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大学毕业演讲:一剂灵魂苦药,让人豁然开朗
分类:

专家指南

时间:2018-08-09

大卫·布鲁克斯(David Brooks)是《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2017年他在母校芝加哥大学所做的毕业演讲,是近两年美国大学演讲中颇为独特的一个,因为它更多的是深度而清醒的思考,以及有些扎心的坦诚相告。布鲁克斯的演讲告诉我们,真相、智慧、理想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如果不去探索,人生必然危机重重。名校可以让我们领会到人类精神的一座座高山,但脚下的路还需要自己去探索。 

 


 

像今天这样的场合,通常知名大学会请一位功成名就的人致辞,告诉你们成功并不重要,或是邀请亿万富翁来致辞,告诉你们能从失败中学到什么。在这种场合,我通常也会试着鼓励一下学生们,告诉学生未来一些闪闪发光的“机遇”。短短几年之后,你们中就会一些人会在父母的沙发上睡觉,在一些运转不良的非政府组织里工作,或者会被企业咨询一类的工作磨掉心智,为了做PPT熬到半夜。 


 

今天,我并不打算给出一些老生常谈的建议。说实话,我在芝大的时候,并非每天都很开心。但是和你们一样,芝大彻底改变了我。随着年岁的增长,我越发体会到芝大对我的影响。今天我主要想讲两点:芝大教给我的东西,让我受用至今;芝大没有教给我的东西,我必须自己去学习。 


 


 

一、芝大让我看到了人类文明的崇山峻岭,它给了我一系列的渴望,这些渴望远远高于我以前所拥有的。 


 

首先,我渴望知道如何看见。看见事实似乎是一件直截了当的事,但是任何在政治以及其他领域的人都知道,有多少人带着扭曲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有多少人仅仅只看他们想看到的事情,或者透过沮丧、恐惧、不安或者自恋的滤镜来看这个世界。 


 

有时候,我认为特朗普当选总统的灾难,正是因为理智德性的瓦解。美国人民实事求是的能力崩塌了,无法给具体的现实以应有的尊重。这种理智德行似乎看起来具有精英主义,但是一旦国家忍受了欺骗、漠不关心和理智上的懒惰,那么一切都会分崩离析。  


 

约翰·罗斯金(John Ruskin)曾写下自己久经思考发现的结论,人类所能做出的最伟大的事情就是能看到一些事情,并且以清晰、坦诚的方式讲述出来。 


 

在芝大,我遇到了许多作家,他们能纯粹而认真地看待事物,比如:莎士比亚、大卫·休谟、乔治·艾略特、乔治·奥威尔和汉娜·阿伦特。我见过许多教授这位学生,他们可以权衡事实,不容忍智识上的漏洞。我也渴望拥有这种美德,懂得观看之道。 


 


 

其次,芝大激起了我对智慧的渴望。我无法定义智慧,但是当我们看到它时,我们都知道那是智慧。智慧的人身上有一种深刻的人性、风度和沉稳。这样人可以用爱和慷慨来感知另一个人的弱点,这样的人可以抓住问题的要害,并且已经发展出观察事物的直觉。 


 

我想,这种智慧来自于对周围人的深切,来自许多时候的独自反思,来自于阅读伟大的作品,来自于走出自己的时代,在假设之外思考,踏上通向理解的终生旅程。 


 

芝大赞赏这种充满人性的智慧。我们不会直接明了地互相诉说,因为太矫揉造作,但所有那些在餐桌和酒吧中关于伟大想法的谈话,都是在一点一滴地智慧。我们试着塑造自己,变成有用之人,试图模仿休姆的洞察力、伏尔泰的微笑,还有许多你不知道名字的教授的谆谆教导,这些人依旧在我的记忆里很温暖,即使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过世了。 


 


 

第三,芝加哥给了我对理想的向往。有人说,人类生而追求幸福,希望能够实现渴望。但是,这不是真相。和平与幸福是很不错,但过一段时间之后,它就会变得无聊。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总结得很好:人类的存在有一个永恒的主题,那就是追求崇高的目标时的痛苦。 


 

你可以追求或高或低的理想,但是我认为生活中一半的失败,是因为人们没有用足够高的标准来追求和衡量自我。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关于标准的意识,他们在生活中徘徊,想知道他们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而芝大给我们带来了丰富的崇高理想:伯里克勒斯的爱国主义,费米的献身精神,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美国梦。 


 

现在的芝大,仍然有着对智慧的真诚渴望,依旧有着对真理的强烈探索,求知若愚。在芝大读书会给你一种登山的感觉,为了攀登到人类的顶峰。之后,你就永远不会满足于停留在平坦之地,仅仅看看Twitter上的东西,或者读报纸,看真人秀电视节目。 


 

大学毕业后,你们就会进入社会,这是一个繁忙的世界,有数不清的电子邮件,要面临建立事业和家庭的任务,这些东西分散了关于目的的讨论。这就导致了巨大的脆弱,尼采说过: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但是,如果你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那么你遇到的第一次失败或挫折就能够完全让你陷入危机,彻底崩溃。 


