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一位中年人对中国老人的看法让我陷入了沉思……
分类:

留学新闻

时间:2017-12-28

 

在日本,一位中年人对中国老人的看法让我陷入了沉思……

 

 

一句让我陷入沉思的话

 

在日本留学这段时间,接触了很多形形色色不同的人,中日之间的话题一直是很多留学生关注的点,为了彻底了解日本人到底是如何看待中国人的(对于日媒的报道,我一直持半信半疑的态度),我问了很多人,从年轻人到老一辈的日本人。

 

 

而其中,有一位日本中年人的话让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觉得中国的老人享受不到人生中下半生应有的幸福和生活,操劳了一生晚年还要带孩子

 

 

 

 

 

在中国,这种情况其实十分正常。

 

 

中国有很多漂泊的群体,有北漂、上漂、南漂......其实,还有一个漂泊的群体是“老漂族”。

 

 

老漂族就是那些为了帮助儿女照顾小孩,离乡背井,来到子女工作的大城市的老年人。

 

 

据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中国已经有1800万的老漂族了,他们脱离了自己原有的朋友圈,过起了孤独的晚年。此外,由于我国社会保障机制尚不健全,一些流动老人的异地生活或多或少会遭遇就医、社保等问题。

 

 

日本NHK电视台就此话题推出纪录片《中国的爷爷奶奶们,在大城市中挣扎着》,以两位老人为照顾孙子来到大城市的经历为例,展示出中国“老漂族”的种种问题。


 

 

你在大城市站稳脚跟,他们却被迫开始漂泊

 

 

也许这是一个无奈的选择,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留在大城市拼搏,他们的父母也开始做北漂、上漂。

 

 

为什么说是无奈之举呢?很多人会说,完全可以请个保姆呀,何必折腾父母。

 

 

但是层出不穷的保姆虐待幼童的报道,让家长们害怕。

 

 

比如前几天报道出的,深圳一位母亲请了一位保姆,没想到保姆上班不到十天,就被监控拍下“用遥控器打宝宝脸,给宝宝吃刚剪过脚指甲的指甲钳”等行为。

 

 

除了恶毒保姆现象令人堪忧,比起西方国家来说,我国大多数家庭都是父母同时工作,而在国外至少有一方是在家照顾小孩。比如说德国,德国鼓励一人留在家中照顾小孩,如果双方同时工作,就会加大税收,也会失去一些社会补助,如此一来,还不如一方工作来得划算。

 

 

而我国家长双方都出去工作,直接问题就是孩子无人照料,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爷爷奶奶们就不得不背井离乡,开始漂泊了。

 

 

 

纪录片首先提到的是侯珍的故事,侯珍来自山东,女儿却把家安在了广州,而且工作十分繁忙。前两年,她的外孙出生了,她就从山东赶来照顾外孙。本想待上一两年,等孙子快上幼儿园就回老家,不曾想二胎政策一开放,她的第二个外孙又来了,这一待就是5年。

 

 

侯珍的生活很简单,但她总说自己没时间,因为她全部的时间都用来做家务了。每天早上在孩子们上班之前要把早餐做好,白天一整天都在照顾外孙,整理房间,洗衣服,洗尿布,晚上在孩子们下班回来之前要把晚饭准备好。

 

 

侯珍的生活是大多数“老漂族”的日常,在一次社区“老漂族”聚会中,侯珍说,我们就是来当保姆的,和保姆做的活没有任何区别。

 

 

 

其实,对于上一辈人来说,他们不害怕干些辛苦活,他们害怕的是漂泊在异乡的孤独感。

 

 

刚到广州时,侯珍很不习惯,最大的问题不是气候、不是饮食,而是语言不通。她说虽然广州和山东都属于中国,但语言不通,给她的感觉就是身处异国他乡。

 

 

 

侯珍在买菜,总要重复多次,才能让对方理解菜名。

 

 

除了语言不通,来到异乡的他们还没有朋友,繁重的家务活更是限制了他们交朋友的时间与机会,即使小区里有熟络的人,也不过是打个照面。侯珍的父母、丈夫、朋友、同学都在山东,她在山东生活了一辈子,没想到老了,反倒开始漂泊了。

