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华人高管:我曾像无数亚裔孩子一样渴望完美(二)
分类:

专家指南

时间:2019-12-12

 

5

 

高中毕业典礼上,我坐在第一排的第一个座位上。


坐在这个主座上,舞台上的一切都能尽收眼底。我戴着毕业帽,穿着一件皱皱巴巴、大得离谱的蓝色长袍,既兴奋又急切。我知道毕业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意味着人生的这一段旅程即将画上句号。我知道父母和朋友们现在正坐在观众席中,近乎哽咽,看到我们终于迈入成年,他们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我也在感受着每一分每一秒——等待进入会场、听校长讲话、意识到自己在这所学校的时间所剩无几,即将踏上通往未来的那艘船。


大概在此半年前,我收到了梦校的录取通知书。当时是春天,学校发来了为期三天的“准新生”周末体验活动的邀请。我独自一人坐上飞机,决定去看看大学的样子。在那里,我第一次跟素不相识的人聊了一整夜。从喜欢的电影,到未来的生活计划,我们随心所欲地说着各自的心里话。这种自由的感觉太刺激了——学长们谈论着下学期准备修什么课程,纠结着明天早餐吃华夫饼还是煎蛋卷,他们现在已经可以自己定义生活的公式了,真好。


我突然感到神清气爽,我好像第一次看到了有色彩的世界,恨不得马上飞奔而去,去抓住每一个瞬间,去以主角的身份重新开始一段故事。>>>【评估你的申请条件-立即咨询】


你一定以为从此以后我就会跟变了个人似的——懒散地过完高中最后几个月,彻底摆脱对学习、分数的执念。


但是,当我坐在毕业典礼观众席的第一排第一个座位上时,我满脑子想的却都是,我为什么没有被选为上台发言的毕业生代表,我还是不够完美。


我并不是第一名。








6

 

我丈夫说过一句话,如果你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满意,那说明你过去所做的决定都是正确的。

 

我却不以为然。我们聊过数十次这个话题。我说,“人都会犯错的,而且总是能从过去的错误中学到一些东西的。要是我早点知道现在所知道的东西的话,我肯定会换种做法来做某些事情。”


“比如说呢?”他接着问我。


“我肯定不会像以前那样度过大学四年。我肯定不会为了简历好看而去上那些我很讨厌的课,我一定会选一些我真正感兴趣的东西学。

 

他笑了笑,说:“但我们俩就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啊。如果你选的都是书法课这类‘鸡肋’课程,我们可能也就没有机会认识了。”


很难说服他,我明白。我知道他的意思——就算有机会重新来过,我也并没有改变过去的勇气。我看过那么多的旅行电影,自然明白蝴蝶轻轻一拍翅膀,世界的另一侧就可能爆发海啸。


但我还是反驳了他:“我的意思并不是改变过去,而是下次有机会的话我要改变!”


他翻了个白眼。说“难道还能有第二次上大学的机会吗?”


他知道我的意思。


回想起来,大学也是一个充满了条条框框的世界,它给我们的束缚远比现实世界多。四年里,我们还是需要没完没了地上课、参加活动,期中、期末考试丝毫不敢松懈,按部就班地朝着“毕业”努力。


但是现在,在硅谷工作了十多年以后,我终于知道,任何公式都是不可靠的。

 

 

把过去的假设用到未来总是会出现差错的,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完美可言呢?


千奇百怪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着。

 

有人押上了全部资产投资一个很有前景的项目,结果石沉大海;有人选了一个并不被看好的领域,却意外赚了一大笔。


有人在四年的时间里投入了全部心血、汗水、眼泪,结果一切化为乌有,有人提出了一个很好的策划方案,却足足等了两年时间才见到成效。


有人原本是个小混混,现在却在各种会议上作为主讲嘉宾侃侃而谈,而有人明明很出类拔萃,却常常为想不出新点子而焦虑不堪。


完美到底意味着什么?

是社会影响力?是财富?
是优雅的举止?是光鲜亮丽的穿着?
是孩子、父母、丈夫崇拜的目光?
是跻身知名人士的圈子?
是社交平台的粉丝数量?
是某篇文章的转发人数?
是无忧无虑的生活、还是克服痛苦的毅力?
是实现奢侈品自由?
是保证自己潇洒过活的资本?
是真切地感受到自己一直在进步、而没有退后?

