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研究生测评 
获取测评结果

请填写您的微信和手机号,确保有一种有效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到您,以便接受您的评估。

我接受并同意 《用户服务条款》《隐私权相关政策》
英国研究生测评 
获取测评结果

请填写您的微信和手机号,确保有一种有效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到您,以便接受您的评估。

我接受并同意 《用户服务条款》《隐私权相关政策》
澳新研究生测评 
获取测评结果

请填写您的微信和手机号,确保有一种有效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到您,以便接受您的评估。

我接受并同意 《用户服务条款》《隐私权相关政策》
加拿大研究生测评 
获取测评结果

请填写您的微信和手机号,确保有一种有效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到您,以便接受您的评估。

我接受并同意 《用户服务条款》《隐私权相关政策》
欧洲研究生测评 
获取测评结果

请填写您的微信和手机号,确保有一种有效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到您,以便接受您的评估。

我接受并同意 《用户服务条款》《隐私权相关政策》
亚洲研究生测评 
获取测评结果

请填写您的微信和手机号,确保有一种有效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到您,以便接受您的评估。

我接受并同意 《用户服务条款》《隐私权相关政策》
美国本科测评 
获取测评结果

请填写您的微信和手机号,确保有一种有效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到您,以便接受您的评估。

我接受并同意 《用户服务条款》《隐私权相关政策》
英国本科测评 
获取测评结果

请填写您的微信和手机号,确保有一种有效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到您,以便接受您的评估。

我接受并同意 《用户服务条款》《隐私权相关政策》
澳新本科测评 
获取测评结果

请填写您的微信和手机号,确保有一种有效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到您,以便接受您的评估。

我接受并同意 《用户服务条款》《隐私权相关政策》
加拿大本科测评 
获取测评结果

请填写您的微信和手机号,确保有一种有效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到您,以便接受您的评估。

我接受并同意 《用户服务条款》《隐私权相关政策》
欧洲本科测评 
获取测评结果

请填写您的微信和手机号,确保有一种有效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到您,以便接受您的评估。

我接受并同意 《用户服务条款》《隐私权相关政策》
亚洲本科测评 
获取测评结果

请填写您的微信和手机号,确保有一种有效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到您,以便接受您的评估。

我接受并同意 《用户服务条款》《隐私权相关政策》
美国中学测评 
获取测评结果

请填写您的微信和手机号,确保有一种有效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到您,以便接受您的评估。

我接受并同意 《用户服务条款》《隐私权相关政策》
英国中学测评 
获取测评结果

请填写您的微信和手机号,确保有一种有效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到您,以便接受您的评估。

我接受并同意 《用户服务条款》《隐私权相关政策》
澳新中学测评 
获取测评结果

请填写您的微信和手机号,确保有一种有效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到您,以便接受您的评估。

我接受并同意 《用户服务条款》《隐私权相关政策》
加拿大中学测评 
获取测评结果

请填写您的微信和手机号,确保有一种有效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到您,以便接受您的评估。

我接受并同意 《用户服务条款》《隐私权相关政策》
在美高路上如何成为全A生

案例分类:

录取专业:

录取时间:2016.1

奖学金:

申请人语言成绩:

申请人GPA:3.0

申请人毕业院校:

申请人所学专业:

录取院校:罗沃德

案例描述

八年级,初来乍到,英语还算过得去,被分到了College Prep (CP) 或是Honor荣誉课上。这一段时间主要是熟悉学校的环境和氛围,也认识了不少新的朋友。从九年级开始,由于前一年的各科表现都还不错,得以选上一些有挑战的课。

九年级的时候,我上了AP Human Geography(人文地理学AP课程),也选到了一直想要学的西班牙语课。对于刚开始高中阶段学习的同学,AP是相当有挑战性的课程,所以九年级的时候一般来说只有AP Human Geography可以选,而且需要老师的推荐才可以上。

 

 

 

 

九年级和十年级成绩单

 

 

 

这一年给了我很多高中阶段学习的经验,尤其是AP课的考验更给了我信心,使我在十年级的时候选了四门AP课,分别是World History(世界历史),Calculus AB(微积分AB),Statistics(统计学)和Computer Science Principle(电脑科学理论)。尽管都是AP,但是这些课难度各异,不过总的来说,只要静下心来认真地学习,都不是特别难的挑战。