 

 

她的丈夫不能来广州陪她,因为要留在山东照顾双方的父母,两夫妻只能偶尔打个电话,询问对方的近况。而孩子们每天结束一天疲惫的工作后,也没有闲情再和她聊天了,侯珍常常很想家,想尽快回去。

 

 

很多老漂族其实都像侯珍一样陷入了“精神空巢”,与电子时代的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格格不入,城市没有他们熟悉的休闲娱乐,饮食气候不能习惯,邻里之间不再有鸡犬相闻,更别提与孙辈们可能存在更大的隔阂,诸如此类,都是他们要面对的情感考验。

 

 

 

隔代教育问题

 

纪录片突显出的另一个问题就是隔代教育问题,也就是祖父母来教育小孩,张富森、张玉仙家庭就是如此。

 

 

张富森的儿子、儿媳都在河北邯郸打工,而他们一直和两个孙子在农村老家生活。前年,儿子事业有了很大起色,自己开了工厂,就把老两口和孩子接到了城里。

 

 

但他们还是很忙,很少回家,所以教育孩子的重心就压在了爷爷奶奶身上。

 

 

爷爷奶奶教育孩子往往会陷入一个局面,那就是太溺爱孩子,孩子们完全不听话。

 

 

这天,一家人在吃饭,孩子们还在打游戏机,父母很生气,爷爷奶奶在一旁好言相劝。面对批评,孩子们不敢对父母有所反抗,但是却对爷爷奶奶表现出不耐烦,可见他们一点都不怕爷爷奶奶。

 

 

 

接着父母对爷爷奶奶说:“我们平时不在家,你们一定要对他们管得严点。”

 

 

可是父母一走,爷爷奶奶又恢复慈祥脸,孩子们开始肆无忌惮地打游戏。

 

 

纪录片还提到了一个小细节,每次张富森爷爷去幼儿园接孙子,发现几乎都是爷爷奶奶在等孩子出来。

 

 

有时候,一个孩子出来,孩子马上就把书包递了过去。

 

 

老师看见了就喊孩子的名字,叫住他,然后让孩子自己背上书包。

 

 

但是一出门,老人就赶紧把书包跨在自己肩膀上,心疼孩子,怕把孩子压坏了。

 

 

爷爷奶奶就是这样爱着孩子们,虽然都是以爱的名义,但是过分溺爱,会让孩子从小就养成一些坏习惯,比如不自律,脾气大,没有礼貌。

 

而父母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缺失,也会给孩子的性格、心理造成很多影响。

 

 

比如说,很多父母把孩子全托给老人,久而久之竟然会对孩子感到陌生,聊天都陷入尬聊。

 

 

孩子的爱好如何?脾气如何?饮食如何?作息如何?语言表达如何?父母一无所知。

 

 

这些没有亲自抚养孩子的父母,很难说是真正的父母,只不过是生过孩子的父母。

而父母的忽视孩子是可以感受到的,他会想父母是不是不爱他,然后会往深处想,父母都不爱我,是因为我不够优秀吗?如此一来,孩子的自卑感就会增强。

 

 

父母可以请爷爷奶奶帮忙带孩子,但一定不要全权托付,即使是做得再好的爷爷奶奶也不能取代父母在孩子成长中的作用。

 

 

关于隔代教育问题,还涌现出来一个现象,那就是父母对爷爷奶奶也不理解。如果准备要爷爷奶奶帮忙带孩子,就要理解他们。

 

 

为什么中国父母晚年生活只有“看孩子”?

