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留学

首页 美国中学 美国研究生 英国 加拿大 澳大利亚 新西兰 德国 法国 日本
留学评估 答疑中心
选院校 找顾问 购产品 读案例 报活动

德国采风丨海德堡 念兹魂中

留学评估

2016-11-30 来源:郑潇


摘要: 当初决定去海德堡读书,是近乎于偏执的冲动。因为那里有过太多让我悸动的名字。

  登高望远

  曾经无数次梦想着追逐艾兴多夫“魔杖”的影子,去感受那种“青天好像静静地吻过大地”的意境,似乎全世界只有那里才能真正感受到大自然深切的生韵致美和人心底最质朴的信仰。用“美”来形容海德堡无疑是太过肤浅的,因为在这里,黑格尔完成了他的巨著《哲学全书》;伽达默尔创作了其一生最重要的作品《真理与方法》;冯至先生则在这里找到了他的挚爱——里克尔的咏物诗,以至于改变了他之后的创作人生。这里永远挣扎着理智与情感,思辨与梦幻,就像她坐落在内卡河畔的古堡一样,结构复杂,风格多变。

  海德堡就是拥有这样一种魔力,她会让所有接触过她的人的灵魂中刻上她独有的烙印,就像歌德那样虔诚的把自己的心留给这座城市一样。

  就是那么一个夏天,在留德的第二个年头里,我来到了这里。最美的似乎总是最迟到来,当时我已经陆续拿到了波斯坦,斯图加特,法兰克福和康斯坦茨的通知书,但内心始终期望着那一封来自于那座浪漫之都的邀请,我始终坚信,我应该是属于那里的。终于,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她温婉的向我投来了橄榄枝,我于是怀着一种近乎于朝圣的心情踏上了她的领地。

  是的,她就是我梦中的样子,是浪漫德国的缩影。曲折而幽静的小巷纵横交错,贯通着古堡和内卡河,如同歌德诗里一般温婉。站在老桥上感受迎面吹来的暖风,远眺北岸圣山上的青绿由山脚爬上山尖,映衬着哲人小路的无限清景。

  那是一种感官上与视觉上的震撼,是一种小鹿乱撞的心动。在这里即将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期待,即使有再多的困苦也会在王座山夕阳的余晖下烟消云散。

  研精致思

  这是一座大学城,大学并没有门槛,也没有围栏。甚至有时我会感到疑惑,我到底是在学习还是在生活。事实上,在这里你需要学习,也需要生活,就像哲学与美学,思辨和感性在这里总是相互交织,始终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刚刚入学的日子并不总是美好的。要在过去,我从不会为自己的生活操心,但作为一名德国留学生,生活就是学习的一部分。我一边要为自己三餐的营养搭配伤神,同时还要为自己课程安排费心。我既要保证自己的学习任务,还要关心自己的居住条件,柴米价钱,周末甚至还要打扫一下房间,让自己有更好的学习环境。在国内的时候,生活上有了问题,一个电话过去,万能的老妈能够解决一切。而在德国,我更多的是依靠YouTube或是谷歌,依葫芦画瓢,倒也能像模像样。虽然经过一年读语言班的历练,已经学会了独立,但是大学的学习压力要大得多,在生活与学习的平衡上要求也就高了许多。

  德国是一个学术自由的国度,之前从未体会过所谓学术自由为何物。但是一经踏入海德堡校门,才深深体会到“自由”所带来的“无助”。习惯了看课程表的我面对系里官网数以百计的课程完全是错愕的。课程是自己选择的!除了3个大方向要去遵循,4个Vorlesung一定要选,其他都是自己根据自己意愿和个人计划选择的!而我所修的社会学包罗万象,交叉科目极多,只是面对系里的选课系统就能让人直接陷入选择困难。正如我学长所说的,在海德堡,一百个人学社会学,就有一百种社会学专业。

  沮丧之余,唯一能做的,只有静下心来,在拥有600年历史的大学图书馆中,整理思绪,认真研究自己的专业方向,制定学习计划。我记得,那是我第一次,第一次用自己的意志来规划自己的专业方向,来重新审视自己的专业知识。当我将这一切完成的时候,展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副宏伟的专业蓝图,纵横交错,却又通汇贯通,而我深知,这便是我的学习目标,我整个在海德堡的大学生活将要为之而奋斗的目标。

  感谢和海德堡大学的邂逅,教会了我思考,教会了我去选择。学会了选择,也就学会了真正去享受自由。从此,无数个困苦的日日夜夜,我都会像那天一样,安静的整理思绪,就像海德堡无数的先哲一般,在古老海德堡图书馆的飞阁流丹中寻找人生的答案。

  东海扬尘

  海德堡的四季都是美的,但我却独爱她的冬天。因为正是那一年冬天,我颠覆了很多东西。之前我印象中的德国人总是冷冷的,斯文有礼的,但永远有一道文化鸿沟挡在我的面前。那是我入学后的第二个学期,我终于结束了漫长的寄人篱下的生活,搬入了梦寐以求的学生宿舍。宿舍离市中心距离很远,坐落在Schauenburg山上的一处森林附近,着实有点寄迹山林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太过偏远的原因,我是这处宿舍当时唯一的一位中国学生。说实话,鉴于我当时的德语水平,其实是非常惧怕和德国人沟通的,本来社会学就是一门对于中国学生比较冷门的专业,不像经济学或是其他专业,中国同胞成群,有什么问题可以一起讨论。所分配到的宿舍依然如此,莫名的孤独感顿时涌上心头。那是真正的难言处,良窗淡月,疏影尚风流。