 

一把尺子对应着一种完美。完美这种东西其实并不稀罕。


但是,没有人能够满足全部的完美标准。>>>【评估你的申请条件-立即咨询】


我回头看看父母的美国梦。他们想要的是安稳、舒适的生活——我早就实现了这个梦,我得到的东西远比这些多。

 

但是我的梦是什么?



 

7

 

我做妈妈了,宝宝依在我的臂弯里。看着她纤细的睫毛、软软的小拳头,我恍惚了,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把一个完整的小人儿带到这个世界上。


她的到来填补了我生活里的罅隙。但带孩子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一日如一年。我的宇宙已经超负荷,我的心已经悄无声息地爆发了。


又到了喂奶的时间。我的身体轻轻地靠近她的小嘴巴,她本能地躲闪了一下,然后便开始咕哝咕哝地吮吸。原来为人母就是这样的画面。


我想到了我的妈妈和婆婆,她们都为我终于加入了母亲的队伍而感到高兴不已。


我从妈妈那里得知,我就是吃母乳长大的。母乳喂养在当时的中国还是一个新事物,医院推出了母乳喂养试行计划,我的妈妈加入到了其中。她告诉我,医院把所有婴儿都放在看护室里,每隔几个小时让母亲母乳喂一次,“我很紧张,不知道哪个是我的孩子,每次我都是等别的妈妈都找到了自己的孩子以后再去找你,没人认领的那个一定就是我的。还好,你越长越像我,我渐渐可以认出你了。”


我问她,为什么不让婴儿和妈妈在一起,就像我生完孩子后那样,转过头就能看见小宝宝躺在床边的摇篮车里?


妈妈回答说,“不不不,医院不是不让,他们只是希望妈妈们能多休息。”


我的婆婆也有一段相似的经历,她后面生的几个孩子都是母乳喂养长大的。她说:“老大出生的时候还不流行喂母乳。”“后来听说母乳很好,大家就都跟着学了起来。”


很难相信,不过几十年的时间,喂孩子这件事竟然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60年代的育儿常识显然已经行不通了。


多年以前,丈夫等在候诊室抽着烟,女人们在产房里照样分娩。而现在,这样的做法极可能对产妇造成生命危险。
多年以前,老人们都提倡婴儿趴着睡觉。而现在,这种姿势却成了婴儿猝死的元凶。我们对复杂的人体知之甚少。

 

而说到底,我们真正了解的东西又有多少呢?


 

完美的规则总是在变化着的。






8

 

几个月前,我买了一张蜂蜜色的柚木桌子放在家里的露台上。它的颜色太温暖了,就像夏天的阳光一样。但过了几个月以后,桌子变成了暗褐色,桌面布满了污渍和食物残渣——黄油玉米粒、三文鱼肉渣、和小坨的沙拉酱。


上周的某一天,从桌子旁边经过的时候,我翻了个白眼——桌上的污渍实在太难看了。我想,“我应该把它擦干净。”于是便开始在Youtube上看各种擦桌子小妙招的视频,又去亚马逊买了一些清洁用具。我觉得自己应该把这张柚木桌子拯救出来。

 

阳光真好,我终于动起手来。令我欣慰的是,几次擦拭过后,虽然我手里的刷子已经变成了煤烟色,但桌子上的暗褐色的斑点确实变浅了一些。“加油!”我在心里告诉自己别停下来。反复擦几次后,原来的蜂蜜色终于显现出来了。

 

但是污渍还是顽固地浸在里面。我改用更强力的刷子,开始专攻一块形状像墨西哥地图一样的深色污渍。所幸,它终于也渐渐褪去了。


但抬头一看,桌子的另一侧还有几块大的污渍。


我干劲十足——我觉得我可以把它们都解决掉。我有能力把过去留下的所有脏东西都清理干净,把它变回一张新桌子。我抻了抻胳膊,准备着下一轮清洁。


“妈妈,你在做什么?”女儿的小脸蛋从露台的门外探了出来。我居然都没有注意到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的时间,女儿已经放学了。


“我正在打扫桌子,宝贝。”


可想而知,她对这个任务一点都不感兴趣。“妈妈,给你看看我今天画的这张画!”她自顾自地挥着手里的蓝色画纸说。


我回头看了看那张斑驳的桌子,本想告诉她,妈妈再用二十分钟就可以擦好了。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完美”应该是我们终其一生追求的崇高真理吗?它是不是一种控制的幻觉?蒙蔽了我们的双眼?


