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是一个将人分类的机器
分类:

留学新闻

时间:2017-12-03

-1- 

在任何一个社会,都必然有社会分层,也必然有社会分工。 

比如,要有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的区别,要有脑力劳动者和体力劳动者的区别。 

但如何进行社会资源的分配,如何进行社会角色的定位,这始终是一道难题。 

世袭当然是最常用的办法,但其中的不公平也显而易见。 

如果有钱的总是有钱,有权的总是有权,有资源的总是占有资源,别人再有本事也没有机会,这样的社会是危险的。 

所以,必须给所有人提供一条公平的上升通道,可以通过某种大家共同遵守的规则来进行人才的选拔,进而实现社会分层。 

人们发现,考试是一个不错的法子。 

比如,曾经的科举,就被人誉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据说西方的文官制度直接承袭中国的科举制。 

过去的高考,也曾完全承担过这一功能,如今虽有弱化,但这一作用仍然存在。 

从本质上讲,高考是一个将人分类的机器。 

通过高考,决定了谁拥有更多、更好的教育资源,为下一步的人生提供更大的竞争力。 

-2- 

高考的这一功能本身,决定了我们的教育不可能是素质教育。 

所谓素质教育,通俗点说就是让孩子们学会基本的读写算能力,了解一些文化常识和自然科学知识,能够适应日常生活就行,其他方面根据兴趣爱好自由发展即可。 

而高考作为选拔性考试,必然要在题目上加大难度,才能有效地区分不同人群。 

这也是很多人觉得高中知识大部分“无用”的原因,这也是应试教育的弊端之一。 

这颇像全民健身和竞技体育的关系,从健康的角度讲,我们只需要适当运动,这是全民健身。而竞技体育想取得更好的成绩,需要的训练量可能超出我们的健康需要。 

你想拿冠军,想由此名利双收,仅仅靠跳广场舞肯定不行。 

如今,我们的基础教育承载着两个功能,一个是普及文化知识,另一个是为高考做准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以分割。 

这是无奈的现实。 

-3-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实行美式的招生制度,改变一考定终身的现状,用素质教育的手段来实现人才的选择呢? 

学者鲁白在一篇文章里曾介绍,十多年前,他有一次和饶毅去见周光召,建议以美国式的多次考试制度和综合评价制度来解决我们“一考定终身”的问题。 

周光召先生说你们的想法有一定的道理,但建议研究一下,为什么和我们文化背景相似的台湾进行类似的教改,最后却失败了。 

作者觉得原因之一是,中国是一个诚信度非常低的社会。一个非诚信的社会,人们会有各种各样的办法,用不诚实甚至欺骗的手段,来把你所有衡量的标准全面摧毁。这样还更容易产生腐败。 

你要推荐信吗,我可以把你的推荐信写得比谁都好;你要社区活动,我可以编造几个社区活动出来;自述可以花钱请高手代写;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可以通过家长、学生、老师一起“合谋”来搞定。所以在一个没有诚信,或者诚信不够的社会,要靠这一套全面的衡量标准(选拔人才)会存在很大的挑战,我想这个是有道理的。 

…… 

这些年,我们已经在进行类似的改革,但文中提到的一些现象,也确实存在。 

而作者可能没有想到另外一点,是在我们社会发展状况不均的情况下,采取综合素质评估模式,会使底层的群体上升的机会变得更小。 

近年来,升入清北等顶尖名校的农村人口的数量越来越少,恐怕就是证明。 

掌握社会综合资源越多的地区和家庭,孩子的综合素质越高,升入名校的机会越大,形成了名校招生中的“马太效应”。 

-4- 

而实际上,美国也不完全就是素质教育。中国教育以显性的应试来划分学生群体,西方教育实际上是通过一个宽松的过程,偷偷完成了社会分层。 

作者发现,美国小学下午3点放学之后,只有黑人邻居的孩子跑跑跳跳的回家了,大多数白人和华人的孩子,都背着书包,拿着乐器,去了各种辅导班。 

一个不去辅导班,不花大价钱学习才艺、参加社会活动来丰富自己履历的孩子,几乎没有可能进入名牌大学。 

西方的孩子们的确可以有一个开心幸福的中小学,但想将来跻身为社会精英,需要更自律,更多的课外辅导与公立教育之外的更多的社会资源。 

而显然,能够为孩子提供这些资源的都是什么样的家庭。 

魏勇也在文章里曾介绍说,美国大体上是有钱人的孩子读好学校。对美国人来讲,只要保证5%的精英足够强大,整个美国就足够强大。至于他们的超市收银员、卡车司机、工人、农民等听说读写的基本功不如中国人扎实,又有什么关系呢? 

