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留学

首页 美国中学 美国研究生 英国 加拿大 澳大利亚 新西兰 日本 德国 法国
在线咨询 留学评估 答疑中心
选院校 找顾问 购产品 读案例 报活动

在德国,我经历了一场没做成的新冠病毒测试|留学战疫ing

留学评估

2020-03-25 来源:新东方欧亚教育


摘要: “此次疫情,中国打上半场,世界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

  海外留学生,承载着“海外”与“华人”的双重身份。疫情升级,一边是“建设家乡你不行,千里投毒第一名”的冷嘲热讽。一边是各国抗疫参差不齐所带来的未知与恐惧。夹缝中的海外留学生,在一片不解和误解中,努力寻求着一丝理解。此前,他们中有人全力筹措物资,为国分忧,尽心尽力;此刻,他们中也依然有人身处他乡,不为国添乱,全心全意。万众抗疫,齐心协力,手足同胞,心手相牵。海外战疫的故事,值得我们去记录;海外留学生的声音,也值得我们去聆听。即日起,东方网·纵相新闻推出《留学战疫ing》专栏,连线多个国家的中国留学生,还原海外疫情的真实面貌,侧耳倾听海外游子抗击疫情的心路历程。据Worldometers统计,截至当地时间3月23日,德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26198例,累计死亡病例111例。除中国外,德国的累计确诊病例位列海外第四。鉴于疫情不断升级,当地时间3月22日,德国颁布了“最严”新规,限制2人以上聚集,以防止新冠病毒传播。就在此前,德国首都柏林已进入“封城模式”。值得一提的是,同样是在当天,德国总理办公室表示,默克尔将进行自我隔离。据悉,上周五,为默克尔接种肺炎链球菌疫苗的医生后来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德国疫情的真实状况究竟如何?疫情对在德的留学生影响几何?留学生李妍在柏林记录了她的生活变化,以下是她的自述。大学开学推迟一周到4月20日。餐厅营业时间从早6点到晚6点。我所工作的餐厅从上午12点开始,只营业6小时。客人距离要求1.5米。由于客人变少,不再需要我去工作。我不在意每天变化的数字和德国的专家、政客对未来的预测,我已经做好防护和最坏的打算。目前,我最担心的是找不到赚钱的方法,以负担在德国的生活。因为和病毒同样具有很大危害的是,社会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运转不起来。这场病毒传播造成的经济危机,会导致很多小厂关闭,一些人低价出售自己的能力,一些人失业。超市内被抢购一空的手纸

  柏林的餐馆

  我在德国留学的开销,全部来自于平时在餐厅工作(前厅跑堂和水吧)。

  3月初,疫情有扩散苗头的时候,我们开始勤洗手,每天补充VC,店里的空调开了内循环模式。老板娘对我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将有一场很严重的经济危机......最好的情况是餐馆能维持到4月,坏一点的话只有两周......钱要省着花。”起先,她也因经济困境感到焦虑,后来选择积极开发新品,计划在疫情期间提供健康、安全、让顾客放心的送餐服务。柏林市政府宣布从22日起所有餐厅和咖啡馆必须关闭堂食服务。我工作的餐厅彻底关了,因为没有什么生意。3月初,这漫长的两个星期里,客人交谈中频繁出现单词:Corona 。人们离开餐厅的祝福语从“祝你有美丽的一天”,变成了“祝你健康”,并开始使用放在门口的免洗洗手液。选择打包带走的人变多了,还有几个带着餐盒过来。我还碰到过有担心病毒的客人,特意选择空气流通性好的位置。但这种仍旧要来餐厅照顾好自己胃口的行为,也让人哭笑不得。上年纪的老客人说:“我不怕这玩意,只要你们开门我们就来。”然后预定了4月的位置。但在新的防疫措施实施(3月16日)的前几天,客人寥寥,前来光顾的老龄顾客愈来愈少。我在空荡的餐馆里,看外面空荡的街道,老板忽然指着一个人让我看:“有德国人戴口罩过去了!”

