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驿站|年薪百万的华尔街精英们,接受什么样的教育?
分类:

海外生活

时间:2017-09-21

编者的话:在金融市场上,量化交易是一门新兴的金融学科,被视作未来的主流。想必大家还对俞仲秋老师在华尔街的工作经历有一定印象,他在几篇文章中特别介绍了量化金融专业(Quantitative Finance)。通常,从事量化金融交易的人被称作“宽客”(quant)。在一个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的时代,华尔街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宽客在其中扮演何种角色?大学又在以何种方式培养与时俱进的学生?《福布斯(亚洲版)》9月刊出的这篇文章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宝贵的参考样本。
 
 

  如今金融行业更多地依赖计算机,相比于人的直觉和经验,数据、信息、模型被认为是洞察股票市场的更得力的助手。在这个方面,斯蒂文斯理工学院(Steven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以下简称SIT)是一个亮眼的先行者。位于新泽西州的霍博肯市的SIT与曼哈顿只有一河之隔,近几年,它对量化金融专业进行了改革,用严格的科学训练培养学生;同时突破传统的金融教育,充分与行业对接,为学生创造了在真实金融市场中厮杀的感受,提升了他们的就业前景。 

 

 

在宽客的世界里 炒股是一个数据科学问题 

22岁的达科塔·威克瑟姆(Dakota Wixom)在黑暗的屋子里挥舞着一根8英寸的指挥棒,在5个巨大的展示屏幕上左右移动着,屏幕上有可视化数据、应用和股市图表。这让人想起了汤姆·克鲁斯在《少数派报告》(Minority Report)里面的场景,但却是真实的华尔街版本。这个工作站里,大约有24名本科生全神贯注地工作。它正是斯蒂文斯理工学院的一个计算机金融实验室。彼时,金融报刊的头版故事标题为“人vs.机器”。
 


 

威克瑟姆刚刚从SIT的量化金融专业毕业,要拿到这个学士学位,成为这个行业的一员,他不仅要经过彭博的认证,还要学习至少14门计算机科学和高等数学课程。现在,他已经是一名能使用实验室中最新科技交互系统的能手,这种交互系统已经应用在IBM公司和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在SIT,25名学生管理着一个40万美元的投资基金,威克瑟姆也是其中一员,他们当前购买了特索罗公司(Tesoro)、谷歌母公司“字母表”(Alphabet))、美国高知特科技公司(Cognizant Technology)等公司的股票。他主要负责风险管理和资产配置,还开发了一个APP,用户可以剔除风险过高的投资。此外,威克瑟姆还创办了两个网站:Quantbros.com和Quantcourse.com,都针对年轻宽客的在线教育平台。 


 

“你不能仅仅买那些成长型股票,怀着不切实际的期待,”威克瑟姆说: “炒股变成了一个数据科学问题。这里有数百个对冲基金(hedge funds)……像德劭集团(D.E Shaw)和文艺复兴科技公司(Renaissance Technologies)这样的对冲基金公司都雇用了宽客、数据科学家和程序员。” 

 

 

直奔技术 培养极具分析头脑的人 

威克瑟姆是2017年SIT量化金融专业毕业生,而这个专业已经成了学校的一个热门新专业(另一个是网络安全),这使得SIT成为全美最令人向往的STEM学院之一。
 


 

SIT的很多学生在毕业前都有在谷歌、高盛、威瑞森、强生等公司实习的机会,超过90%的毕业生可以找到满意的工作,或者能够进入研究生院,这使得学院的申请人数再创新高,在过去的五年里,该学院的SAT平均分的上升幅度已经超过了50%;在2006-2016十年间,学校的录取比例从54%降到了36%;该学院在《福布斯》杂志评选的美国最佳大学中排名第180位,比去年上升了68位。 


 

学校出现这样令人赞叹的成就,少不了技术出身、拥有数项专利的院长纳里曼·法瓦丁(Nariman Farvardin)。他于2011年接管这所学校。法瓦丁精简了SIT的高层管理,发掘了一批有才华的人士,他们背景多元、经验丰富、视角独特。法瓦丁打破了古板的象牙塔环境,为培养懂行业和技术的专家而设计了为期4年的新生训练营。 


 