IB or AP

由于两年制的IB课程只对十一和十二年级的同学开设,十一年级可以说是一个分水岭。一些同学选择全IB的课程安排,另外的则是选择更灵活的的安排,比如AP和IB各选几门。

 

 

 

 

十一和十二年级课表以及成绩单

 

 

 

对于这个决定,最后的影响因人而异,最重要的是要提前尽可能详细的了解各种选择的优劣。全IB的学生有固定的六门主课;当时,原则上十一年级的全IB学生只能上三门Higher Level (HL)和三门Standard Level(SL)的课。

就我而言,很多我感兴趣的课,比如Computer Science(电脑科学)和Economics(经济),正好都是IB课程,而且IB的数学最难的一门课叫Further Math,也是只对全IB的学生才可能开设的,所以我最终选择了全IB。

不少学校是允许一些较出色的同学选四门HL和两门SL课的,所以我也和学校的IB Coordinator,Ms. Wolpowitz,提出来我想要四门HL。起初她并不同意,但是我找了她三四次,她也通过我的老师了解了我的学习情况。尤其是我的四门AP课,不仅给了我信心,也给了她信心。最后我们打赌,如果我的四门AP考试都拿5分,也就是最高分,那么她就破例允许我上四门HL。最终我也如愿以偿的达到了她的要求。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实际上我们学校并没有开设之前讲到的Further Math这门课,因为这门课并非每年都有学生上,全世界每一届也只有不到300个人。后来,同样是看到我已经上了AP Calculus和Statistics,Ms. Wolpowitz才同意给我单开这一门课。这一门是以自习加网课的形式进行的,学校给我请的老师毕业于牛津大学的数学系,曾经也是IB学生,这些网课的费用由学校承担,在这里我也要感谢学校和管理团队对我的帮助和支持。

 

 

 

 

 

 

 

案例分析

GPA

 

这是我四年的GPA

 

这里简单的介绍一下关于GPA的信息。和绝大部分学校一样,NBPS有一个满分为4分的unweighted GPA,计算这个GPA的时候只看学生的成绩,而与课程类型无关。

除此之外,每个学校还可能有一个weighted GPA,也就是加入了课程难度考量的GPA。这个GPA的计算方法每个学校都不尽相同,在NBPS,以前AP和HL课程的满分,也就是A+,对应的学分大概是5.6而非4.0,Honor和SL的满分则大概是4.9。不过,一般SL更有挑战,所以从今年开始SL也算做AP的学分也就是说从今年学校讲SL的满分从4.9调成5.6。

一般在学校内部提到GPA的时候都是指weighted GPA,成绩不错的同学可能超过4分甚至5分。当然,因为每个学校的weighted GPA计算方法不同,(比如满分的分值),unweighted GPA是一个更加普遍和通用的成绩。

 

教师梦之队

在这里的四年多,我遇到了不少志同道合的人,从同学到队友,从老师到教练。比如我所有的数学老师,经济老师Mr. Maltarollo,还有足球队的教练Coach Cardona。

 

Coach Cardona - 足球队主教练

 

Coach Cardona他看到我在体育课上踢球的表现,邀请我去足球队赛季结束后周三下午的训练,并鼓励我继续努力,争取能在之后加入他的队伍。

高中的球队一般分为Varsity(一队)和Junior Varsity(二队)。九年级的时候,我进入了JV足球队,接着十年级的时候,成为了学校历史上第一个进入Varsity足球队的中国球员。通过足球,以及其他如乒乓球的运动,我认识了很多寄宿生和走读生,并进一步和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足球一队名单

 

我特别想提的是我九年级的Human Geography老师,Mr. Salomonsson,我们都叫他Mr. Sal。他的课非常有趣,一是因为我本身就对这门课有着相当的兴趣,也是因为他的上课方式很轻松,不拘束。

 

右侧的就是Mr. Sal

 