我脱掉手套,把刷子扔在角落里。


生活总会有污渍的。

 

但那也许就是完美的另一种形式。

评论

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投诉建议|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杨甲甲美研业务经理

Facebook华人高管:我曾像无数亚裔孩子一样渴望完美(二)
更多详情
 

5

 

高中毕业典礼上,我坐在第一排的第一个座位上。


坐在这个主座上,舞台上的一切都能尽收眼底。我戴着毕业帽,穿着一件皱皱巴巴、大得离谱的蓝色长袍,既兴奋又急切。我知道毕业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意味着人生的这一段旅程即将画上句号。我知道父母和朋友们现在正坐在观众席中,近乎哽咽,看到我们终于迈入成年,他们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我也在感受着每一分每一秒——等待进入会场、听校长讲话、意识到自己在这所学校的时间所剩无几,即将踏上通往未来的那艘船。


大概在此半年前,我收到了梦校的录取通知书。当时是春天,学校发来了为期三天的“准新生”周末体验活动的邀请。我独自一人坐上飞机,决定去看看大学的样子。在那里,我第一次跟素不相识的人聊了一整夜。从喜欢的电影,到未来的生活计划,我们随心所欲地说着各自的心里话。这种自由的感觉太刺激了——学长们谈论着下学期准备修什么课程,纠结着明天早餐吃华夫饼还是煎蛋卷,他们现在已经可以自己定义生活的公式了,真好。


我突然感到神清气爽,我好像第一次看到了有色彩的世界,恨不得马上飞奔而去,去抓住每一个瞬间,去以主角的身份重新开始一段故事。>>>【评估你的申请条件-立即咨询】


你一定以为从此以后我就会跟变了个人似的——懒散地过完高中最后几个月,彻底摆脱对学习、分数的执念。


但是,当我坐在毕业典礼观众席的第一排第一个座位上时,我满脑子想的却都是,我为什么没有被选为上台发言的毕业生代表,我还是不够完美。


我并不是第一名。








6

 

我丈夫说过一句话,如果你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满意,那说明你过去所做的决定都是正确的。

 

我却不以为然。我们聊过数十次这个话题。我说,“人都会犯错的,而且总是能从过去的错误中学到一些东西的。要是我早点知道现在所知道的东西的话,我肯定会换种做法来做某些事情。”


“比如说呢?”他接着问我。


“我肯定不会像以前那样度过大学四年。我肯定不会为了简历好看而去上那些我很讨厌的课,我一定会选一些我真正感兴趣的东西学。

 

他笑了笑,说:“但我们俩就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啊。如果你选的都是书法课这类‘鸡肋’课程,我们可能也就没有机会认识了。”


很难说服他,我明白。我知道他的意思——就算有机会重新来过,我也并没有改变过去的勇气。我看过那么多的旅行电影,自然明白蝴蝶轻轻一拍翅膀,世界的另一侧就可能爆发海啸。


但我还是反驳了他:“我的意思并不是改变过去,而是下次有机会的话我要改变!”


他翻了个白眼。说“难道还能有第二次上大学的机会吗?”


他知道我的意思。


回想起来,大学也是一个充满了条条框框的世界,它给我们的束缚远比现实世界多。四年里,我们还是需要没完没了地上课、参加活动,期中、期末考试丝毫不敢松懈,按部就班地朝着“毕业”努力。


但是现在,在硅谷工作了十多年以后,我终于知道,任何公式都是不可靠的。

 

 

把过去的假设用到未来总是会出现差错的,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完美可言呢?


千奇百怪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着。

 

有人押上了全部资产投资一个很有前景的项目,结果石沉大海;有人选了一个并不被看好的领域,却意外赚了一大笔。


有人在四年的时间里投入了全部心血、汗水、眼泪,结果一切化为乌有,有人提出了一个很好的策划方案,却足足等了两年时间才见到成效。


有人原本是个小混混,现在却在各种会议上作为主讲嘉宾侃侃而谈,而有人明明很出类拔萃,却常常为想不出新点子而焦虑不堪。


完美到底意味着什么?

是社会影响力?是财富?
是优雅的举止?是光鲜亮丽的穿着?
是孩子、父母、丈夫崇拜的目光?
是跻身知名人士的圈子?
是社交平台的粉丝数量?
是某篇文章的转发人数?
是无忧无虑的生活、还是克服痛苦的毅力?
是实现奢侈品自由?
是保证自己潇洒过活的资本?
是真切地感受到自己一直在进步、而没有退后?

 

一把尺子对应着一种完美。完美这种东西其实并不稀罕。


但是,没有人能够满足全部的完美标准。>>>【评估你的申请条件-立即咨询】


我回头看看父母的美国梦。他们想要的是安稳、舒适的生活——我早就实现了这个梦,我得到的东西远比这些多。

 

但是我的梦是什么?