“我们坚定地认为,在未来,机器的角色会更加重要,或许会比人类更加重要,我们想成为这个领域内的前沿学校,” 法瓦丁说,“这个学校量化经济专业的学生要比工程专业的学生上更多的数学课。这里都是极具分析头脑的人,他们对金融了如指掌,但是也都精通数学,并且熟练掌握了基本的计算机科学。” 

 

 

从行业入手设置课程 满足“人才刚需” 

另一位使SIT的量化金融专业脱颖而出的人,是该校金融专业教学体系的构建者乔治·卡尔霍恩(George Calhoun)。他在沃顿商学院获得了博士学位,有着25年的上市科技公司从业背景。
 


 

SIT的突破得益于没有像传统的商学院那样培养人才。卡尔霍恩说:“‘学术界’不习惯听从市场,不喜欢从产品发展和顾客的角度去思考。我亲自走访了25家公司,大多数都是在金融行业。我花了两三个小时与强生、霍尼韦尔以及通用不可多得的人才吃午餐。我问他们:‘你们需要什么样的毕业生?’” 


 

卡尔霍恩追问了高管们一些关键的技能,由此SIT的计算机编程和数学相关的课程体系逐渐建立。“奇怪的是,有两门课程一直在课程体系的最前面,那就是Excel和C++。一个后来日渐重要的课程是Python语言。” 卡尔霍恩说。Python语言是一种目前被广泛应用在互联网后端开发、数据分析和AI领域的程序语言。 


 

基于这个专业在技术领域的高要求,它可以在多种场景下进行复杂的交易活动。正如卡尔霍恩所言:“量化金融专业并不是培养适用于特定狭窄领域的人才,而是能够在资产管理、交易、风险、审计和保险领域发挥作用。建模、创业公司和金融科技,其实都是在同一套要求下运转的。”

 

 

在经历过复杂、严格的技术学习之后,宽客们用精准的数学公式与计算机程序玩转股市,用量化来赚钱,这也让他们成了华尔街的新宠。在风云激荡的金融市场上,这样的人才将会书写什么样传奇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评论

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投诉建议|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徐新祥美研资深顾问

留学驿站|年薪百万的华尔街精英们,接受什么样的教育?
更多详情

编者的话:在金融市场上,量化交易是一门新兴的金融学科,被视作未来的主流。想必大家还对俞仲秋老师在华尔街的工作经历有一定印象,他在几篇文章中特别介绍了量化金融专业(Quantitative Finance)。通常,从事量化金融交易的人被称作“宽客”(quant)。在一个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的时代,华尔街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宽客在其中扮演何种角色?大学又在以何种方式培养与时俱进的学生?《福布斯(亚洲版)》9月刊出的这篇文章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宝贵的参考样本。
 
 

  如今金融行业更多地依赖计算机,相比于人的直觉和经验,数据、信息、模型被认为是洞察股票市场的更得力的助手。在这个方面,斯蒂文斯理工学院(Steven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以下简称SIT)是一个亮眼的先行者。位于新泽西州的霍博肯市的SIT与曼哈顿只有一河之隔,近几年,它对量化金融专业进行了改革,用严格的科学训练培养学生;同时突破传统的金融教育,充分与行业对接,为学生创造了在真实金融市场中厮杀的感受,提升了他们的就业前景。 

 

 

在宽客的世界里 炒股是一个数据科学问题 

22岁的达科塔·威克瑟姆(Dakota Wixom)在黑暗的屋子里挥舞着一根8英寸的指挥棒,在5个巨大的展示屏幕上左右移动着,屏幕上有可视化数据、应用和股市图表。这让人想起了汤姆·克鲁斯在《少数派报告》(Minority Report)里面的场景,但却是真实的华尔街版本。这个工作站里,大约有24名本科生全神贯注地工作。它正是斯蒂文斯理工学院的一个计算机金融实验室。彼时,金融报刊的头版故事标题为“人vs.机器”。
 


 

