑利率曲线(rate curve)。利率曲线并不是由人决定的,而是依靠市场中实际交易的金融资产来倒推。但次贷危机那几年,因为市场的恐慌和监管政策的变化,过去的模型不再适用了。我那段时间里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去理解这种深刻的变化,为利率曲线的构建和调参找到更佳的办法。 


 

2009年1月15日下午3点多,整个办公区突然开始议论纷纷,许多同事们甚至都情绪激动地站了起来。我心想难道说高盛或者摩根斯坦利也挺不住了,结果却发现是一架空客320飞机迫降在了哈德逊河上。全美航空的这架飞机起飞5分钟就遭到鸟击,两个引擎全部失灵,机长依靠高超的技艺,避开了城区,用教科书式的完美水平姿态降落在了河上,所有人全部生还。以这个事件为蓝本的电影《Sully》(《萨利机长》)今年在全球上映,现在回想起来,这是那整个冬天唯一振奋人心的消息了。 

 

 

 

2 Gold我和两位哥大的同学在纽约租住的公寓楼)变得不再热闹,我的两个室友,一个在雷曼兄弟工作,一个是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可想而知,我们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客厅的沙发上夜谈,猜测着这场危机最终会何去何从,直到睡眼朦胧,才惊觉已然是凌晨四点。那一个冬天,每周都会听到某个朋友要离开的消息,他们有的被公司调往香港,有的干脆被裁员,只能回国去找机会。起初我会很伤感,觉得大家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奋斗,百老汇上的歌剧都还没有来得及看几部,就又要离别。可是等到金融危机过去后,我才发现,在纽约,告别其实是一种常态,意气风发也好,疲惫失望也罢,总是不断有人到来,也总是不断有人离开。 


 

【未完待续】 

 

分享
请杨甲甲老师帮我评估
  • 您的姓名:
  • 手机号码:
提交

京ICP备案05067667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