  我却是幸运的,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一个环境,才逼迫我迈出了很多中国留学生都不敢去迈出的一步。一起搬进宿舍的是一群奇怪的家伙,来自哥廷根话唠的Jens,来自伊朗立志成为医生的hamed,高大威猛的来自汉堡的地理学霸Arne,大眼睛的罗马尼亚女孩Lili,精干的海德堡土著Franzi,还有我的挚友,政治系的Olive。面对着这么一群性格,肤色,样貌,甚至梦想都迥异的室友,我的内心既兴奋又恐惧。

  谁能想到,直到现在,虽然各自在天涯海角,我们依然保持着联系。而这一切都是从那年冬天某一天那句简单的“Hallo”开始的。我从没想过8居室男女混住的宿舍生活是怎样的。入住那天他们异常的热情,互相寒暄之后,就开始攀谈起来。而我,却完全不敢去融入他们的交谈,而是非常委婉的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听着外面酣畅的笑声,我内心无比的失落,甚至他们发出的每一个声音都屏住呼吸去聆听,却又没有勇气走出去。就这样尴尬的过去了3个月,终于熬到了圣诞节。对于欧洲人来讲,圣诞节恰恰是家人团聚的时刻,于是吵闹的宿舍刹那间变得安静的可怕。就连伊朗的hamed也去柏林拜访他的远房亲戚。

  望着窗外飘落的雪花和满街柔亮的圣诞灯光,一种思乡的愁绪顿上心头。

  我还清晰的记得那天晚上的光景,那是新年前一天。空寂了两周的宿舍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我满怀狐疑打开了宿舍的大门。“überraschung!”“惊喜”!那是怎样的一个惊喜呀,那一群我没有勇气去接触的室友们齐聚在门口,他们拥抱着我,对我说“我们回来了,你一个人在这里并不孤单,我们来陪你”。我忘了之后发生的一切,我被莫名的幸福感冲毁了神经。我只知道就在那个夜晚,我说了我到当时为止最多的德语!我把压抑在内心已久的东西全都发泄了出来,就在那个晚上我感觉到了蜕变。

  那之后还发生了很多,我的朋友越来越多,我突然变得很忙。每周二我们要一起坐下来玩一盘游戏,每周三我们要一起看一部电影,周四要去参加皮划艇俱乐部,周五要去参加系里的party...周末在完成学习任务之后我们会去奥登山远足,去品鉴马克吐温口中的残破而不失王者之气的古堡,在荷尔德林有颂歌赞颂过的老桥上畅谈人生。我从年幼时的怯懦,阴沉蜕变成了坚强,乐观。

  德国的留学生活突然变得像极了美剧老友记,每天都有那么多丰富多彩的故事在发生着。

  我们会把我们去过的地方拍成照片,张贴在宿舍的墙壁上,那是我们青春的足迹!

  我们每天都会聚餐,轮流掌勺,或是周末一起做蛋糕,我的记忆里,在海德堡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热闹的,充满活力的。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明白了大学城的含义——青春,活力;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明白了德国留学的含义——坚持,视野,蜕变!

  朝花夕拾

  再后来,我加入了海德堡中国学者学生联合会,我想把我这份喜悦分享给更多在德国奋斗的同胞们。还记得汶川地震和朋友们挨家商铺筹款赈灾;和伙伴们一起走在反藏独游行的最前端,为捍卫祖国的统一四处奔走疾呼;端午节为弘扬中华文化筹办龙舟表演;春节组织春晚演出为思乡的学者们带去祝福,在这里,发生了太多太多有意义的事情,我怎么能够忘却。而这一切,是当初刚刚踏上海德堡这块土地时的我永远无法想象的。

  现在的我,选择了新东方,选择奋战在第一线。然而依然不变的,是想把德国留学的那份喜悦传递给每一个人心愿。欣慰的是,这里有许多和我志同道合的战友,他们始终在为自己的理想奉献着自己。很多人说德国留学好山好水好寂寞,我却说怎么可能寂寞?那里有那么多令人兴奋的东西。留学生活有太多的馈赠,虽然每个人的理解可能并不相同,每个人心目中的留学目的也大相径庭,但是留学生始终拥有一种独立的人格和开阔的视野,这是任何经历与事物都无法给予的,而德国留学生身上又多了一份哲思与坚韧。

 

  恰恰昨天上完课,一位学生问我,“老师,您什么时候会再回海德堡呀?”

  我淡然的笑了笑,并未作答。

  海德堡,我从未曾离开呀。

  因为这座“偷心”的城市始终都在那里,

  在我的生命里,

  在我的血液里,

  在我的每一根神经里,

  在我的灵魂里。

 

  郑潇

  2016年11月18日

  如需进一步了解,或有任何相关疑问,欢迎在线咨询留学专家。如果您对自己是否适合留学还有疑虑,欢迎参与前途出国免费评估,以便给您进行准确定位。

   

  关注新东方欧亚官方公共账号,每天奉上欧亚留学必读好料 

 

顾问推荐
相关文章
  • 热门内容
  • 热门活动
新东方前途出国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北京新东方前途出国咨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北京新东方前途出国咨询有限公司
©2018 New Oriental Vision Overseas Consulting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