 

中国的父母好像晚年生活就只有带娃,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们可以远走他乡,在本应安度晚年的年纪依然漂泊。

 

 

侯珍说,他们这一辈人的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而下一辈人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上一辈人大多都只有一个孩子,对孩子从小是无微不至的照顾,这是典型的中国式父母,也因为这样的奉献观,让父母觉得跑到几百公里之外的异乡,帮孩子照顾孙子,是件义不容辞的事。

 

 

而在这无私奉献的背后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中国父母没有什么兴趣爱好,退休之后,如果不带娃,就会陷入无所事事的状态。

 

 

日本的老人,在退休之后会开始寻找新的工作,他们有的在便利店打工,有的去餐馆帮忙,让自己忙碌起来,即使是晚年,也可以自主选择生活,而不是被迫地去他乡漂泊。

 

 

从某种意义来说,中国父母为孩子带娃是一个双向选择。

 

 

而从孩子们的角度来看,他们觉得父母来照顾孙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们一方面的确是因为工作繁忙,急需帮手,另一方面,则是受中国社会“一个孩子,全家来带”的情况影响。

 

 

难道是中国人能力不足吗?当然不是,有时只是方法不对罢了。不懂得如何合理安排时间,不懂得如何放心地把孩子交给老师,总想把最好的都给孩子,这样自然需要花费更多的人力,但很多时候都证明是没有必要的。

 

 

所以,即使父母愿意,做子女的是否应该主动考虑一下父母的处境,如果自己有能力带孩子,能否出于解放父母老年的目的,不把孩子完全甩给父母呢。

 

 

为了生活,不少年轻人选择在城中坚守,“压力山大”。年迈的父母,却为了和子女团聚或照顾孙辈,离开故土,落脚异地。不少子女为了尽孝道,希望父母能在城市中团聚,团聚之外,老人们在遭遇新生活环境的种种不适之外,还要忍受孤独和思乡的煎熬。

 

 

为子女辛苦了一辈子的父母们,漂泊的晚年难言幸福。而我们如果无法改变现状,能否多想想,怎样能让我们的父母“漂”得快乐一些。

 

 

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让他们在陌生的城市安享晚年,让他们好好享受老年生活,尊重父母,给他们一个舒适的心理环境,多关心他们,陪伴他们。让他们找到家的归属感,让他们在漂泊中,不至于那么孤单。

 

评论

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包灵蓉欧亚部留学顾问

在日本,一位中年人对中国老人的看法让我陷入了沉思……
更多详情
 

在日本,一位中年人对中国老人的看法让我陷入了沉思……

 

 

一句让我陷入沉思的话

 

在日本留学这段时间,接触了很多形形色色不同的人,中日之间的话题一直是很多留学生关注的点,为了彻底了解日本人到底是如何看待中国人的(对于日媒的报道,我一直持半信半疑的态度),我问了很多人,从年轻人到老一辈的日本人。

 

 

而其中,有一位日本中年人的话让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觉得中国的老人享受不到人生中下半生应有的幸福和生活,操劳了一生晚年还要带孩子

 

 

 

 

 

在中国,这种情况其实十分正常。

 

 

中国有很多漂泊的群体,有北漂、上漂、南漂......其实,还有一个漂泊的群体是“老漂族”。

 

 

老漂族就是那些为了帮助儿女照顾小孩,离乡背井,来到子女工作的大城市的老年人。

 

 

据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中国已经有1800万的老漂族了,他们脱离了自己原有的朋友圈,过起了孤独的晚年。此外,由于我国社会保障机制尚不健全,一些流动老人的异地生活或多或少会遭遇就医、社保等问题。

 

 

日本NHK电视台就此话题推出纪录片《中国的爷爷奶奶们,在大城市中挣扎着》,以两位老人为照顾孙子来到大城市的经历为例,展示出中国“老漂族”的种种问题。


 

 

你在大城市站稳脚跟,他们却被迫开始漂泊

 

 

也许这是一个无奈的选择,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留在大城市拼搏,他们的父母也开始做北漂、上漂。

 

 

为什么说是无奈之举呢?很多人会说,完全可以请个保姆呀,何必折腾父母。

 

 

但是层出不穷的保姆虐待幼童的报道,让家长们害怕。

 

 

比如前几天报道出的,深圳一位母亲请了一位保姆,没想到保姆上班不到十天,就被监控拍下“用遥控器打宝宝脸,给宝宝吃刚剪过脚指甲的指甲钳”等行为。

 