  我做好了准备

  联排高层学生公寓每栋大概80人左右,一共4栋。这里人口的分布相比其他地方更密集。

  防护层面我已经在自己经济承受范围内做到最好。我用厚的塑料膜封住了门缝,防止封闭的走廊空气进入房间。24小时开着屋内窗户。出门5公里内,我选择步行,不坐公共交通。公共场所戴口罩,出门戴一次性手套和带两个塑料袋。我连下一次回国飞机上用的N95都已经备好了5个。

  回想之前的天真想法,我认为这次可能就像埃博拉病毒一样,不会在其他洲的国家扩散。

  直到德国第一例欧洲范围内输入性病例出现,我意识到病毒来了。第二天赶着药店开门的点,买了两盒口罩和其他消毒用品。我也意识到将到了用钱和缺钱的时候,正值搬家之际,赶紧卖掉家里多余且有价值的东西:滑板、吉他、家具和一些零碎的生活用品。

  还有我储存的食物清单。罐装的尽量不用,一旦我所在的学生公寓出现大规模感染,或者被迫在家隔离,这些食物才用得上。下面写着下次购物的时间。一切可能性下的准备都做好了,似乎没什么可担心的。不像国内疫情爆发的时候,我担心国内家人,每天让我妈报告她的出行细节和防疫情况。夜夜睡五六个小时后忽然醒来,好几天梦见我成了传染源,在买口罩......现在轮到国内的家人担心我了。

  上周开始,多年未关心过我的父亲忽然发让我做好防护。还有很久没联系的朋友们也发来信息问我要不要口罩,需要的话寄过来,而母亲则让我回家。我调侃道:好的,机票2万,隔离费用6400,你还得在家养我......万一我回不去德国了......

  所以,目前待在德国对我是最好的选择。

  3月21日,中午11点多的柏林地铁站Frankfurter Tor

  柏林地铁内部,没做成的病毒测试,之前让我担心的除了家人,还有从1月下旬开始的干咳。那时,我开始在家休息,没去上课和工作。咳了一周后不见好转,打算做个病毒测试。来柏林3年,我从不敢生病,这还是第一次了解德国的医疗体系,第一次这么频繁的打电话,用蹩脚的德语解释我的经历,我的症状。有时,我甚至还会向他们解释存在无症状感染者,让他们重视。当时情况有点混乱,朋友说,可以去任何一家医院或诊所检测,但德国新冠病毒热线建议我在家观察或者找医生,而诊所则让我去医院检测。于是,我去了家旁边的医院咨询,工作人员又说拍片子要拿着医生的转诊单来,这里做不了病毒测试,要去柏林一家冠状病毒的研究所RKI(全称Robert Koch Institut ,应该是一个科学机构,也不提供检测)。最后,我决定再去诊所,希望能开个转诊单。

  被封的小型游乐场

  德国的每一家诊所都有明确的开门时间,需要提前预约,绝大部分不接新病人。(得了普通的病先打电话给诊所或在网上预约时间,诊所是私人性质的。只有急诊和重大疾病才去医院。)最后,我预约到的是一家中国诊所。在诊所里,我还遇到了一个中国同胞,她也担心自己感染。她在看完病后,默默走出诊所,再也没回来......诊所里的医生也马上戴上了口罩。他们给我的建议是:回家观察,只是嗓子发炎,没事。因为我接触的中国朋友不是从武汉或疫情严重的地方来的,加上我的症状太轻,也没有检测的必要。如果症状消失就能继续工作。事情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月,我周围的朋友也都很健康。可能确实是我那段时间太紧张了。之后一段时间发现地铁里,大街上,很多人都在咳嗽,包括在疫情较之前严重的3月21日,超市里也有人咳嗽。这段时间也是流感爆发的季节。在疫情发生前,也很少有人因为咳嗽就去看病的。

  出门日

  这一个月,德国的各类物资都经历了从抢购到缺货的过程。2月最后一周内,德国疫情开始爆发。先消失的是带有杀菌消毒字样的一切物品,即使有一些并不能杀死冠状病毒。3月14日,卫生纸、新鲜肉类和蔬菜没了。水果区域还有两个猕猴桃,一袋桔子。这些东西未来都会重新返回货架。3月19日,北威州的朋友发消息说:“水果和蔬菜都充足,厕纸、厨房纸每周都有补货,但抢货严重。”(来自米尔海姆)。3月21日,星期六,计划中的出门买菜的日子。超市内新鲜果蔬肉类都有很多,卫生纸也补过,旁边写着每人限购一袋。货架上还剩孤零零的一袋卫生纸,没有人去拿。排队付款时,人们自觉和他人保持间距2米。收银员戴着一次性手套,德国人对戴口罩的人已经习惯。从1月20日国内疫情爆发到今天已经2个月,疫情已经牵扯我们太多精力。目前我能做的是写好论文,学好外语,找到应对经济危机的方法后,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

 在线咨询 免费评估

 

版权声明:部分图片和文字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问题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
 
 
顾问推荐
相关文章
  • 热门内容
  • 热门活动
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投诉建议|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