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的黄金时代结束了吗?
分类:

留学新闻

时间:2020-05-15


 2020开年之际,疫情突如其来,影响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公共卫生、经济、教育首当其冲。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肆虐,国际经济交往和国际关系也受到冲击。留学,因为需要跨国流动,又涉及国际关系,更是受到疫情的明显冲击。


留学生的话题不断成为社会舆论的焦点,还要不要留学的讨论重新出现在各种媒体上,甚至有公号文章提出“留学的黄金时代就要结束”的说法,阅读量不小,赞同者不少,反映出社会对留学群体的关注。从好的方面看,这些讨论说明大家可以更全面的看待海外教育的价值。但令人担忧的是,不少观点更多是“局外人”的经验之谈,缺少真知灼见,更别提教育理念上的高度,尤其观点一旦过于绝对,难免以偏概全。其实越是在环境发生巨大变化、各种分歧甚至是狂热出现的时候,我们越需要冷静与理性。




1.

留学的黄金时代要结束了吗?


全球化的黄金时代是否结束由经济学者或国际政治专家们去讨论吧,我们只谈留学的“黄金时代”。如果黄金时代指的是高增速时代,那么那个阶段确实早已结束。中国留学人数增速降低已多年,2013年到2018年中国留学总人数的增长率维持在3%-13%,而在此前这个数字则大概在20%上下。留学人数的增长早就告别了高增速,已经趋于平稳


如果黄金时代指的是更理性、更健康的留学规划和决策,那这次疫情只会加速黄金时代的到来,帮助国人树立理性、成熟的留学观。所以“黄金时代结束论”本身也是含糊不清的表达,给人标题党的感觉。



2.

疫情对留学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吧?


答案是肯定的。疫情肯定带来负面影响,一在眼前,二在长远。眼前,疫情给当季在读、即将入读、即将申请的学生带来很大的麻烦,疫情给全球带来的混乱完全打乱了大家的节奏,让人无所适从。长远来看,大家对出国之路的选择会更加审慎,一定会有部分家庭推迟甚至放弃了留学计划。但这种谨慎,更多是源自对国际政治环境和学生健康风险的担心,而不是对留学价值的不认可,所以等外部环境相对稳定后,留学会继续回归平稳的势头。




这一点,从2月份以来我们跟客户的交流中能明显感觉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的学生从最初的震惊、迷茫和不适中走出来,越来越淡定,线上授课接受度越来越高,大家为了让自己更好的适应即将开始的“线上线下混合式留学”,纷纷报名在线的学术和科研课程,报名人数激增。同时两三年后才要留学的客户也已经开始找到我们进行咨询和规划,前途出国4月份的业务量无论同比、环比均逆势增长,这一点连我们自己都多少感觉有些意外,让我们看到了国内对国际教育资源需求的韧劲。



3.

一定要留学吗?


当然不是。国内的各阶段教育在过去20年里发展极快,义务教育公平性和质量在显著提升,国际学校蓬勃发展,国内高校在世界上的排名不断进步,2019年上海交大全球大学学术排名500强中,中国以58个席位位居世界第二。所以说国内有很丰富的教育资源以及国际教育资源。


那为什么还要留学呢?


未来留学趋势如何,有两个问题肯定绕不过去。一是国内优质教育资源的供需矛盾,二是留学能带来的独特价值,也就是不出国就很难获得的优势。我们来看看这两个问题。


从供需看,国内高考每年1000万人,一本率只有15%不到,985只提供20万学位不到。其他八九百万人中有想享受更优质的教育资源的怎么办?再看考研,今年340万人报名,就算因为扩招有近100万人被录取,另外240万人中那些确实想继续深造的怎么办?而且,越是在国内能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学生,对进一步争取世界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更大,国内985高校大四毕业生的深造率整体上能达到百分之七八十了,这里面去境外深造的又占到约三成。北大和复旦去年的本科毕业生中每100个毕业生里有30个选择了留学深造,可见名校毕业生的留学热度。


