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

0591-38701265

首页 美国中学 美国研究生 英国 加拿大 澳大利亚 新西兰 德国 法国 日本
留学评估 答疑中心
选院校 找顾问 购产品 读案例 报活动
新东方前途出国: 首页>美国>本科>排名解析

耶鲁史上最受欢迎课程

留学评估

2018-05-02 来源:福州前途出国综合


摘要: 在耶鲁大学Psychology and the Good Life课程开放注册几天后,注册人数达到了300人左右。三天之内,这个数字翻了一番多。又过了三天,约有1200名学生,也就是近四分之一的耶鲁本科生选了这门课。

  这门课程由42岁的心理学教授、耶鲁大学一所寄宿学院的院长劳丽·桑托斯(Laurie Santos)教授。该课程试图通过每周两次的课程指导学生们如何过上更快乐、更满意的生活。 

  “学生们想要改变,想让自己更快乐,想改变校园文化,”桑托斯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说。“因为有四分之一的耶鲁学生选了这门课,如果学生们能因此养成好习惯,比如更懂得感恩、减少拖延、增加社交联系,那么我们实际上是在为改变校园文化播下希望的种子。”

  桑托斯博士推测,耶鲁学子对这门课感兴趣是因为,他们在高中时必须把快乐放在次要地位,一门心思只想拿到这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并养成了有害的生活习惯,导致了她所说的“我们在耶鲁这样的地方经常看到的精神健康危机”。耶鲁大学理事会(Yale College Council)在2013年的一份报告中发现,超过半数的本科生在大学期间寻求过精神健康支持。  

  “事实上,我们很多人都焦虑、紧张、不开心、麻木,”选修这门课程的19岁大一新生阿兰娜·梅尼兹(Alannah Maynez)说。“这样的课程引起了学生们这么大的兴趣,说明学生们非常厌倦为了把注意力放在学业上、放在下一个任务和下一个成就上而麻木自己的情绪——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 

  本科生心理研究主任安宇晶(Woo-Kyoung Ahn,音)表示,长期以来,学生们一直要求耶鲁开设一门积极心理学课程。她说,桑托斯博士提出开设这门课程时,她“特别高兴”。 

  安博士等管理人员预计这门课的选修人数会很多,但谁也没预料到会这么多。“心理学与美好生活”这门课目前有1182名本科生选修,成为耶鲁大学316年历史上最受欢迎的课程。耶鲁学院的院长马文·全(Marvin Chun)表示,此前的纪录保持者是1992年推出的“心理学和法律”(Psychology and the Law)课程,约有1050名学生选修。耶鲁的大多数大型课程的选修人数都不超过600人。  

  管理如此庞大的班级带来了挑战,包括安排授课大厅和聘请24名助教等。由于心理学系无法提供所有的师资,所以不得不从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和法学院等处借调助教。由于这么多本科生选修了这门课,所以耶鲁的其他数百门课程——尤其是那些与桑托斯博士的课程时间冲突的课程——选修人数可能会减少。 

  学期开始时,这个班级被分成了几个部分:一部分学生在可容纳844人的巴特尔教堂(Battell Chapel)听现场演讲——该教堂曾是耶鲁校园里的一个历史悠久的礼拜场所,后来被改造成了一个演讲厅——其他数百名学生在另外的一个或两个较小的礼堂里观看桑托斯博士的现场直播。几周后,校方决定将讲座搬到可容纳整个班级的伍尔西音乐厅(Woolsey Hall),它通常是举行交响音乐会等活动的场地。  

  这门课程既关注积极心理学——据桑托斯博士称,它指的是能让人蓬勃发展的特征——也关注行为改变,也就是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应用这门课的知识。学生们必须参加小测验,完成期中考试,以及最终的自我改善评估项目,桑托斯博士称之为“Hack Yo’self Project”(自我改进项目)。 

  一些学生承认,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可以上一门几乎没什么要求的轻松课程。 

  “如果不是口口相传,我都不知道这门课,但它压力小,并且我也许会学到一些技巧,让生活压力不那么大,”22岁的毕业班学生赖利·里士满(Riley Richmond)说。他和几个朋友一起报名学习这门课。 

  18岁的大一新生夏洛特·埃默森(Charlotte Emerson)也选了这门课。她担心一些学生会利用这种规模的课程缺乏问责制这一点。比如,埃默森说,桑托斯不监督学生是否完成了每周的“更换”作业,如做出友善的行为和建立新的社交关系。  

  尽管其他人可能认为这门课学分好拿,但桑托斯博士称它是“耶鲁最难的课”。她说,要想看到生活习惯发生真正的改变,学生必须每天都要对自己负责。 

  她希望,和朋友一起上课带来的社交压力会促使学生努力学习,又不会引起对成绩的焦虑。桑托斯鼓励所有学生上这门成绩只分及格和不及格的课程,并大力宣传自己的观点,即耶鲁本科生往往把高分、宝贵的实习机会和高薪工作与生活满意度联系在一起,但它们根本不会增加幸福。  

  “大约10年前,科学家并没有意识到,我们以为可以让自己感到快乐的那些个直觉,比如彩票中奖和获得好成绩,其实是大错特错,”桑托斯说。  

  大学里的积极心理学课程向来会吸引大量学生。2006年,哈佛大约900名学生报名学习一门名为积极心理学的课程。桑托斯说,有别于哈佛2006年开设的那门课的是,她这门课还重视行为改变。 

  但桑托斯说,她不打算再开这门课了。心理学院的阿恩说,“偶尔出现一门大课挺不错的,但这对其他课程和院系不公平,它们的学生都流失了。” 

  她接着说,“这会造成冲突,并且就助教和资源而言我们也做不到年年都开设这门课。” 

  桑托斯说,去年她按照课程教材在家中拍摄了一个研讨班风格的课程系列,名为《幸福的科学》(Science of Well-Being)”。该系列由几个部分组成,很快就可在网络教育平台Coursera上免费观看。现在,她迫切地想知道自己的教导是否改变了校园生活。 

  “我们迎来了可能会改变耶鲁文化的这一刻,学生们觉得自己是一场运动的一部分,正在为正义而战。”

   

  本文作者 | DAVID SHIMER  

  From | The New York Times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问题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 

更多资讯,请拨打热线电话0591-38701265 

 我们将为您提供留学、就业一站式服务!

 

  


顾问推荐
相关文章
  • 热门内容
  • 热门活动
新东方前途出国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北京新东方前途出国咨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北京新东方前途出国咨询有限公司
©2018 New Oriental Vision Overseas Consulting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