威克瑟姆刚刚从SIT的量化金融专业毕业,要拿到这个学士学位,成为这个行业的一员,他不仅要经过彭博的认证,还要学习至少14门计算机科学和高等数学课程。现在,他已经是一名能使用实验室中最新科技交互系统的能手,这种交互系统已经应用在IBM公司和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在SIT,25名学生管理着一个40万美元的投资基金,威克瑟姆也是其中一员,他们当前购买了特索罗公司(Tesoro)、谷歌母公司“字母表”(Alphabet))、美国高知特科技公司(Cognizant Technology)等公司的股票。他主要负责风险管理和资产配置,还开发了一个APP,用户可以剔除风险过高的投资。此外,威克瑟姆还创办了两个网站:Quantbros.com和Quantcourse.com,都针对年轻宽客的在线教育平台。 


 

“你不能仅仅买那些成长型股票,怀着不切实际的期待,”威克瑟姆说: “炒股变成了一个数据科学问题。这里有数百个对冲基金(hedge funds)……像德劭集团(D.E Shaw)和文艺复兴科技公司(Renaissance Technologies)这样的对冲基金公司都雇用了宽客、数据科学家和程序员。” 

 

 

直奔技术 培养极具分析头脑的人 

威克瑟姆是2017年SIT量化金融专业毕业生,而这个专业已经成了学校的一个热门新专业(另一个是网络安全),这使得SIT成为全美最令人向往的STEM学院之一。
 


 

SIT的很多学生在毕业前都有在谷歌、高盛、威瑞森、强生等公司实习的机会,超过90%的毕业生可以找到满意的工作,或者能够进入研究生院,这使得学院的申请人数再创新高,在过去的五年里,该学院的SAT平均分的上升幅度已经超过了50%;在2006-2016十年间,学校的录取比例从54%降到了36%;该学院在《福布斯》杂志评选的美国最佳大学中排名第180位,比去年上升了68位。 


 

学校出现这样令人赞叹的成就,少不了技术出身、拥有数项专利的院长纳里曼·法瓦丁(Nariman Farvardin)。他于2011年接管这所学校。法瓦丁精简了SIT的高层管理,发掘了一批有才华的人士,他们背景多元、经验丰富、视角独特。法瓦丁打破了古板的象牙塔环境,为培养懂行业和技术的专家而设计了为期4年的新生训练营。 


 

“我们坚定地认为,在未来,机器的角色会更加重要,或许会比人类更加重要,我们想成为这个领域内的前沿学校,” 法瓦丁说,“这个学校量化经济专业的学生要比工程专业的学生上更多的数学课。这里都是极具分析头脑的人,他们对金融了如指掌,但是也都精通数学,并且熟练掌握了基本的计算机科学。” 

 

 

从行业入手设置课程 满足“人才刚需” 

另一位使SIT的量化金融专业脱颖而出的人,是该校金融专业教学体系的构建者乔治·卡尔霍恩(George Calhoun)。他在沃顿商学院获得了博士学位,有着25年的上市科技公司从业背景。
 


 

SIT的突破得益于没有像传统的商学院那样培养人才。卡尔霍恩说:“‘学术界’不习惯听从市场,不喜欢从产品发展和顾客的角度去思考。我亲自走访了25家公司,大多数都是在金融行业。我花了两三个小时与强生、霍尼韦尔以及通用不可多得的人才吃午餐。我问他们:‘你们需要什么样的毕业生?’” 


 

卡尔霍恩追问了高管们一些关键的技能,由此SIT的计算机编程和数学相关的课程体系逐渐建立。“奇怪的是,有两门课程一直在课程体系的最前面,那就是Excel和C++。一个后来日渐重要的课程是Python语言。” 卡尔霍恩说。Python语言是一种目前被广泛应用在互联网后端开发、数据分析和AI领域的程序语言。 


 

基于这个专业在技术领域的高要求,它可以在多种场景下进行复杂的交易活动。正如卡尔霍恩所言:“量化金融专业并不是培养适用于特定狭窄领域的人才,而是能够在资产管理、交易、风险、审计和保险领域发挥作用。建模、创业公司和金融科技,其实都是在同一套要求下运转的。”

 

 

在经历过复杂、严格的技术学习之后,宽客们用精准的数学公式与计算机程序玩转股市,用量化来赚钱,这也让他们成了华尔街的新宠。在风云激荡的金融市场上,这样的人才将会书写什么样传奇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分享
请徐新祥老师帮我评估
  • 您的姓名:
  • 手机号码:
提交

京ICP备案05067667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