其次,从学科上看,国内高校虽然进步非常大,北大、清华很多学科可以进入世界前20。但不可否认,当今知识的前沿还是在美英日德这些国家的高等学府和企业里。这种差距不是光凭主观意愿或者等个十年二十年就能解决的。留学,将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发挥国内教育资源的有益补充的作用。


2013年开始,新东方CEO周成刚老师先后走访了20个国家的200余所世界名校,与当地留学生、教授进行了500多次访谈,用镜头和文字记录下了各国优质教育的风采和精髓




4.

留学有什么独特的价值吗?


我们来看看第二个问题,有没有哪些价值是不留学就获得不了的?首先我们得承认,留学绝不是孩子成才仅有的途径。一些终身受用的能力,比如学习能力、创新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可以在任何环境下获得。但有些能力在留学环境下更容易获得或者只在留学环境下才能获得。这些能力我认为至少有三个:


一是全面、真实的跨文化生存体验。有了这个,我们才能深入的了解并接受世界的不同,未来跟世界打交道的时候也才会更游刃有余。别说出国,就是在国内都存在这个情况。就像一个北方人,如果没在广东生活过,光靠书本或想象很难真正理解那一带的风土习俗和人情世故。但如果一个山东人大学去广州就读,未来大概率会比一个没去南方生活过的其他山东人更容易在南、北的商业或文化交往中找到机会。


第二个独特的收获是前沿知识、管理、技术的接触和体验。像现代制造、人工智能、无人驾驶技术等,在国外高校和头部企业里会有更好的学习和研究。工信部部长苗圩在几年前也指出,在全球制造业的四级梯队中,中国处于第三梯队,要成为制造强国至少要再努力30年,这个努力离不开艰苦奋斗,也离不开对外的学习和借鉴。


第三点收获就是面对不确定性时解决问题的能力和适应能力会得到更明显的提升。以这次疫情为例,虽是灾难,但留学生们面对的挑战也远大于国内的学生,因此得到的历练也不可同日而语。新东方每年的《中国留学白皮书》中调研结果也显示,海归作为一个整体,其视野、专业技能和创新能力得到了用人单位的广泛认可。我们不能讲每一个海归都有这些能力,但作为一个群体来考量时,这些特点还是比较突出的。



5.

在回国工作时,留学还有“溢价”吗?


有人说中国家长过去的留学观很功利,认为“我既然出国了,我在国外学校的品牌会比国内学校的品牌有一个溢价”。有位经济学教授认为现在如果还指望这个的话,那就没必要出去了,因为“现在这个溢价基本上没有了”。


在留学行业工作了快20年,我切身的感受是国内为“溢价”而出国的人少了,越来越少的人出国是为了一个光环,或者回国有更高的收入。大家意识到只有留学或名校的标签并不代表什么,关键还是我们个人的能力和发展意愿。出国更多是为了开拓视野或者作为一种人生历练。


留学不是为了“溢价”,但“溢价”真的没有了吗?这一点可能还真没有那么绝对。起码在招聘市场上,名校背景依然是个更好用的敲门砖,当然如果能够加上实习或海外工作经历,这个溢价会更高。比如国内BAT招聘海外有1-3年工作经验的海归,尤其是在FLAG工作过的,都会按global pay来支付薪酬,有别于国内的正常招聘。某位经济学教授也提到“(美国)Top30的学校,基本上世界的舞台就为你开放了。”这其实就已经是留学的“溢价”了。其次从长线发展来看,海归回国后在3-5年后的职业发展更有优势,无论是薪酬还是职位。现在国内各行各业,尤其是技术、高等教育、科研等领域的中坚力量大多都有海归背景。


2019年,新东方前途出国采访了30位年龄在30岁左右并已在国内外就业的留学毕业生,他们或在业内崭露头角专注某一领域有所专长,或追求实现个人价值……



6.