 

除了恶毒保姆现象令人堪忧,比起西方国家来说,我国大多数家庭都是父母同时工作,而在国外至少有一方是在家照顾小孩。比如说德国,德国鼓励一人留在家中照顾小孩,如果双方同时工作,就会加大税收,也会失去一些社会补助,如此一来,还不如一方工作来得划算。

 

 

而我国家长双方都出去工作,直接问题就是孩子无人照料,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爷爷奶奶们就不得不背井离乡,开始漂泊了。

 

 

 

纪录片首先提到的是侯珍的故事,侯珍来自山东,女儿却把家安在了广州,而且工作十分繁忙。前两年,她的外孙出生了,她就从山东赶来照顾外孙。本想待上一两年,等孙子快上幼儿园就回老家,不曾想二胎政策一开放,她的第二个外孙又来了,这一待就是5年。

 

 

侯珍的生活很简单,但她总说自己没时间,因为她全部的时间都用来做家务了。每天早上在孩子们上班之前要把早餐做好,白天一整天都在照顾外孙,整理房间,洗衣服,洗尿布,晚上在孩子们下班回来之前要把晚饭准备好。

 

 

侯珍的生活是大多数“老漂族”的日常,在一次社区“老漂族”聚会中,侯珍说,我们就是来当保姆的,和保姆做的活没有任何区别。

 

 

 

其实,对于上一辈人来说,他们不害怕干些辛苦活,他们害怕的是漂泊在异乡的孤独感。

 

 

刚到广州时,侯珍很不习惯,最大的问题不是气候、不是饮食,而是语言不通。她说虽然广州和山东都属于中国,但语言不通,给她的感觉就是身处异国他乡。

 

 

 

侯珍在买菜,总要重复多次,才能让对方理解菜名。

 

 

除了语言不通,来到异乡的他们还没有朋友,繁重的家务活更是限制了他们交朋友的时间与机会,即使小区里有熟络的人,也不过是打个照面。侯珍的父母、丈夫、朋友、同学都在山东,她在山东生活了一辈子,没想到老了,反倒开始漂泊了。

 

 

她的丈夫不能来广州陪她,因为要留在山东照顾双方的父母,两夫妻只能偶尔打个电话,询问对方的近况。而孩子们每天结束一天疲惫的工作后,也没有闲情再和她聊天了,侯珍常常很想家,想尽快回去。

 

 

很多老漂族其实都像侯珍一样陷入了“精神空巢”,与电子时代的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格格不入,城市没有他们熟悉的休闲娱乐,饮食气候不能习惯,邻里之间不再有鸡犬相闻,更别提与孙辈们可能存在更大的隔阂,诸如此类,都是他们要面对的情感考验。

 

 

 

隔代教育问题

 

纪录片突显出的另一个问题就是隔代教育问题,也就是祖父母来教育小孩,张富森、张玉仙家庭就是如此。

 

 

张富森的儿子、儿媳都在河北邯郸打工,而他们一直和两个孙子在农村老家生活。前年,儿子事业有了很大起色,自己开了工厂,就把老两口和孩子接到了城里。

 

 

但他们还是很忙,很少回家,所以教育孩子的重心就压在了爷爷奶奶身上。

 

 

爷爷奶奶教育孩子往往会陷入一个局面,那就是太溺爱孩子,孩子们完全不听话。

 

 

这天,一家人在吃饭,孩子们还在打游戏机,父母很生气,爷爷奶奶在一旁好言相劝。面对批评,孩子们不敢对父母有所反抗,但是却对爷爷奶奶表现出不耐烦,可见他们一点都不怕爷爷奶奶。

 

 

 

接着父母对爷爷奶奶说:“我们平时不在家,你们一定要对他们管得严点。”

 

 

可是父母一走,爷爷奶奶又恢复慈祥脸,孩子们开始肆无忌惮地打游戏。

 

 

纪录片还提到了一个小细节,每次张富森爷爷去幼儿园接孙子,发现几乎都是爷爷奶奶在等孩子出来。

 

 