当然,Mr. Sal在这个课上的专业知识也绰绰有余,他出版过关于他家乡Worcester的瑞典移民的书,会说瑞典语和一些德语,甚至还坚持在白板上写花体字的板书。不过,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九年级的第一个学期,我上的其实是他的Honor课。第一学期末,他把我叫到一边,问我想不想接受一个更大的挑战,升到他的AP课。

 

Mr. Sal 出版的书

 

据我所知,当时九年级的寄宿生里并没有人上AP课,即使在走读生里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因此我既意外又感谢他给了我这个机会。后来,九年级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的父母和我打算学业结束后自驾旅行,他在路线的确定上也给了很大的帮助和很多的建议。虽然之后再没有他的课了,但是直到现在我们仍然时常交流。

 

课余生活

 

足球

除了学习生涯,这几年还有很多有趣、值得分享的经历。国内刚上初中开始,我就对足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可惜能正真与朋友和同学踢球的机会并不多。八年级来到Kipling House,大概最让我难忘的就是晚上在足球场上的欢乐了。我记得当时每周二和周四晚上九点到十点就是大家一起踢球的时间。

 

Kipling House

 

那时实际上大多数学生是住在另一个宿舍的高年级学长,但是他们对我也很欢迎,甚至有更多的鼓励。通过足球,我也交到了本来也许不会有交集的朋友,他们来自中国,巴西,意大利,德国,日本,韩国,俄罗斯……直到现在,我还与当时的Ben和Yuki保持着联系。

 

今年和Yuki的再次相聚

 

学校俱乐部

除了足球,或者说运动,我还参加了一些校内的Club活动。比如,九年级的时候我参加了Multicultural Club多元文化俱乐部。我们会不定期的宣传各国的文化,比如庆祝墨西哥的亡灵节,犹太历的新年,放映各国的电影,还有每年一度的multicultural week。这一周每一天的主题都有不同,来自不同的文化,而且有很多各国特色的活动和美食。

 

主要活动之一:Multicultural Week

 

十年级的时候,我和比我高一届的好朋友Jerry共同创办了AI Club。我们举办了一些关于AI的小讲座,我还定期举办了关于AI和游戏的讨论会。由于我曾经学习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围棋, 而AI在围棋上的突破也正是使我对AI产生兴趣的催化剂,所以我着重讲了不少和围棋有关的AI的内容。可惜的是,由于十一年级末一些人员变动,我们的Club Sponsor离职,导致今年AI Club被合并到了新组建的Computer Science Club。

 

我在讲关于AI和围棋的Presentation

 

理工科挑战赛

十一年级的时候,我和Jerry一起参加了那一年的Google Science Fair。我们的课题是使用心电图的数据集来训练一个递归神经网络算法,从而使这个算法可以通过读取心电图的信号自动检测是非患有心房纤维性颤动。当时由于经验不足,时间仓促等一些原因,并没有取得什么成绩,但是的确帮助我们积累了不少实际操作和参加比赛的经验。

另外,在十二年级,我和学校的三个同学,Maximo Fernandez,Milo Gilad,以及Kyrylo Boiko自发的参加了NASA太空应用挑战赛(Space Apps Challenge)。Maximo的父亲开车送我们去奥兰多的参加连续36小时的预选赛。我们决定尝试解决“月球尘土”的问题,并提出了针对太空服,气闸,和内部舱室的解决方案。

 

NASA太空挑战赛的合影

 

我们的成果得到了现场评委以及其他参赛者的肯定,赢得了奥兰多赛区的第一名和群众选择奖,并且代表奥兰多入选了全球比赛。最终,经过由NASA专家组成的评委会的筛选,我们的队伍从总共2067支队伍中脱颖而出,成为了36支入围全球总决赛的队伍中的一支。说实话,这样的经历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尤其是这个比赛的大多数参赛者都是大学生甚至是科技行业工作者。但是,无论结果如何,那段紧张刺激的经历都是让我难忘的回忆。

义工活动

另外,学校还提供了不少社区服务的机会。社区服务不仅是一项毕业的基本要求,更是一种使学生更好的全面发展的教育方式。我参加了不少学校组织的义工项目,比如沙滩清理,陪老人玩游戏,拆解废旧电脑等。