做“小池塘里的大鱼”也挺好?


“小池塘里的大鱼”感觉类似于我们平时说的“鸡头凤尾”吧。自信和心理优势对一个人的发展有积极意义,这一点我自己也深有体会。我小学是在一个特普通的国企子弟小学里读的,比较幸运的是学习成绩和各方面表现还不错,后来考进了市重点中学,成绩也逐渐名列前茅,自信心培养起来了,最后来到北京读大学,周围的大鱼越来越多,压力和竞争也越来越大,但后来我也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我相信我的收获远大于我在这个过程所经历的挑战和偶尔的挫败感。


池塘的事有时候我们没得选,不可能总在小池塘里待着,你想岁月静好,但时代不会围着你转。如果有机会,也有这个能力的话,应该要去大池塘里闯一闯。因为一直做鸡头可能也就真飞不起来了,二是一个更强的环境和团队可能给个体带来巨大的提升作用。


当然能力和野心之间的差距也不能太大,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有一个更好的学术环境或者工作环境,对一个人的成长一定是有帮助的。大家可以看一下北京、上海两个城市高校应届毕业生的境外求学率,两个地方的高等教育在国内数一数二,2019年本科应届毕业生中分别有13.87%和13.17%的比例去境外深造,这个比例可以说是非常高了,可见很多人还是想到世界的池塘里去游一游。三人行必有我师,如果周围的人都挺牛,那我可能学到更多。大家可能也听说过“一个人的水平是平时接触最多的五个人的平均水平”这个说法,这个说法在大学里更适用。关于这个话题,我们再来看看哈佛大学校长白乐瑞去年访问北京大学时发表的题为《真理的追求与大学的使命》的演讲,其中他提到哈佛之所以能取得目前的成就,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向其他高校学习:


人们常常问我哈佛成功的秘诀。我们所有的成功,都是在他人的帮助下实现的。如果没有全球其他优秀高等院校的挑战和激励,如果不能向同行学习、与他人合作,我们绝不会像现在这么成功。”哈佛尚且如此、个人更需要跟能者、强者去共事,向他们学习。






7.

百年留学,从学习强国到实现个人价值


中国近代留学生从容闳开始,到詹天佑、唐国安、唐绍仪为代表的“留美幼童”,再到后来胡适、赵元任、竺可桢、钱学森,再到改革开放40年以来近600多万的留学大军,大多数人在学成后回国,成为国家栋梁、业界翘楚。当然除了国内的领军人物外,近些年来很多留学生也开始在国外创业,像领英、zoom等,并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实现了中国人在世界舞台上的开拓。


从留学百年历史来看,留学从不只是个人的独善其身,更多是肩负着学习图强的历史使命。现如今,融入了更多追求个人价值、开拓视野的元素,这些都是非常正向的。现在全球化潮流遇到危机,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也更复杂,但越是在有分歧的时代,越要清醒的知道个人、民族和国家的历史使命,谦虚、务实,向世界学习。与此同时,也要更好的做好对外的宣传和沟通。而留学,作为国际学习以及文化交流的重要形式,所扮演的角色只会越来越重要,而不是被削弱或边缘化。


最后,让我们再一次听听哈佛校长在北大的演讲,品一品真正优秀的国际教育的魅力所在。


哈佛校园里的每一次对话,每一种互动,都透露着谦逊和希望。我们随时都愿意承认‘我不知道’,我们随时都愿意和伙伴们相向而行,面对挑战和失败,在追求知识的道路上一起憧憬成功的喜悦。发现和创新的过程总是复杂而艰辛的。这个过程需要创造力和想象力,但更重要的是勤奋的工作。卓越不是轻而易举可以获取的,且谁都不可能仅凭一己之力取得成功。


疫情会过去,短暂的狂热会过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是主线,大家对美好的追求才是永恒的。

评论

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投诉建议|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郑仙仙美国高中咨询顾问