 

7

 

我做妈妈了,宝宝依在我的臂弯里。看着她纤细的睫毛、软软的小拳头,我恍惚了,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把一个完整的小人儿带到这个世界上。


她的到来填补了我生活里的罅隙。但带孩子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一日如一年。我的宇宙已经超负荷,我的心已经悄无声息地爆发了。


又到了喂奶的时间。我的身体轻轻地靠近她的小嘴巴,她本能地躲闪了一下,然后便开始咕哝咕哝地吮吸。原来为人母就是这样的画面。


我想到了我的妈妈和婆婆,她们都为我终于加入了母亲的队伍而感到高兴不已。


我从妈妈那里得知,我就是吃母乳长大的。母乳喂养在当时的中国还是一个新事物,医院推出了母乳喂养试行计划,我的妈妈加入到了其中。她告诉我,医院把所有婴儿都放在看护室里,每隔几个小时让母亲母乳喂一次,“我很紧张,不知道哪个是我的孩子,每次我都是等别的妈妈都找到了自己的孩子以后再去找你,没人认领的那个一定就是我的。还好,你越长越像我,我渐渐可以认出你了。”


我问她,为什么不让婴儿和妈妈在一起,就像我生完孩子后那样,转过头就能看见小宝宝躺在床边的摇篮车里?


妈妈回答说,“不不不,医院不是不让,他们只是希望妈妈们能多休息。”


我的婆婆也有一段相似的经历,她后面生的几个孩子都是母乳喂养长大的。她说:“老大出生的时候还不流行喂母乳。”“后来听说母乳很好,大家就都跟着学了起来。”


很难相信,不过几十年的时间,喂孩子这件事竟然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60年代的育儿常识显然已经行不通了。


多年以前,丈夫等在候诊室抽着烟,女人们在产房里照样分娩。而现在,这样的做法极可能对产妇造成生命危险。
多年以前,老人们都提倡婴儿趴着睡觉。而现在,这种姿势却成了婴儿猝死的元凶。我们对复杂的人体知之甚少。

 

而说到底,我们真正了解的东西又有多少呢?


 

完美的规则总是在变化着的。






8

 

几个月前,我买了一张蜂蜜色的柚木桌子放在家里的露台上。它的颜色太温暖了,就像夏天的阳光一样。但过了几个月以后,桌子变成了暗褐色,桌面布满了污渍和食物残渣——黄油玉米粒、三文鱼肉渣、和小坨的沙拉酱。


上周的某一天,从桌子旁边经过的时候,我翻了个白眼——桌上的污渍实在太难看了。我想,“我应该把它擦干净。”于是便开始在Youtube上看各种擦桌子小妙招的视频,又去亚马逊买了一些清洁用具。我觉得自己应该把这张柚木桌子拯救出来。

 

阳光真好,我终于动起手来。令我欣慰的是,几次擦拭过后,虽然我手里的刷子已经变成了煤烟色,但桌子上的暗褐色的斑点确实变浅了一些。“加油!”我在心里告诉自己别停下来。反复擦几次后,原来的蜂蜜色终于显现出来了。

 

但是污渍还是顽固地浸在里面。我改用更强力的刷子,开始专攻一块形状像墨西哥地图一样的深色污渍。所幸,它终于也渐渐褪去了。


但抬头一看,桌子的另一侧还有几块大的污渍。


我干劲十足——我觉得我可以把它们都解决掉。我有能力把过去留下的所有脏东西都清理干净,把它变回一张新桌子。我抻了抻胳膊,准备着下一轮清洁。


“妈妈,你在做什么?”女儿的小脸蛋从露台的门外探了出来。我居然都没有注意到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的时间,女儿已经放学了。


“我正在打扫桌子,宝贝。”


可想而知,她对这个任务一点都不感兴趣。“妈妈,给你看看我今天画的这张画!”她自顾自地挥着手里的蓝色画纸说。


我回头看了看那张斑驳的桌子,本想告诉她,妈妈再用二十分钟就可以擦好了。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完美”应该是我们终其一生追求的崇高真理吗?它是不是一种控制的幻觉?蒙蔽了我们的双眼?


我脱掉手套,把刷子扔在角落里。


生活总会有污渍的。

 

但那也许就是完美的另一种形式。
分享
请杨甲甲老师帮我评估
  • 您的姓名:
  • 手机号码:
提交

京ICP备案05067667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