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林斯顿校长:别再说学历无用,上大学才是最值的一项投资
分类:

专家指南

时间:2018-06-22

同学们,你们完成了学业要求,成功毕业,这是一项极为重要且值得庆祝的事。它将在很多方面改变你的生活:扩大职业选择的范围,增加对世界的了解,增强对社会和文化的感知能力,并为终身学习奠定基础。 


 

所以,此刻我们聚集在拿骚楼(Nassau Hall)前的草坪上庆祝。其他大学也都在举行类似的活动:毕业生们将帽子抛向天空,教授们鼓掌,家人们欢呼。但是,我们仍然发现,社会上有一种奇怪的趋势,一些专栏作家、博主、智库专家和政客在文章、书籍和演讲中,宣称现在大学生毕业生太多了。 

 


 

上大学的回报率比投资股票高

 

这真是个古怪的观点,大学学位的价值在经济方面已经得到了证实。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经济学家杰森·亚伯(Jaison Abel)和理查德·戴茨(Richard Deits)在2014年的统计,在扣除学费和收入损失后,投资一个大学学位的平均年回报率大约在9%-16%之间。而在过去的20年间,每年的投资回报率都在15%。 


 

相较之下,美国股票市场历史上的年平均投资回报率只有7%,这就是为什么我的朋友、西北大学校长、杰出的教育经济学家莫顿·夏皮罗(Morton Schapiro)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投资一个大学学位将是“人生中最明智的经济决策”,即使仅仅从经济回报的角度来评判。 


 

大学学位还能带来很多其他方面的好处。比如,有报告显示,大学毕业生拥有更高的幸福感和工作满意度,即使在收入方面有所限制。而且,大学毕业生要比没有获得大学学位的人更健康,他们会进行更多的体育锻炼,更有可能参与投票,有更高层次的公民参与度。从实用的角度来考量,当大学毕业生们对文化、艺术、世界多样性、非凡理念的内在美拥有更深的理解力时,他们会体验到其中随之而来的乐趣。 


 

我所说的这些数据不只适用于普林斯顿,它反映了所有获得美国大学四年制文凭的人的平均水平。想一想:在任何专业领域,获得大学学位的年平均回报率是9%-16%,再加上健康、幸福指数和生活质量等方面的额外回报,怎么会有人认为大学学历没用呢? 


 


 


 

即使你想成为电焊工,也要读大学
  
 

对于上面那个问题,有些人会这样回答:即使你不上大学,也能学会一门手艺,电焊工有时候甚至比很多大学生都赚得多。这没错。但是,我们也有理由去说明,为什么即使你想成为电焊工也需要读个大学,比如,随着技术发展,你的手艺会过时;或者伤病让你无法工作;或者你想进入管理层;再或者你探索其它方面的兴趣。大学学历能让你具备适应自身以及这个世界变化的能力。 


 

之所以有人认为大学学历无用,我认为答案其实很简单,高等教育需要高质量的教学,而教学依赖于经验丰富的教师,培养优秀的教师是非常昂贵的。因此,教育的前期投入成本的确是非常高昂。而教育的回报也是显而易见的,但这种回报是终身累积的,并且难以量化,因人而异。人们都希望以更低的投入获得更多确定性的回报,这当然很诱人。那些呼吁应该少一些大学毕业生的人,会屈服于这种诱惑。他们强调短期回报,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大学学费和第一份工作的收入上,这是错误的。 


 

大学教育是一项长期的投资,它使得毕业生拥有不断发展和适应变化的能力,从长远来看,大学教育的回报十分惊人。因此,“减少大学毕业生会更好”是目光短浅的骗局,它在欺骗美国的年轻人,削弱国家的经济,破坏我们的未来。我们要充满信心地投资年轻人,要确保各种背景和经济条件的学生都可以接受大学教育,并且能负担得起。  


  


 

做高等教育坚定的拥护者
 
 

我希望今天所有的毕业生,以及所有体会过教育力量的人,都能成为高等教育的倡导者。换句话说,我们需要你们帮助他人取得你们今日所取得的成就。那么,如何做呢? 