体现到课堂上,就是美国实行以兴趣为导向的教育,最多会损害将来注定成为普通人的那95%,他们中多数人高中毕业后就工作了,或者上个社区大学,学点应用性的技能。最顶尖的5%的人,兴趣得到了很好的呵护,视野得到了拓展,成为世界上顶尖的学生。 

-5- 

所以,我们的高考制度和所谓美式素质教育的区别在于,我们将每一个学生都赶上了高考的战车,孩子们都疲惫不堪,而美式教育则是偷偷提前完成了分类,大部分孩子都过得轻轻松松。 

两者之间的优劣,恐怕很难有定论。 

但显而易见的是,我们的作法其实更公平。 

如果我们在基础教育阶段采取所谓的快乐教育,对社会底层的人们来讲不是什么好事,穷人家的孩子向上流动的可能性会更小。 

一句话,我们当前的教育方式和人才选拔机制虽然有这样或那样的弊端,却是目前能够找到的最公平的办法。 

在阶层日益固化的今天,高考仍然是我们打破自身阶层,努力向上流动的最有效途径之一。 

-6- 

也许迟早有一天,我们也会“进步”到西方的那种模式,公立学校的孩子们都能够快乐而轻松的学习生活,只有那些经济能力较强、文化水平较高、思想认识到位的家庭,才对孩子进行精英培养。 

其实现在已经有这样的倾向,能够出国深造或抢夺国内名校资源的,大多是社会上中上层家庭的孩子。 

如果我们的教育真的完全西化,只会让社会的阶层更加固化,更多穷人家的孩子则只会沿袭父辈的平庸。 

任何社会都需要一部将人分类的机器,而对于我们来讲,至少到目前为止,高考仍然是最好的一部。 

*作者:遗君明珠,时评人,自媒体平台作者。侧重于教育、美文、人生感悟。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明珠絮语”,ID:tsliuchanghai。 

评论

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投诉建议|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熊奕美国资深顾问

高考是一个将人分类的机器
更多详情

-1- 

在任何一个社会,都必然有社会分层,也必然有社会分工。 

比如,要有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的区别,要有脑力劳动者和体力劳动者的区别。 

但如何进行社会资源的分配,如何进行社会角色的定位,这始终是一道难题。 

世袭当然是最常用的办法,但其中的不公平也显而易见。 

如果有钱的总是有钱,有权的总是有权,有资源的总是占有资源,别人再有本事也没有机会,这样的社会是危险的。 

所以,必须给所有人提供一条公平的上升通道,可以通过某种大家共同遵守的规则来进行人才的选拔,进而实现社会分层。 

人们发现,考试是一个不错的法子。 

比如,曾经的科举,就被人誉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据说西方的文官制度直接承袭中国的科举制。 

过去的高考,也曾完全承担过这一功能,如今虽有弱化,但这一作用仍然存在。 

从本质上讲,高考是一个将人分类的机器。 

通过高考,决定了谁拥有更多、更好的教育资源,为下一步的人生提供更大的竞争力。 

-2- 

高考的这一功能本身,决定了我们的教育不可能是素质教育。 

所谓素质教育,通俗点说就是让孩子们学会基本的读写算能力,了解一些文化常识和自然科学知识,能够适应日常生活就行,其他方面根据兴趣爱好自由发展即可。 

而高考作为选拔性考试,必然要在题目上加大难度,才能有效地区分不同人群。 

这也是很多人觉得高中知识大部分“无用”的原因,这也是应试教育的弊端之一。 

这颇像全民健身和竞技体育的关系,从健康的角度讲,我们只需要适当运动,这是全民健身。而竞技体育想取得更好的成绩,需要的训练量可能超出我们的健康需要。 

你想拿冠军,想由此名利双收,仅仅靠跳广场舞肯定不行。 

如今,我们的基础教育承载着两个功能,一个是普及文化知识,另一个是为高考做准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以分割。 

这是无奈的现实。 

-3-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实行美式的招生制度,改变一考定终身的现状,用素质教育的手段来实现人才的选择呢? 