 

这样没有目标的年轻人,希望通过不断堆积成功来填补内心的空虚,这样的人会变成马蒂亚斯·达尔斯加德(Matias Dalsgaard)所称的“缺乏安全感的佼佼者”。 


 

你来到芝大就意味着你总是会有一个稍微不同的方向,略微有点反主流文化,你将很难变得肤浅。你可能还不清楚你的人生目的或者使命,但是你知道那些理想的高山就在那里,你可以去探索,可以在众多美好的事物中找到答案,而知识将给你带来诸多安慰和稳定。  


 


 

二、芝大并未教我如何建立亲密关系。随着年龄渐长,我意识到构建亲密关系的能力是使人生完整的重要本领之一。 


 

人生所面对的首要挑战不是知识,而是在动力方面的挑战。人不仅要知道什么东西是好的,还要能够全身心投入其中。这里所说的亲密关系,是充满激情地爱你的配偶和家庭,热情地致力于你的职业,带着服务之心关心你的社区,以谦卑的热情去爱自己的哲学或信仰。 


 

一个圆满的人生正是从开放的选择走向甜蜜的选择,在拒绝过许多事情之后,你才能对少数事情产生深刻的联结。你是如此热爱这些事情,以至于你愿意将自己与这些事捆绑在一起,而这些束缚住你的东西,也恰恰就是让你自由的东西。 


 

这种爱不只是柏拉图式的爱,而是将热烈的爱实实在在地、密切地融入到每天的现实之中,是与朋友们共享浴室、一起起床,或者在笔记本电脑上写东西。它在于勇敢地面对生活中循环往复的脆弱感,在于遭遇危机后依然坚持信仰,即使不确定是否还相信这份关系、这份职业或这个机构。 


 

人们需要学会亲密的相处之道。我在这里说的是一种情感的艺术,我们并非生来就懂得,必须经历反复的脆弱,并且不断坚持,经历过一些事情后才能明白。 


 

生活给你显示自己有多聪明的机会越来越少,但是在众多场合中需要仁慈、怜悯、优雅、敏感、同情、慷慨和爱。生活需要你拓宽自己的情感,去与他人打交道。你需要学习亲密课程,如果你还没有掌握它,现在就要开始努力了。 

评论

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投诉建议|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徐新祥美研资深顾问

芝加哥大学毕业演讲:一剂灵魂苦药,让人豁然开朗
更多详情

大卫·布鲁克斯(David Brooks)是《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2017年他在母校芝加哥大学所做的毕业演讲,是近两年美国大学演讲中颇为独特的一个,因为它更多的是深度而清醒的思考,以及有些扎心的坦诚相告。布鲁克斯的演讲告诉我们,真相、智慧、理想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如果不去探索,人生必然危机重重。名校可以让我们领会到人类精神的一座座高山,但脚下的路还需要自己去探索。 

 


 

像今天这样的场合,通常知名大学会请一位功成名就的人致辞,告诉你们成功并不重要,或是邀请亿万富翁来致辞,告诉你们能从失败中学到什么。在这种场合,我通常也会试着鼓励一下学生们,告诉学生未来一些闪闪发光的“机遇”。短短几年之后,你们中就会一些人会在父母的沙发上睡觉,在一些运转不良的非政府组织里工作,或者会被企业咨询一类的工作磨掉心智,为了做PPT熬到半夜。 


 

今天,我并不打算给出一些老生常谈的建议。说实话,我在芝大的时候,并非每天都很开心。但是和你们一样,芝大彻底改变了我。随着年岁的增长,我越发体会到芝大对我的影响。今天我主要想讲两点:芝大教给我的东西,让我受用至今;芝大没有教给我的东西,我必须自己去学习。 


 


 

一、芝大让我看到了人类文明的崇山峻岭,它给了我一系列的渴望,这些渴望远远高于我以前所拥有的。 


 

首先,我渴望知道如何看见。看见事实似乎是一件直截了当的事,但是任何在政治以及其他领域的人都知道,有多少人带着扭曲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有多少人仅仅只看他们想看到的事情,或者透过沮丧、恐惧、不安或者自恋的滤镜来看这个世界。 


 

有时候,我认为特朗普当选总统的灾难,正是因为理智德性的瓦解。美国人民实事求是的能力崩塌了,无法给具体的现实以应有的尊重。这种理智德行似乎看起来具有精英主义,但是一旦国家忍受了欺骗、漠不关心和理智上的懒惰,那么一切都会分崩离析。  


 

约翰·罗斯金(John Ruskin)曾写下自己久经思考发现的结论,人类所能做出的最伟大的事情就是能看到一些事情,并且以清晰、坦诚的方式讲述出来。 


 