留学的黄金时代结束了吗?
更多详情

 2020开年之际,疫情突如其来,影响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公共卫生、经济、教育首当其冲。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肆虐,国际经济交往和国际关系也受到冲击。留学,因为需要跨国流动,又涉及国际关系,更是受到疫情的明显冲击。


留学生的话题不断成为社会舆论的焦点,还要不要留学的讨论重新出现在各种媒体上,甚至有公号文章提出“留学的黄金时代就要结束”的说法,阅读量不小,赞同者不少,反映出社会对留学群体的关注。从好的方面看,这些讨论说明大家可以更全面的看待海外教育的价值。但令人担忧的是,不少观点更多是“局外人”的经验之谈,缺少真知灼见,更别提教育理念上的高度,尤其观点一旦过于绝对,难免以偏概全。其实越是在环境发生巨大变化、各种分歧甚至是狂热出现的时候,我们越需要冷静与理性。




1.

留学的黄金时代要结束了吗?


全球化的黄金时代是否结束由经济学者或国际政治专家们去讨论吧,我们只谈留学的“黄金时代”。如果黄金时代指的是高增速时代,那么那个阶段确实早已结束。中国留学人数增速降低已多年,2013年到2018年中国留学总人数的增长率维持在3%-13%,而在此前这个数字则大概在20%上下。留学人数的增长早就告别了高增速,已经趋于平稳


如果黄金时代指的是更理性、更健康的留学规划和决策,那这次疫情只会加速黄金时代的到来,帮助国人树立理性、成熟的留学观。所以“黄金时代结束论”本身也是含糊不清的表达,给人标题党的感觉。



2.

疫情对留学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吧?


答案是肯定的。疫情肯定带来负面影响,一在眼前,二在长远。眼前,疫情给当季在读、即将入读、即将申请的学生带来很大的麻烦,疫情给全球带来的混乱完全打乱了大家的节奏,让人无所适从。长远来看,大家对出国之路的选择会更加审慎,一定会有部分家庭推迟甚至放弃了留学计划。但这种谨慎,更多是源自对国际政治环境和学生健康风险的担心,而不是对留学价值的不认可,所以等外部环境相对稳定后,留学会继续回归平稳的势头。




这一点,从2月份以来我们跟客户的交流中能明显感觉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的学生从最初的震惊、迷茫和不适中走出来,越来越淡定,线上授课接受度越来越高,大家为了让自己更好的适应即将开始的“线上线下混合式留学”,纷纷报名在线的学术和科研课程,报名人数激增。同时两三年后才要留学的客户也已经开始找到我们进行咨询和规划,前途出国4月份的业务量无论同比、环比均逆势增长,这一点连我们自己都多少感觉有些意外,让我们看到了国内对国际教育资源需求的韧劲。



3.

一定要留学吗?


当然不是。国内的各阶段教育在过去20年里发展极快,义务教育公平性和质量在显著提升,国际学校蓬勃发展,国内高校在世界上的排名不断进步,2019年上海交大全球大学学术排名500强中,中国以58个席位位居世界第二。所以说国内有很丰富的教育资源以及国际教育资源。


那为什么还要留学呢?


未来留学趋势如何,有两个问题肯定绕不过去。一是国内优质教育资源的供需矛盾,二是留学能带来的独特价值,也就是不出国就很难获得的优势。我们来看看这两个问题。


从供需看,国内高考每年1000万人,一本率只有15%不到,985只提供20万学位不到。其他八九百万人中有想享受更优质的教育资源的怎么办?再看考研,今年340万人报名,就算因为扩招有近100万人被录取,另外240万人中那些确实想继续深造的怎么办?而且,越是在国内能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学生,对进一步争取世界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更大,国内985高校大四毕业生的深造率整体上能达到百分之七八十了,这里面去境外深造的又占到约三成。北大和复旦去年的本科毕业生中每100个毕业生里有30个选择了留学深造,可见名校毕业生的留学热度。


其次,从学科上看,国内高校虽然进步非常大,北大、清华很多学科可以进入世界前20。但不可否认,当今知识的前沿还是在美英日德这些国家的高等学府和企业里。这种差距不是光凭主观意愿或者等个十年二十年就能解决的。留学,将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发挥国内教育资源的有益补充的作用。


2013年开始,新东方CEO周成刚老师先后走访了20个国家的200余所世界名校,与当地留学生、教授进行了500多次访谈,用镜头和文字记录下了各国优质教育的风采和精髓




4.