当然,最难忘也是最有意义的是去坦桑尼亚的义工经历。这个项目为期一周,是学校所在的Nord Anglia Group众多学校一起参与的。其中,有两天我们帮助一所当地的学校建造教室,包括搅拌水泥,砌墙,安装教室门等。

 

坦桑尼亚的一所学校参与校舍的建设

 

还有一天,我们去了当地一家生活相对困难的家庭,给他们安装太阳能发电板,砌无烟灶,建羊棚,还送了他们一头羊。剩下的日子里,我们去了附近的塔兰吉雷国家公园露营,看日出,暴雨,草原和狮子,还徒步去了当地一个小咖啡种植园。尽管条件艰苦,没有手机和空调,只有蚊虫和野兽,但这不也是一种磨练和成长吗?

 

坦桑尼亚的自然公园

 

夏校生活

 

除了在学校里或是由学校组织的的各种课外活动,在校外我也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活动。九年级和十年级的暑假里,我参加了在曼城和巴萨的足球夏令营。

 

我和两位队友在参观诺坎普时的合影

 

足球是我一直以来的爱好,而参加这些项目不仅帮助我提高了足球水平,圆了我在这两家俱乐部的训练基地踢球的愿望,更让我深入的了解和体验了巴塞罗那和曼彻斯特两个城市的文化和对于足球的激情与热爱。当然,我觉得最有意义的是结识的那些一起吃住、训练的队友。我在巴塞罗那训练营的室友是坦桑尼亚U-17国家队的队长Adrian Kitare,我们到现在还保持着联系。

 

巴萨的训练基地与我的教练的合影

 

当然,生活不只有足球,比如十一年级的暑假,我参加了YYGS耶鲁夏校的Frontier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分组。在为期两周的时间里,我有机会聆听了从Biomedical Engineering到Geology等众多领域的教授的讲座。

 

耶鲁robotics lab

 

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星期,了解了很多在我兴趣范围之外的科技领域的前沿知识,也体验了Yale的宿舍、教室、图书馆和实验室。认识了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也学习到了很多在我兴趣范围之外的科技领域的前沿知识。

毕业

请输入

刚刚结束十二年级的最后一堂课,在英语老师自弹自唱的歌声里,免不得带着些自吹自擂的回顾了在NBPS的这段时光。

 

特殊时期我们网课毕业

 

我想这几年我改变和成长了许多,好多次遇到困难的时候幸运的得到了帮助,付出的努力也总算得到了一些肯定。十一年级的时候,在Coach Cardona和Ms. Skokan等老师的的支持下,赢得了三万美元的Wes Cissell奖学金。几周前,我又得知取得了Valedictorian的荣誉,是学校历史上获得这个荣誉的第二个住宿生,有机会代表毕业生在毕业典礼上发言(由于疫情关系,毕业典礼暂缓)。

我的大学申请结果并不是特别理想,收到了来自UCLA,University of Michigan, University of Virginia Echols Scholar Program等的offer,另外被7所大学waitlist,包括harvard, columbia, upenn, uchicago, duke, cornell, caltech。

接下来的秋天,我应该会在UCLA继续我的学习生涯。至于大学申请,我当然并不是最有资格给学弟学妹建议的人,但是我想只要脚踏实地的做到最好的自己,无论结果如何都不会有遗憾。因上努力,果上随缘,祝学弟学妹在申请大学的过程中收获也许意料之外的成长。

最后,我想借这个机会,向在这四年多的时光里遇到的、同行的、帮助过我的老师,同学,朋友们说,非常高兴认识你,希望毕业不是故事的终点。

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投诉建议|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王婧美高部美高组长

在美高路上如何成为全A生
  • 案例分类:
  • 录取专业:
  • 录取时间:2016.1
  • 奖学金:
  • 申请语言成绩:
  • 申请人GPA:3.0
  • 申请人毕业院校:
  • 申请人所学专业:
  • 录取院校:罗沃德
更多详情

案例描述

八年级,初来乍到,英语还算过得去,被分到了College Prep (CP) 或是Honor荣誉课上。这一段时间主要是熟悉学校的环境和氛围,也认识了不少新的朋友。从九年级开始,由于前一年的各科表现都还不错,得以选上一些有挑战的课。