 

首先,积极倡导毕业率的重要性,因为高等教育会带来巨大收益,但是如果你上了大学,却没能拿到学位,那么教育回报率便会降低。而且,学生贷款违约率高的那些人,不是负债最多的人,而是没有读完大学的人,他们未能享受到高等教育文凭带来的收入增长。 


 

不久前,我们授予了新泽西学院校长芭芭拉·吉滕斯坦(Barbara Gitenstein)荣誉学位。在她领导该校的近20年中,她将学校的本科毕业率从58%提高到了75%。通过提高学生的毕业率,吉滕斯坦校长对数千名或许会背负债务而辍学的学生产生了影响。所以,请支持更多像吉滕斯坦校长一样的高等教育leader,支持那些像新泽西学院一样努力提高毕业率的院校。 


 

其次,支持美国的公立高校。美国各州对公立高校的财政补贴急剧下降,公立研究性大学的教育拨款在州财政预算中所占比例越来越小。例如,密歇根大学,州政府的补贴仅占其总收入的9%。而在20世纪50年代,这个数字是80%。州立大学的学费上涨,并不是因为学校增加了在每个学生身上的花费,而是因为州立法机关削弱了学校其它的经济来源。美国的发展离不开公立高校,它们是社会发展创新的引擎。它们是国家的财富,我希望你们支持它们。 


 

第三,支持更多低收入家庭学生获得大学学位。普林斯顿大学2018届毕业生是这所大学272年历史上社会经济背景最多元的一届,但很快就会有学生打破这个记录。在普林斯顿,我们相信社会经济背景多样性所带来的益处,因为我们知道,不管是对大学来说,还是对整个国家来说,想要取得杰出的成就,必须从社会的各部分吸收人才。我们也知道,对于那些想要寻求社会经济流动性的学生来说,拥有普林斯顿的学位是极好的助推器。如果我们想要解决这个国家由于不平等而导致的分化,必须确保来自低收入群体的学生得到所需的教育,扩展自己的能力,并为社会做出贡献。  


 

我为这一届本科、硕士和博士毕业生的卓越表现和多元性而感到骄傲,并为你们将在未来几年内做出的贡献感到兴奋。这个世界需要更多自信快乐的大学毕业生所带来的积极影响。2018届毕业生们,祝贺你们,也祝福你们。 

评论

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投诉建议|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徐新祥美研资深顾问

普林斯顿校长:别再说学历无用,上大学才是最值的一项投资
更多详情

同学们,你们完成了学业要求,成功毕业,这是一项极为重要且值得庆祝的事。它将在很多方面改变你的生活:扩大职业选择的范围,增加对世界的了解,增强对社会和文化的感知能力,并为终身学习奠定基础。 


 

所以,此刻我们聚集在拿骚楼(Nassau Hall)前的草坪上庆祝。其他大学也都在举行类似的活动:毕业生们将帽子抛向天空,教授们鼓掌,家人们欢呼。但是,我们仍然发现,社会上有一种奇怪的趋势,一些专栏作家、博主、智库专家和政客在文章、书籍和演讲中,宣称现在大学生毕业生太多了。 

 


 

上大学的回报率比投资股票高

 

这真是个古怪的观点,大学学位的价值在经济方面已经得到了证实。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经济学家杰森·亚伯(Jaison Abel)和理查德·戴茨(Richard Deits)在2014年的统计,在扣除学费和收入损失后,投资一个大学学位的平均年回报率大约在9%-16%之间。而在过去的20年间,每年的投资回报率都在15%。 


 

相较之下,美国股票市场历史上的年平均投资回报率只有7%,这就是为什么我的朋友、西北大学校长、杰出的教育经济学家莫顿·夏皮罗(Morton Schapiro)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投资一个大学学位将是“人生中最明智的经济决策”,即使仅仅从经济回报的角度来评判。 


 

大学学位还能带来很多其他方面的好处。比如,有报告显示,大学毕业生拥有更高的幸福感和工作满意度,即使在收入方面有所限制。而且,大学毕业生要比没有获得大学学位的人更健康,他们会进行更多的体育锻炼,更有可能参与投票,有更高层次的公民参与度。从实用的角度来考量,当大学毕业生们对文化、艺术、世界多样性、非凡理念的内在美拥有更深的理解力时,他们会体验到其中随之而来的乐趣。 


 

我所说的这些数据不只适用于普林斯顿,它反映了所有获得美国大学四年制文凭的人的平均水平。想一想:在任何专业领域,获得大学学位的年平均回报率是9%-16%,再加上健康、幸福指数和生活质量等方面的额外回报,怎么会有人认为大学学历没用呢? 