有时候,一个孩子出来,孩子马上就把书包递了过去。

 

 

老师看见了就喊孩子的名字,叫住他,然后让孩子自己背上书包。

 

 

但是一出门,老人就赶紧把书包跨在自己肩膀上,心疼孩子,怕把孩子压坏了。

 

 

爷爷奶奶就是这样爱着孩子们,虽然都是以爱的名义,但是过分溺爱,会让孩子从小就养成一些坏习惯,比如不自律,脾气大,没有礼貌。

 

而父母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缺失,也会给孩子的性格、心理造成很多影响。

 

 

比如说,很多父母把孩子全托给老人,久而久之竟然会对孩子感到陌生,聊天都陷入尬聊。

 

 

孩子的爱好如何?脾气如何?饮食如何?作息如何?语言表达如何?父母一无所知。

 

 

这些没有亲自抚养孩子的父母,很难说是真正的父母,只不过是生过孩子的父母。

而父母的忽视孩子是可以感受到的,他会想父母是不是不爱他,然后会往深处想,父母都不爱我,是因为我不够优秀吗?如此一来,孩子的自卑感就会增强。

 

 

父母可以请爷爷奶奶帮忙带孩子,但一定不要全权托付,即使是做得再好的爷爷奶奶也不能取代父母在孩子成长中的作用。

 

 

关于隔代教育问题,还涌现出来一个现象,那就是父母对爷爷奶奶也不理解。如果准备要爷爷奶奶帮忙带孩子,就要理解他们。

 

 

为什么中国父母晚年生活只有“看孩子”?

 

中国的父母好像晚年生活就只有带娃,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们可以远走他乡,在本应安度晚年的年纪依然漂泊。

 

 

侯珍说,他们这一辈人的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而下一辈人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上一辈人大多都只有一个孩子,对孩子从小是无微不至的照顾,这是典型的中国式父母,也因为这样的奉献观,让父母觉得跑到几百公里之外的异乡,帮孩子照顾孙子,是件义不容辞的事。

 

 

而在这无私奉献的背后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中国父母没有什么兴趣爱好,退休之后,如果不带娃,就会陷入无所事事的状态。

 

 

日本的老人,在退休之后会开始寻找新的工作,他们有的在便利店打工,有的去餐馆帮忙,让自己忙碌起来,即使是晚年,也可以自主选择生活,而不是被迫地去他乡漂泊。

 

 

从某种意义来说,中国父母为孩子带娃是一个双向选择。

 

 

而从孩子们的角度来看,他们觉得父母来照顾孙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们一方面的确是因为工作繁忙,急需帮手,另一方面,则是受中国社会“一个孩子,全家来带”的情况影响。

 

 

难道是中国人能力不足吗?当然不是,有时只是方法不对罢了。不懂得如何合理安排时间,不懂得如何放心地把孩子交给老师,总想把最好的都给孩子,这样自然需要花费更多的人力,但很多时候都证明是没有必要的。

 

 

所以,即使父母愿意,做子女的是否应该主动考虑一下父母的处境,如果自己有能力带孩子,能否出于解放父母老年的目的,不把孩子完全甩给父母呢。

 

 

为了生活,不少年轻人选择在城中坚守,“压力山大”。年迈的父母,却为了和子女团聚或照顾孙辈,离开故土,落脚异地。不少子女为了尽孝道,希望父母能在城市中团聚,团聚之外,老人们在遭遇新生活环境的种种不适之外,还要忍受孤独和思乡的煎熬。

 

 

为子女辛苦了一辈子的父母们,漂泊的晚年难言幸福。而我们如果无法改变现状,能否多想想,怎样能让我们的父母“漂”得快乐一些。

 

 

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让他们在陌生的城市安享晚年,让他们好好享受老年生活,尊重父母,给他们一个舒适的心理环境,多关心他们,陪伴他们。让他们找到家的归属感,让他们在漂泊中,不至于那么孤单。

 
分享
请包灵蓉老师帮我评估
  • 您的姓名:
  • 手机号码:
提交

京ICP备05067667号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