九年级的时候,我上了AP Human Geography(人文地理学AP课程),也选到了一直想要学的西班牙语课。对于刚开始高中阶段学习的同学,AP是相当有挑战性的课程,所以九年级的时候一般来说只有AP Human Geography可以选,而且需要老师的推荐才可以上。

 

 

 

 

九年级和十年级成绩单

 

 

 

这一年给了我很多高中阶段学习的经验,尤其是AP课的考验更给了我信心,使我在十年级的时候选了四门AP课,分别是World History(世界历史),Calculus AB(微积分AB),Statistics(统计学)和Computer Science Principle(电脑科学理论)。尽管都是AP,但是这些课难度各异,不过总的来说,只要静下心来认真地学习,都不是特别难的挑战。

IB or AP

由于两年制的IB课程只对十一和十二年级的同学开设,十一年级可以说是一个分水岭。一些同学选择全IB的课程安排,另外的则是选择更灵活的的安排,比如AP和IB各选几门。

 

 

 

 

十一和十二年级课表以及成绩单

 

 

 

对于这个决定,最后的影响因人而异,最重要的是要提前尽可能详细的了解各种选择的优劣。全IB的学生有固定的六门主课;当时,原则上十一年级的全IB学生只能上三门Higher Level (HL)和三门Standard Level(SL)的课。

就我而言,很多我感兴趣的课,比如Computer Science(电脑科学)和Economics(经济),正好都是IB课程,而且IB的数学最难的一门课叫Further Math,也是只对全IB的学生才可能开设的,所以我最终选择了全IB。

不少学校是允许一些较出色的同学选四门HL和两门SL课的,所以我也和学校的IB Coordinator,Ms. Wolpowitz,提出来我想要四门HL。起初她并不同意,但是我找了她三四次,她也通过我的老师了解了我的学习情况。尤其是我的四门AP课,不仅给了我信心,也给了她信心。最后我们打赌,如果我的四门AP考试都拿5分,也就是最高分,那么她就破例允许我上四门HL。最终我也如愿以偿的达到了她的要求。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实际上我们学校并没有开设之前讲到的Further Math这门课,因为这门课并非每年都有学生上,全世界每一届也只有不到300个人。后来,同样是看到我已经上了AP Calculus和Statistics,Ms. Wolpowitz才同意给我单开这一门课。这一门是以自习加网课的形式进行的,学校给我请的老师毕业于牛津大学的数学系,曾经也是IB学生,这些网课的费用由学校承担,在这里我也要感谢学校和管理团队对我的帮助和支持。

 

 

 

 

 

 

 

案例分析

GPA

 

这是我四年的GPA

 

这里简单的介绍一下关于GPA的信息。和绝大部分学校一样,NBPS有一个满分为4分的unweighted GPA,计算这个GPA的时候只看学生的成绩,而与课程类型无关。

除此之外,每个学校还可能有一个weighted GPA,也就是加入了课程难度考量的GPA。这个GPA的计算方法每个学校都不尽相同,在NBPS,以前AP和HL课程的满分,也就是A+,对应的学分大概是5.6而非4.0,Honor和SL的满分则大概是4.9。不过,一般SL更有挑战,所以从今年开始SL也算做AP的学分也就是说从今年学校讲SL的满分从4.9调成5.6。

一般在学校内部提到GPA的时候都是指weighted GPA,成绩不错的同学可能超过4分甚至5分。当然,因为每个学校的weighted GPA计算方法不同,(比如满分的分值),unweighted GPA是一个更加普遍和通用的成绩。

 

教师梦之队

在这里的四年多,我遇到了不少志同道合的人,从同学到队友,从老师到教练。比如我所有的数学老师,经济老师Mr. Maltarollo,还有足球队的教练Coach Cardona。

 

Coach Cardona - 足球队主教练

 

Coach Cardona他看到我在体育课上踢球的表现,邀请我去足球队赛季结束后周三下午的训练,并鼓励我继续努力,争取能在之后加入他的队伍。

高中的球队一般分为Varsity(一队)和Junior Varsity(二队)。九年级的时候,我进入了JV足球队,接着十年级的时候,成为了学校历史上第一个进入Varsity足球队的中国球员。通过足球,以及其他如乒乓球的运动,我认识了很多寄宿生和走读生,并进一步和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足球一队名单