学者鲁白在一篇文章里曾介绍,十多年前,他有一次和饶毅去见周光召,建议以美国式的多次考试制度和综合评价制度来解决我们“一考定终身”的问题。 

周光召先生说你们的想法有一定的道理,但建议研究一下,为什么和我们文化背景相似的台湾进行类似的教改,最后却失败了。 

作者觉得原因之一是,中国是一个诚信度非常低的社会。一个非诚信的社会,人们会有各种各样的办法,用不诚实甚至欺骗的手段,来把你所有衡量的标准全面摧毁。这样还更容易产生腐败。 

你要推荐信吗,我可以把你的推荐信写得比谁都好;你要社区活动,我可以编造几个社区活动出来;自述可以花钱请高手代写;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可以通过家长、学生、老师一起“合谋”来搞定。所以在一个没有诚信,或者诚信不够的社会,要靠这一套全面的衡量标准(选拔人才)会存在很大的挑战,我想这个是有道理的。 

…… 

这些年,我们已经在进行类似的改革,但文中提到的一些现象,也确实存在。 

而作者可能没有想到另外一点,是在我们社会发展状况不均的情况下,采取综合素质评估模式,会使底层的群体上升的机会变得更小。 

近年来,升入清北等顶尖名校的农村人口的数量越来越少,恐怕就是证明。 

掌握社会综合资源越多的地区和家庭,孩子的综合素质越高,升入名校的机会越大,形成了名校招生中的“马太效应”。 

-4- 

而实际上,美国也不完全就是素质教育。中国教育以显性的应试来划分学生群体,西方教育实际上是通过一个宽松的过程,偷偷完成了社会分层。 

作者发现,美国小学下午3点放学之后,只有黑人邻居的孩子跑跑跳跳的回家了,大多数白人和华人的孩子,都背着书包,拿着乐器,去了各种辅导班。 

一个不去辅导班,不花大价钱学习才艺、参加社会活动来丰富自己履历的孩子,几乎没有可能进入名牌大学。 

西方的孩子们的确可以有一个开心幸福的中小学,但想将来跻身为社会精英,需要更自律,更多的课外辅导与公立教育之外的更多的社会资源。 

而显然,能够为孩子提供这些资源的都是什么样的家庭。 

魏勇也在文章里曾介绍说,美国大体上是有钱人的孩子读好学校。对美国人来讲,只要保证5%的精英足够强大,整个美国就足够强大。至于他们的超市收银员、卡车司机、工人、农民等听说读写的基本功不如中国人扎实,又有什么关系呢? 

体现到课堂上,就是美国实行以兴趣为导向的教育,最多会损害将来注定成为普通人的那95%,他们中多数人高中毕业后就工作了,或者上个社区大学,学点应用性的技能。最顶尖的5%的人,兴趣得到了很好的呵护,视野得到了拓展,成为世界上顶尖的学生。 

-5- 

所以,我们的高考制度和所谓美式素质教育的区别在于,我们将每一个学生都赶上了高考的战车,孩子们都疲惫不堪,而美式教育则是偷偷提前完成了分类,大部分孩子都过得轻轻松松。 

两者之间的优劣,恐怕很难有定论。 

但显而易见的是,我们的作法其实更公平。 

如果我们在基础教育阶段采取所谓的快乐教育,对社会底层的人们来讲不是什么好事,穷人家的孩子向上流动的可能性会更小。 

一句话,我们当前的教育方式和人才选拔机制虽然有这样或那样的弊端,却是目前能够找到的最公平的办法。 

在阶层日益固化的今天,高考仍然是我们打破自身阶层,努力向上流动的最有效途径之一。 

-6- 

也许迟早有一天,我们也会“进步”到西方的那种模式,公立学校的孩子们都能够快乐而轻松的学习生活,只有那些经济能力较强、文化水平较高、思想认识到位的家庭,才对孩子进行精英培养。 

其实现在已经有这样的倾向,能够出国深造或抢夺国内名校资源的,大多是社会上中上层家庭的孩子。 

如果我们的教育真的完全西化,只会让社会的阶层更加固化,更多穷人家的孩子则只会沿袭父辈的平庸。 

任何社会都需要一部将人分类的机器,而对于我们来讲,至少到目前为止,高考仍然是最好的一部。 

*作者:遗君明珠,时评人,自媒体平台作者。侧重于教育、美文、人生感悟。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明珠絮语”,ID:tsliuchanghai。 

分享
请熊奕老师帮我评估
  • 您的姓名:
  • 手机号码:
提交

京ICP备案05067667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