在芝大,我遇到了许多作家,他们能纯粹而认真地看待事物,比如:莎士比亚、大卫·休谟、乔治·艾略特、乔治·奥威尔和汉娜·阿伦特。我见过许多教授这位学生,他们可以权衡事实,不容忍智识上的漏洞。我也渴望拥有这种美德,懂得观看之道。 


 


 

其次,芝大激起了我对智慧的渴望。我无法定义智慧,但是当我们看到它时,我们都知道那是智慧。智慧的人身上有一种深刻的人性、风度和沉稳。这样人可以用爱和慷慨来感知另一个人的弱点,这样的人可以抓住问题的要害,并且已经发展出观察事物的直觉。 


 

我想,这种智慧来自于对周围人的深切,来自许多时候的独自反思,来自于阅读伟大的作品,来自于走出自己的时代,在假设之外思考,踏上通向理解的终生旅程。 


 

芝大赞赏这种充满人性的智慧。我们不会直接明了地互相诉说,因为太矫揉造作,但所有那些在餐桌和酒吧中关于伟大想法的谈话,都是在一点一滴地智慧。我们试着塑造自己,变成有用之人,试图模仿休姆的洞察力、伏尔泰的微笑,还有许多你不知道名字的教授的谆谆教导,这些人依旧在我的记忆里很温暖,即使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过世了。 


 


 

第三,芝加哥给了我对理想的向往。有人说,人类生而追求幸福,希望能够实现渴望。但是,这不是真相。和平与幸福是很不错,但过一段时间之后,它就会变得无聊。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总结得很好:人类的存在有一个永恒的主题,那就是追求崇高的目标时的痛苦。 


 

你可以追求或高或低的理想,但是我认为生活中一半的失败,是因为人们没有用足够高的标准来追求和衡量自我。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关于标准的意识,他们在生活中徘徊,想知道他们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而芝大给我们带来了丰富的崇高理想:伯里克勒斯的爱国主义,费米的献身精神,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美国梦。 


 

现在的芝大,仍然有着对智慧的真诚渴望,依旧有着对真理的强烈探索,求知若愚。在芝大读书会给你一种登山的感觉,为了攀登到人类的顶峰。之后,你就永远不会满足于停留在平坦之地,仅仅看看Twitter上的东西,或者读报纸,看真人秀电视节目。 


 

大学毕业后,你们就会进入社会,这是一个繁忙的世界,有数不清的电子邮件,要面临建立事业和家庭的任务,这些东西分散了关于目的的讨论。这就导致了巨大的脆弱,尼采说过: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但是,如果你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那么你遇到的第一次失败或挫折就能够完全让你陷入危机,彻底崩溃。 


 

这样没有目标的年轻人,希望通过不断堆积成功来填补内心的空虚,这样的人会变成马蒂亚斯·达尔斯加德(Matias Dalsgaard)所称的“缺乏安全感的佼佼者”。 


 

你来到芝大就意味着你总是会有一个稍微不同的方向,略微有点反主流文化,你将很难变得肤浅。你可能还不清楚你的人生目的或者使命,但是你知道那些理想的高山就在那里,你可以去探索,可以在众多美好的事物中找到答案,而知识将给你带来诸多安慰和稳定。  


 


 

二、芝大并未教我如何建立亲密关系。随着年龄渐长,我意识到构建亲密关系的能力是使人生完整的重要本领之一。 


 

人生所面对的首要挑战不是知识,而是在动力方面的挑战。人不仅要知道什么东西是好的,还要能够全身心投入其中。这里所说的亲密关系,是充满激情地爱你的配偶和家庭,热情地致力于你的职业,带着服务之心关心你的社区,以谦卑的热情去爱自己的哲学或信仰。 


 

一个圆满的人生正是从开放的选择走向甜蜜的选择,在拒绝过许多事情之后,你才能对少数事情产生深刻的联结。你是如此热爱这些事情,以至于你愿意将自己与这些事捆绑在一起,而这些束缚住你的东西,也恰恰就是让你自由的东西。 


 

这种爱不只是柏拉图式的爱,而是将热烈的爱实实在在地、密切地融入到每天的现实之中,是与朋友们共享浴室、一起起床,或者在笔记本电脑上写东西。它在于勇敢地面对生活中循环往复的脆弱感,在于遭遇危机后依然坚持信仰,即使不确定是否还相信这份关系、这份职业或这个机构。 


 

人们需要学会亲密的相处之道。我在这里说的是一种情感的艺术,我们并非生来就懂得,必须经历反复的脆弱,并且不断坚持,经历过一些事情后才能明白。 


 

生活给你显示自己有多聪明的机会越来越少,但是在众多场合中需要仁慈、怜悯、优雅、敏感、同情、慷慨和爱。生活需要你拓宽自己的情感,去与他人打交道。你需要学习亲密课程,如果你还没有掌握它,现在就要开始努力了。 

分享
请徐新祥老师帮我评估
  • 您的姓名:
  • 手机号码:
提交

京ICP备案05067667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