留学有什么独特的价值吗?


我们来看看第二个问题,有没有哪些价值是不留学就获得不了的?首先我们得承认,留学绝不是孩子成才仅有的途径。一些终身受用的能力,比如学习能力、创新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可以在任何环境下获得。但有些能力在留学环境下更容易获得或者只在留学环境下才能获得。这些能力我认为至少有三个:


一是全面、真实的跨文化生存体验。有了这个,我们才能深入的了解并接受世界的不同,未来跟世界打交道的时候也才会更游刃有余。别说出国,就是在国内都存在这个情况。就像一个北方人,如果没在广东生活过,光靠书本或想象很难真正理解那一带的风土习俗和人情世故。但如果一个山东人大学去广州就读,未来大概率会比一个没去南方生活过的其他山东人更容易在南、北的商业或文化交往中找到机会。


第二个独特的收获是前沿知识、管理、技术的接触和体验。像现代制造、人工智能、无人驾驶技术等,在国外高校和头部企业里会有更好的学习和研究。工信部部长苗圩在几年前也指出,在全球制造业的四级梯队中,中国处于第三梯队,要成为制造强国至少要再努力30年,这个努力离不开艰苦奋斗,也离不开对外的学习和借鉴。


第三点收获就是面对不确定性时解决问题的能力和适应能力会得到更明显的提升。以这次疫情为例,虽是灾难,但留学生们面对的挑战也远大于国内的学生,因此得到的历练也不可同日而语。新东方每年的《中国留学白皮书》中调研结果也显示,海归作为一个整体,其视野、专业技能和创新能力得到了用人单位的广泛认可。我们不能讲每一个海归都有这些能力,但作为一个群体来考量时,这些特点还是比较突出的。



5.

在回国工作时,留学还有“溢价”吗?


有人说中国家长过去的留学观很功利,认为“我既然出国了,我在国外学校的品牌会比国内学校的品牌有一个溢价”。有位经济学教授认为现在如果还指望这个的话,那就没必要出去了,因为“现在这个溢价基本上没有了”。


在留学行业工作了快20年,我切身的感受是国内为“溢价”而出国的人少了,越来越少的人出国是为了一个光环,或者回国有更高的收入。大家意识到只有留学或名校的标签并不代表什么,关键还是我们个人的能力和发展意愿。出国更多是为了开拓视野或者作为一种人生历练。


留学不是为了“溢价”,但“溢价”真的没有了吗?这一点可能还真没有那么绝对。起码在招聘市场上,名校背景依然是个更好用的敲门砖,当然如果能够加上实习或海外工作经历,这个溢价会更高。比如国内BAT招聘海外有1-3年工作经验的海归,尤其是在FLAG工作过的,都会按global pay来支付薪酬,有别于国内的正常招聘。某位经济学教授也提到“(美国)Top30的学校,基本上世界的舞台就为你开放了。”这其实就已经是留学的“溢价”了。其次从长线发展来看,海归回国后在3-5年后的职业发展更有优势,无论是薪酬还是职位。现在国内各行各业,尤其是技术、高等教育、科研等领域的中坚力量大多都有海归背景。


2019年,新东方前途出国采访了30位年龄在30岁左右并已在国内外就业的留学毕业生,他们或在业内崭露头角专注某一领域有所专长,或追求实现个人价值……



6.

做“小池塘里的大鱼”也挺好?