 

我特别想提的是我九年级的Human Geography老师,Mr. Salomonsson,我们都叫他Mr. Sal。他的课非常有趣,一是因为我本身就对这门课有着相当的兴趣,也是因为他的上课方式很轻松,不拘束。

 

右侧的就是Mr. Sal

 

当然,Mr. Sal在这个课上的专业知识也绰绰有余,他出版过关于他家乡Worcester的瑞典移民的书,会说瑞典语和一些德语,甚至还坚持在白板上写花体字的板书。不过,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九年级的第一个学期,我上的其实是他的Honor课。第一学期末,他把我叫到一边,问我想不想接受一个更大的挑战,升到他的AP课。

 

Mr. Sal 出版的书

 

据我所知,当时九年级的寄宿生里并没有人上AP课,即使在走读生里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因此我既意外又感谢他给了我这个机会。后来,九年级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的父母和我打算学业结束后自驾旅行,他在路线的确定上也给了很大的帮助和很多的建议。虽然之后再没有他的课了,但是直到现在我们仍然时常交流。

 

课余生活

 

足球

除了学习生涯,这几年还有很多有趣、值得分享的经历。国内刚上初中开始,我就对足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可惜能正真与朋友和同学踢球的机会并不多。八年级来到Kipling House,大概最让我难忘的就是晚上在足球场上的欢乐了。我记得当时每周二和周四晚上九点到十点就是大家一起踢球的时间。

 

Kipling House

 

那时实际上大多数学生是住在另一个宿舍的高年级学长,但是他们对我也很欢迎,甚至有更多的鼓励。通过足球,我也交到了本来也许不会有交集的朋友,他们来自中国,巴西,意大利,德国,日本,韩国,俄罗斯……直到现在,我还与当时的Ben和Yuki保持着联系。

 

今年和Yuki的再次相聚

 

学校俱乐部

除了足球,或者说运动,我还参加了一些校内的Club活动。比如,九年级的时候我参加了Multicultural Club多元文化俱乐部。我们会不定期的宣传各国的文化,比如庆祝墨西哥的亡灵节,犹太历的新年,放映各国的电影,还有每年一度的multicultural week。这一周每一天的主题都有不同,来自不同的文化,而且有很多各国特色的活动和美食。

 

主要活动之一:Multicultural Week

 

十年级的时候,我和比我高一届的好朋友Jerry共同创办了AI Club。我们举办了一些关于AI的小讲座,我还定期举办了关于AI和游戏的讨论会。由于我曾经学习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围棋, 而AI在围棋上的突破也正是使我对AI产生兴趣的催化剂,所以我着重讲了不少和围棋有关的AI的内容。可惜的是,由于十一年级末一些人员变动,我们的Club Sponsor离职,导致今年AI Club被合并到了新组建的Computer Science Club。

 

我在讲关于AI和围棋的Presentation

 

理工科挑战赛

十一年级的时候,我和Jerry一起参加了那一年的Google Science Fair。我们的课题是使用心电图的数据集来训练一个递归神经网络算法,从而使这个算法可以通过读取心电图的信号自动检测是非患有心房纤维性颤动。当时由于经验不足,时间仓促等一些原因,并没有取得什么成绩,但是的确帮助我们积累了不少实际操作和参加比赛的经验。

另外,在十二年级,我和学校的三个同学,Maximo Fernandez,Milo Gilad,以及Kyrylo Boiko自发的参加了NASA太空应用挑战赛(Space Apps Challenge)。Maximo的父亲开车送我们去奥兰多的参加连续36小时的预选赛。我们决定尝试解决“月球尘土”的问题,并提出了针对太空服,气闸,和内部舱室的解决方案。

 

NASA太空挑战赛的合影

 

我们的成果得到了现场评委以及其他参赛者的肯定,赢得了奥兰多赛区的第一名和群众选择奖,并且代表奥兰多入选了全球比赛。最终,经过由NASA专家组成的评委会的筛选,我们的队伍从总共2067支队伍中脱颖而出,成为了36支入围全球总决赛的队伍中的一支。说实话,这样的经历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尤其是这个比赛的大多数参赛者都是大学生甚至是科技行业工作者。但是,无论结果如何,那段紧张刺激的经历都是让我难忘的回忆。

