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留学

首页 美国中学 美国研究生 英国 加拿大 澳大利亚 新西兰 日本 德国 新加坡
在线咨询 留学评估 答疑中心 免费电话
选院校 找顾问 购产品 读案例 报活动

芝加哥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采访录

留学评估

2015-11-16 来源:新东方前途出国


摘要: 1977年出生的何治国副教授,从读书到授课,在中美两国顶尖的大学中已经度过了18个年头。如果不是对学术的感情、对科研的热爱,他也许会选择另外一条道路,因为他的专业方向“公司金融”,一直被认为是金领的摇篮。

  带着梦想出国,带着思想回国——芝加哥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采访录

  1977年出生的何治国副教授,从读书到授课,在中美两国顶尖的大学中已经度过了18个年头。如果不是对学术的感情、对科研的热爱,他也许会选择另外一条道路,因为他的专业方向“公司金融”,一直被认为是金领的摇篮。他寄语中国留学生“Take away something useful when they come back”(带着真正实用的东西回国),因为他们“belong there”(属于这个国度),而且机遇肯定在中国。

  采访时间:2013年9月11日下午 

  采访地点:芝加哥大学Booth商学院 

  采访人:周成刚 新东方科技教育集团高级副总裁,新东方前途出国咨询有限公司CEO 

  受访人:何治国 西北大学金融博士,芝加哥大学Booth 商学院副教授 来自浙江绍兴 

  周成刚:治国你好,你能否先简单介绍一下你自己?

  何治国:我1995年考上清华大学,一开始也不是特别想出国,但是后来觉得自己对学术很感兴趣,就想到了出国。如果直接申请Top的商学院的PHD的话还是挺困难的。所以先是去了波士顿大学,过来两年后再转到西北大学,过了五年以后再找工作,就到了这边。

  周成刚:你走上社会工作了半年以后,又决定继续攻读金融方面的博士,是不是特别希望在学术方面有所发展?

  何治国:一开始的时候是比较犹豫的,但是去工作以后,实习了半年,就坚定了做学术的思想。

  周成刚:那个时候中国来这边读金融博士的不是那么多,金融博士对我们来说是个特别难的专业,你在这里几年的奋斗中有没有特别难忘的事情?

  何治国:在西北大学,我们同这位同学进这个Program一共是6个人,就我一个中国人,语言上会有一些障碍,但是总的来讲做的东西都是科学,只要你努力,还是可以的。

  周成刚:我发现在美国读博士的有相当一部分人最后都放弃了,你读金融博士时是什么支撑你一直读下去?

  何治国:是对学术的感情吧!确实觉得自己有做学术的天赋。

  周成刚:读博士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读完博士后就留在美国大学里面教书?

  何治国:至少在我们商学院,进来的时候就是这么跟他们说的,当然可能有的人就不想留在学校。但是如果你在这里读博士的话,你有这样的信心、你有这样的兴趣,在大学里面做老师待遇也都不错,这算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周成刚:我看你在西北大学读完博士又在普林斯顿做过博士后,最后选择了在芝加哥商学院,是什么使你最终决定到芝加哥来?

  何治国:首先,芝加哥大学的这个专业是最好的一个项目,我们这里很多的教授以前在读书的时候都是属于可望不可及的人物,当时真不觉得我可以到这里来。

  周成刚:你刚过来的时候是助教,我看你去年得到了副教授的职位,是不是已经拿到了tenure(终身教职)了?

  何治国:没有,芝加哥大学他的整个tenure clock(终身教职时间钟)有9年, associate(副教授)只是中间的一个阶段,这个不同的学校不一样。

  周成刚:那你接下来是有信心继续努力做终身教授呢?还是有别的打算?

  何治国:应该是想着要拿到tenure,在学术圈一个好处就是拿到tenure以后,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周成刚:你能不能用一句话两句话告诉我,作为一个商学院的教授要想拿到终身的教职,最重要的是什么?

