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将如何影响中澳经贸关系
分类:

留学新闻

时间:2020-05-09

 疫情发生以后,对于各国之间的政治、经济各方面的关系,各界人士都有不同看法,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举办了一次研讨会,探讨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和澳洲之间的关系。在一场由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举办的研讨会上,专家指出,在疫情过后,中澳经贸关系很可能会继续保持紧密联系,尽管它们将继续与时下纷繁复杂的政治和外交关系交织在一起。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之间的双向贸易额每年高达1946亿美元。澳洲与中国的经贸价值是其第二大贸易伙伴日本的两倍多。
 澳大利亚商务部国际业务主管Sara Cheng女士介绍了影响双边经贸关系的三个因素。
 “第一,我们如何经营两国关系,如何平衡外交和经济需求。第二,中国的经济表现会影响我们的对华贸易。中国的经济正出现轻微放缓,但如果中国从外交和政治的角度受到很大的压力,最终会影响到市场情绪和中国经济。最后是全球市场。贸易战和疫情正如何影响全球市场?如果全球市场低迷,会影响到中国的制造业和消费,进而影响到澳大利亚对中国的矿产资源和消费品出口。中短期内,我们不会找到像中国这样重要的贸易伙伴。"
 

 

 

  前澳大利亚驻华大使Geoff Raby AO博士认为,中澳贸易需要拓宽。
  "从商业意义上讲,虽然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持续增长,但其基础非常局限。如果把铁矿石排除在外,就更局限了。我认为旅行限制不会很快取消,甚至可能会延长到明年。这将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因为除铁矿石和煤炭外,教育是我们对中国最大的出口。"
  悉尼大学中国商业与管理学教授Hans Hendrischke表示,与中国脱钩对澳大利亚来说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中国和澳大利亚在经济上是相互依存的。中国需要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和食品。而另一方面,澳大利亚需要出口。"

  Hendrischke教授认为,澳大利亚政府最近呼吁恢复澳大利亚制造业和工业能力的举措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澳大利亚政府的做法是相当积极的。恢复澳大利亚制造能力可以创造更多就业岗位。"

  "但这不会大范围辐射所有制造业,而将是在澳大利亚有竞争力的市场,主要围绕健康、食品、能源和基础设施。我们的竞争力源自与中国打交道,我们已经具备满足中国需求的能力。即使我们转向更强大的制造,我们仍然需要与中国合作。我们将不得不重新考虑中国的投资,考虑如何让中国人参与,共同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产品。"Hendrischke教授说。

  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查道炯赞同这一观点,他认为澳大利亚需要在中国市场加大投资力度。 

  "令人有些遗憾的是,澳大利亚人只谈论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我从未听到有人谈及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投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中国投资可以让你更直接地感受到中国市场的变化。不一定非要是铁矿石,你可以找到其它的细分市场。还有什么比亲临现场更能让你了解一个国家的经济并预测它未来的变化呢?"

  查教授认为,两国之间的商业关系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有所回暖。“我认为疫情的实际影响会非常小。我预计中国对澳大利亚的进口量在第三季度会有相当快的回升。

  以上信息节选自悉尼大学中国中心官方WeChat号码

评论

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投诉建议|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王蓓澳大利亚新西兰

新冠疫情将如何影响中澳经贸关系
更多详情

 疫情发生以后,对于各国之间的政治、经济各方面的关系,各界人士都有不同看法,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举办了一次研讨会,探讨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和澳洲之间的关系。在一场由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举办的研讨会上,专家指出,在疫情过后,中澳经贸关系很可能会继续保持紧密联系,尽管它们将继续与时下纷繁复杂的政治和外交关系交织在一起。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之间的双向贸易额每年高达1946亿美元。澳洲与中国的经贸价值是其第二大贸易伙伴日本的两倍多。
 澳大利亚商务部国际业务主管Sara Cheng女士介绍了影响双边经贸关系的三个因素。
 “第一,我们如何经营两国关系,如何平衡外交和经济需求。第二,中国的经济表现会影响我们的对华贸易。中国的经济正出现轻微放缓,但如果中国从外交和政治的角度受到很大的压力,最终会影响到市场情绪和中国经济。最后是全球市场。贸易战和疫情正如何影响全球市场?如果全球市场低迷,会影响到中国的制造业和消费,进而影响到澳大利亚对中国的矿产资源和消费品出口。中短期内,我们不会找到像中国这样重要的贸易伙伴。"
 

 

 

  前澳大利亚驻华大使Geoff Raby AO博士认为,中澳贸易需要拓宽。
  "从商业意义上讲,虽然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持续增长,但其基础非常局限。如果把铁矿石排除在外,就更局限了。我认为旅行限制不会很快取消,甚至可能会延长到明年。这将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因为除铁矿石和煤炭外,教育是我们对中国最大的出口。"
  悉尼大学中国商业与管理学教授Hans Hendrischke表示,与中国脱钩对澳大利亚来说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中国和澳大利亚在经济上是相互依存的。中国需要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和食品。而另一方面,澳大利亚需要出口。"

  Hendrischke教授认为,澳大利亚政府最近呼吁恢复澳大利亚制造业和工业能力的举措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澳大利亚政府的做法是相当积极的。恢复澳大利亚制造能力可以创造更多就业岗位。"

  "但这不会大范围辐射所有制造业,而将是在澳大利亚有竞争力的市场,主要围绕健康、食品、能源和基础设施。我们的竞争力源自与中国打交道,我们已经具备满足中国需求的能力。即使我们转向更强大的制造,我们仍然需要与中国合作。我们将不得不重新考虑中国的投资,考虑如何让中国人参与,共同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产品。"Hendrischke教授说。

  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查道炯赞同这一观点,他认为澳大利亚需要在中国市场加大投资力度。 

  "令人有些遗憾的是,澳大利亚人只谈论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我从未听到有人谈及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投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中国投资可以让你更直接地感受到中国市场的变化。不一定非要是铁矿石,你可以找到其它的细分市场。还有什么比亲临现场更能让你了解一个国家的经济并预测它未来的变化呢?"

  查教授认为,两国之间的商业关系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有所回暖。“我认为疫情的实际影响会非常小。我预计中国对澳大利亚的进口量在第三季度会有相当快的回升。

  以上信息节选自悉尼大学中国中心官方WeChat号码

分享
请王蓓老师帮我评估
  • 您的姓名:
  • 手机号码:
提交

京ICP备案05067667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