义工活动

另外,学校还提供了不少社区服务的机会。社区服务不仅是一项毕业的基本要求,更是一种使学生更好的全面发展的教育方式。我参加了不少学校组织的义工项目,比如沙滩清理,陪老人玩游戏,拆解废旧电脑等。

当然,最难忘也是最有意义的是去坦桑尼亚的义工经历。这个项目为期一周,是学校所在的Nord Anglia Group众多学校一起参与的。其中,有两天我们帮助一所当地的学校建造教室,包括搅拌水泥,砌墙,安装教室门等。

 

坦桑尼亚的一所学校参与校舍的建设

 

还有一天,我们去了当地一家生活相对困难的家庭,给他们安装太阳能发电板,砌无烟灶,建羊棚,还送了他们一头羊。剩下的日子里,我们去了附近的塔兰吉雷国家公园露营,看日出,暴雨,草原和狮子,还徒步去了当地一个小咖啡种植园。尽管条件艰苦,没有手机和空调,只有蚊虫和野兽,但这不也是一种磨练和成长吗?

 

坦桑尼亚的自然公园

 

夏校生活

 

除了在学校里或是由学校组织的的各种课外活动,在校外我也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活动。九年级和十年级的暑假里,我参加了在曼城和巴萨的足球夏令营。

 

我和两位队友在参观诺坎普时的合影

 

足球是我一直以来的爱好,而参加这些项目不仅帮助我提高了足球水平,圆了我在这两家俱乐部的训练基地踢球的愿望,更让我深入的了解和体验了巴塞罗那和曼彻斯特两个城市的文化和对于足球的激情与热爱。当然,我觉得最有意义的是结识的那些一起吃住、训练的队友。我在巴塞罗那训练营的室友是坦桑尼亚U-17国家队的队长Adrian Kitare,我们到现在还保持着联系。

 

巴萨的训练基地与我的教练的合影

 

当然,生活不只有足球,比如十一年级的暑假,我参加了YYGS耶鲁夏校的Frontier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分组。在为期两周的时间里,我有机会聆听了从Biomedical Engineering到Geology等众多领域的教授的讲座。

 

耶鲁robotics lab

 

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星期,了解了很多在我兴趣范围之外的科技领域的前沿知识,也体验了Yale的宿舍、教室、图书馆和实验室。认识了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也学习到了很多在我兴趣范围之外的科技领域的前沿知识。

毕业

请输入

刚刚结束十二年级的最后一堂课,在英语老师自弹自唱的歌声里,免不得带着些自吹自擂的回顾了在NBPS的这段时光。

 

特殊时期我们网课毕业

 

我想这几年我改变和成长了许多,好多次遇到困难的时候幸运的得到了帮助,付出的努力也总算得到了一些肯定。十一年级的时候,在Coach Cardona和Ms. Skokan等老师的的支持下,赢得了三万美元的Wes Cissell奖学金。几周前,我又得知取得了Valedictorian的荣誉,是学校历史上获得这个荣誉的第二个住宿生,有机会代表毕业生在毕业典礼上发言(由于疫情关系,毕业典礼暂缓)。

我的大学申请结果并不是特别理想,收到了来自UCLA,University of Michigan, University of Virginia Echols Scholar Program等的offer,另外被7所大学waitlist,包括harvard, columbia, upenn, uchicago, duke, cornell, caltech。

接下来的秋天,我应该会在UCLA继续我的学习生涯。至于大学申请,我当然并不是最有资格给学弟学妹建议的人,但是我想只要脚踏实地的做到最好的自己,无论结果如何都不会有遗憾。因上努力,果上随缘,祝学弟学妹在申请大学的过程中收获也许意料之外的成长。

最后,我想借这个机会,向在这四年多的时光里遇到的、同行的、帮助过我的老师,同学,朋友们说,非常高兴认识你,希望毕业不是故事的终点。

分享
请王婧老师帮我评估
  • 您的姓名:
  • 手机号码:
提交

京ICP备案05067667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