  何治国:他们看的主要就是论文,但是在论文背后,还有很多,包括你对失败的态度、你对学术研究的热忱度、你对你的学科的看法等都很重要。

  周成刚:你在这边教什么课程呢?

  何治国:公司金融

  周成刚:你作为中国人,你的母语不是英语,站在讲台上时有充分的信心吗?

  何治国:第一年的时候会有胆怯的感觉,后来就好了。因为本身讲的东西都是我自己准备的,从95年到现在,就一直在这个学科里面,所以这个领域的问题不是太大,文化上的差异在讲这些课的时候不是特别重要。

  周成刚:你从中国来,这几年回国对国内的发展有没有什么感触?

  何治国:国内发展日新月异,今年6月、8月我两次回国,见了很多老同学,感触颇深,觉得大家都活得太好了。

  周成刚:现在国内出来读金融的、读商科的特别多,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吗?

  何治国:这个要分两种:大部分出来读金融的,只是来读硕士,如果是金融硕士的话,他们学到的是一些实务性的东西,最主要的是要扎根于中国,因为他们的天地应该是国内。要知道学习的内容什么是有用的,什么是根本没有意义的,因为中国可能没有这种产品。还有一部分同学是过来读Ph.D,这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游戏规则,希望他们打好经济学的基础,就是微观、宏观经济学,一点点数学加上西方经济学的一些基本的思想很重要。

  周成刚:你觉得西方商学院和国内商学院的不同是什么?在课程设置、资源、师资上有差异吗?

  何治国:从MBA教育上来讲,我个人觉得差别不是很大,教学上所用的案例都是差不多的,国内很多顶尖商学院都有我很多同事过去讲课。差别大的是MBA的招生以及如何把MBA的学生给营销出去、跟工作单位的衔接上。这边是非常专业化,在你读书期间就会有人在就业上帮你做好很多就业的准备。

  周成刚:中国很多家长这位同学都希望尽快读完书,拿完学位,你也是一直读到博士,但也有人说本科毕业应该先走上社会锻炼几年再回来读书,才会对工作更有帮助,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何治国:我觉得后者更好。如果有可能的话,你本科毕业就去工作,现在很多人面临的问题就像我当初面临的,就是本科毕业没有好工作。有一部分家庭是能做到这一点的,其实他们是浪费了,急着把孩子送出去没有意义。我建议如果能够有好的工作单位的话,先锻炼一下,再自己做决定。

  周成刚:你在公司金融方面有如此深厚的理论知识,中国的经济正在飞速发展,非常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回国投入到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去?

  何治国:太有可能了。就算中国发展没现在那么快的话,也还是希望能够回去的。之所以留在这里那么久,是因为自己还是挺喜欢做学术的。

  周成刚:能给我你喜欢芝加哥大学商学院的几个理由吗?

  何治国:芝加哥商学院非常的市场化,举个例子,比如斯坦福大学,就不是市场化的。比如一个教授,会有一个基金做研究,斯坦福的做法就是可以给你一些资金,但是每一部分资金都是要上报的,你需要什么,报上去学校给你批。但是这边(芝加哥大学)就是给你这些钱,你自己去选择怎么支配,竞争啊什么都是很公开的,你会感觉到你在世界的中心。

  周成刚:你对要来读金融何商科的同学有什么忠告?

  何治国:希望他们将来能够回到中国,我的感觉是如果你从小在一个地方成长的话你就belong there(属于这个国度),我的女儿尽管才1岁,但是我觉得她就属于美国了。为什么这个重要呢?不是这边所有的都是好的,学术上是放之四海而皆准,但在实务上差别太大了。如果他们已经到这里了,他们要想着“Take away something useful when they come back”(如何带带着真正实用的东西回国),因为大家都生在中国长在中国,也就属于中国,机遇也注定会在中国。

顾问推荐
相关文章
  • 最新资料下载
  • 热门内容
  • 热门活动
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投诉建议|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