 


 


 

即使你想成为电焊工,也要读大学
  
 

对于上面那个问题,有些人会这样回答:即使你不上大学,也能学会一门手艺,电焊工有时候甚至比很多大学生都赚得多。这没错。但是,我们也有理由去说明,为什么即使你想成为电焊工也需要读个大学,比如,随着技术发展,你的手艺会过时;或者伤病让你无法工作;或者你想进入管理层;再或者你探索其它方面的兴趣。大学学历能让你具备适应自身以及这个世界变化的能力。 


 

之所以有人认为大学学历无用,我认为答案其实很简单,高等教育需要高质量的教学,而教学依赖于经验丰富的教师,培养优秀的教师是非常昂贵的。因此,教育的前期投入成本的确是非常高昂。而教育的回报也是显而易见的,但这种回报是终身累积的,并且难以量化,因人而异。人们都希望以更低的投入获得更多确定性的回报,这当然很诱人。那些呼吁应该少一些大学毕业生的人,会屈服于这种诱惑。他们强调短期回报,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大学学费和第一份工作的收入上,这是错误的。 


 

大学教育是一项长期的投资,它使得毕业生拥有不断发展和适应变化的能力,从长远来看,大学教育的回报十分惊人。因此,“减少大学毕业生会更好”是目光短浅的骗局,它在欺骗美国的年轻人,削弱国家的经济,破坏我们的未来。我们要充满信心地投资年轻人,要确保各种背景和经济条件的学生都可以接受大学教育,并且能负担得起。  


  


 

做高等教育坚定的拥护者
 
 

我希望今天所有的毕业生,以及所有体会过教育力量的人,都能成为高等教育的倡导者。换句话说,我们需要你们帮助他人取得你们今日所取得的成就。那么,如何做呢? 


 

首先,积极倡导毕业率的重要性,因为高等教育会带来巨大收益,但是如果你上了大学,却没能拿到学位,那么教育回报率便会降低。而且,学生贷款违约率高的那些人,不是负债最多的人,而是没有读完大学的人,他们未能享受到高等教育文凭带来的收入增长。 


 

不久前,我们授予了新泽西学院校长芭芭拉·吉滕斯坦(Barbara Gitenstein)荣誉学位。在她领导该校的近20年中,她将学校的本科毕业率从58%提高到了75%。通过提高学生的毕业率,吉滕斯坦校长对数千名或许会背负债务而辍学的学生产生了影响。所以,请支持更多像吉滕斯坦校长一样的高等教育leader,支持那些像新泽西学院一样努力提高毕业率的院校。 


 

其次,支持美国的公立高校。美国各州对公立高校的财政补贴急剧下降,公立研究性大学的教育拨款在州财政预算中所占比例越来越小。例如,密歇根大学,州政府的补贴仅占其总收入的9%。而在20世纪50年代,这个数字是80%。州立大学的学费上涨,并不是因为学校增加了在每个学生身上的花费,而是因为州立法机关削弱了学校其它的经济来源。美国的发展离不开公立高校,它们是社会发展创新的引擎。它们是国家的财富,我希望你们支持它们。 


 

第三,支持更多低收入家庭学生获得大学学位。普林斯顿大学2018届毕业生是这所大学272年历史上社会经济背景最多元的一届,但很快就会有学生打破这个记录。在普林斯顿,我们相信社会经济背景多样性所带来的益处,因为我们知道,不管是对大学来说,还是对整个国家来说,想要取得杰出的成就,必须从社会的各部分吸收人才。我们也知道,对于那些想要寻求社会经济流动性的学生来说,拥有普林斯顿的学位是极好的助推器。如果我们想要解决这个国家由于不平等而导致的分化,必须确保来自低收入群体的学生得到所需的教育,扩展自己的能力,并为社会做出贡献。  


 

我为这一届本科、硕士和博士毕业生的卓越表现和多元性而感到骄傲,并为你们将在未来几年内做出的贡献感到兴奋。这个世界需要更多自信快乐的大学毕业生所带来的积极影响。2018届毕业生们,祝贺你们,也祝福你们。 

分享
请徐新祥老师帮我评估
  • 您的姓名:
  • 手机号码:
提交

京ICP备案05067667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