“小池塘里的大鱼”感觉类似于我们平时说的“鸡头凤尾”吧。自信和心理优势对一个人的发展有积极意义,这一点我自己也深有体会。我小学是在一个特普通的国企子弟小学里读的,比较幸运的是学习成绩和各方面表现还不错,后来考进了市重点中学,成绩也逐渐名列前茅,自信心培养起来了,最后来到北京读大学,周围的大鱼越来越多,压力和竞争也越来越大,但后来我也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我相信我的收获远大于我在这个过程所经历的挑战和偶尔的挫败感。


池塘的事有时候我们没得选,不可能总在小池塘里待着,你想岁月静好,但时代不会围着你转。如果有机会,也有这个能力的话,应该要去大池塘里闯一闯。因为一直做鸡头可能也就真飞不起来了,二是一个更强的环境和团队可能给个体带来巨大的提升作用。


当然能力和野心之间的差距也不能太大,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有一个更好的学术环境或者工作环境,对一个人的成长一定是有帮助的。大家可以看一下北京、上海两个城市高校应届毕业生的境外求学率,两个地方的高等教育在国内数一数二,2019年本科应届毕业生中分别有13.87%和13.17%的比例去境外深造,这个比例可以说是非常高了,可见很多人还是想到世界的池塘里去游一游。三人行必有我师,如果周围的人都挺牛,那我可能学到更多。大家可能也听说过“一个人的水平是平时接触最多的五个人的平均水平”这个说法,这个说法在大学里更适用。关于这个话题,我们再来看看哈佛大学校长白乐瑞去年访问北京大学时发表的题为《真理的追求与大学的使命》的演讲,其中他提到哈佛之所以能取得目前的成就,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向其他高校学习:


人们常常问我哈佛成功的秘诀。我们所有的成功,都是在他人的帮助下实现的。如果没有全球其他优秀高等院校的挑战和激励,如果不能向同行学习、与他人合作,我们绝不会像现在这么成功。”哈佛尚且如此、个人更需要跟能者、强者去共事,向他们学习。






7.

百年留学,从学习强国到实现个人价值


中国近代留学生从容闳开始,到詹天佑、唐国安、唐绍仪为代表的“留美幼童”,再到后来胡适、赵元任、竺可桢、钱学森,再到改革开放40年以来近600多万的留学大军,大多数人在学成后回国,成为国家栋梁、业界翘楚。当然除了国内的领军人物外,近些年来很多留学生也开始在国外创业,像领英、zoom等,并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实现了中国人在世界舞台上的开拓。


从留学百年历史来看,留学从不只是个人的独善其身,更多是肩负着学习图强的历史使命。现如今,融入了更多追求个人价值、开拓视野的元素,这些都是非常正向的。现在全球化潮流遇到危机,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也更复杂,但越是在有分歧的时代,越要清醒的知道个人、民族和国家的历史使命,谦虚、务实,向世界学习。与此同时,也要更好的做好对外的宣传和沟通。而留学,作为国际学习以及文化交流的重要形式,所扮演的角色只会越来越重要,而不是被削弱或边缘化。


最后,让我们再一次听听哈佛校长在北大的演讲,品一品真正优秀的国际教育的魅力所在。


哈佛校园里的每一次对话,每一种互动,都透露着谦逊和希望。我们随时都愿意承认‘我不知道’,我们随时都愿意和伙伴们相向而行,面对挑战和失败,在追求知识的道路上一起憧憬成功的喜悦。发现和创新的过程总是复杂而艰辛的。这个过程需要创造力和想象力,但更重要的是勤奋的工作。卓越不是轻而易举可以获取的,且谁都不可能仅凭一己之力取得成功。


疫情会过去,短暂的狂热会过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是主线,大家对美好的追求才是永恒的。

分享
请郑仙仙老师帮我评估
  • 您的姓名:
  • 手机号码:
提交

京ICP备案05067667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