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顶级名校为何偏爱划船运动?
分类:

海外生活

时间:2016-09-22

世界顶级名校为何偏爱划船运动?

 

英国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第162届泰晤士河划船对抗赛如期举行,最终,剑桥男队和牛津女队分别获胜。牛津剑桥两校延续187年的划船竞技告诉我们,体育运动是海外名校校园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英美名校的录取竞争十分激烈,但体育尖子生却常常会被争抢。而在众多的体育项目中,牛津剑桥和美国常青藤盟校对划船这个小众项目的运动员情有独钟,这其中有什么深意?

 

我在朋友的推荐下阅读了《纽约时报》畅销书《船上的男孩们》(The Boys in the Boat),故事讲述了九名来自美国西岸劳工阶级的男孩在1936年奥运会中夺冠的历程,被认为是决心与毅力最好的诠释。这本书的内容不经意间印证了以往我对名校招生一些隐性标准的思考,与大家分享。

★ 体育特长生受英美名校青睐  


 

英美名校录取竞争日益“惨烈”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接近甚至达到满分的SAT/ACT成绩、高中各项科目不能有任何闪失的GPA、AP选修课程的数量和含金量、音乐艺术特长、丰富的课余生活、持续的社区服务纪录可能都是名校的敲门砖,但任何一项或者几项组合并不能保证拿到一封名校的录取信。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直被国人认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至少在我学生时代这种“偏见”非常盛行)的体育特长生往往同时受到多家名校的关注。而在众多的体育项目中,划船是一个难以琢磨的项目。一方面,划船并不受大众关注。在奥运比赛中,划船项目的收视率和其它热门项目的收视率差距很大;另一方面,牛津剑桥和美国常青藤盟校对划船这个小众项目的运动员却情有独钟。这其中有什么奥妙? 


 

内心强大、性格坚毅 

★ 美国名校的人才观  


 

我觉得尝试理解其中的原因,逻辑上要分两步走。首先要理解名校对学生运动员(student athletes)的青睐,  其次是划船运动的特殊性。 

  

我个人的体会是,西方基础教育的重中之重是性格塑造(character building),而国内偏重的知识的积累和技能的掌握反而退居次位。内心强大、性格坚毅被认为是成功的最重要因素,而体育是塑造性格最直观和有效的方式。对于既要应付学业又要日复一日坚持训练的中学生来说,达到国家级或州级高中生的最高水平,和天赋同样重要的还有超常的努力和自律。 

  

我相信美国举国上下重视体育,和体育磨练意志的价值观密不可分,体育进而得以在美国形成一个超级产业。不仅是奥运会或者其它世界级的成人比赛,就连大学生业余比赛,特别是篮球、棒球、美式足球等项目也成为一种相当大的产业。不少水平领先的大学运动队除了给学校带来荣誉,更带来可观的财富(转播费、赞助费、冠名权等)。要保持项目上的优势,大学运动队教练的一项工作就是到中学发掘有希望的运动苗子,然后把名单交给招生委员会,后者在录取和奖学金发放等方面对这些学生进行不同程度的倾斜。 

 

团队精神的终极体现 

★ 划船运动的独特魅力  

 

划船项目和其它体育项目的共性是都需要天赋加后天的努力,但划船运动相比其它项目似乎更加磨练意志、塑造性格。划船手之间流行不少术语,其中一个是“Swiss cheese”(瑞士大孔芝士),这是形容手上的水泡和老茧。划船训练一般每周4至6次,一年四季都要训练,无法等到手上的水泡结成老茧。再开始下次的训练,也别想着戴手套,因为戴任何手套都没用,无数次的动作重复,皮肤会被最软的纤维擦出水泡,而且即使是最轻薄的手套,戴上都会影响划船手握桨的手感。有意思的是,划船手基本上都以“Swiss cheese”为骄傲,因为这告诉他们,自己已经超越对疼痛的恐惧。 


 

另外一个术语是“cotton mouth”(棉花嘴),这个更形象,就是划到口吐白沫的境地。如果在比赛中超过终点线的一刻还有一丝余力却没有拿到第一,那是要“抱憾终生”的。“Give it all you have”(掏空你自己)来形容划船项目是最贴切的。 

 

 

除了对个人的体能和技术的要求, 划船项目更是不折不扣的集体项目。体育世界里集体项目很多,球类、接力等等都是,这些项目队伍里无一例外都有最耀眼的明星,这些明星能够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反败为胜。划船项目没有明星队员,团队的成绩是由最差的选手决定的。取得胜利除了靠实力,更需要每一个队员毫无保留地信任队友,把自己融入到整个团队之中。划船比赛也没有关键时刻,因为每分每秒都是关键时刻。 

  

八人单桨加舵手两公里项目的奥运会比赛成绩不到5分30秒。在这短短的两公里内,队员不允许有丝毫的不在状态,团队也不允许有丝毫的不和谐。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划船项目是团队精神的终极体现。不少划船运动员都说过这样的话,在他们尝试过的各种体育项目中,划船是最难的一项。 

 

接下来,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划船运动员靠的基本上都是内源性的动力(self-motivation)。划船运动受到的关注不多,基本不具备产业性。即使是世界冠军,也根本挣不到其它运动项目高额的薪水,更没有产品代言的机会。这不难理解,普通人最多记住某年某个国家或者某个大学拿到第一名,根本记不住队员是哪几个。对于划船运动员来说,没有名利这个最强大的动力,剩下的就只有自身的驱动。划船运动不挣钱除了影响运动员个人的选择,也决定了这项运动有限的普及程度。只有为数不多、实力强大的名牌大学,才能不计回报地投资并支持这项运动的持续开展。如果要形象地打个比方的话,划着桨儿进藤校属于现实派的画作。
 

  

最后让我回到《船上的男孩们》这本书,我觉得引用故事开头造船工匠兼大师乔治·约曼·波科克(George Yeoman Pocock)的一段话作为我这篇短文的结尾最合适不过了:“这样一项运动——辛劳训练却没有多少荣光,但依然在每个世纪流行——嗯,它一定有一些平凡人无法看见而卓越者才能欣赏到的美。” 

 

 

评论

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投诉建议|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史艳蕊欧亚中心资深后期

世界顶级名校为何偏爱划船运动?
更多详情

世界顶级名校为何偏爱划船运动?

 

英国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第162届泰晤士河划船对抗赛如期举行,最终,剑桥男队和牛津女队分别获胜。牛津剑桥两校延续187年的划船竞技告诉我们,体育运动是海外名校校园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英美名校的录取竞争十分激烈,但体育尖子生却常常会被争抢。而在众多的体育项目中,牛津剑桥和美国常青藤盟校对划船这个小众项目的运动员情有独钟,这其中有什么深意?

 

我在朋友的推荐下阅读了《纽约时报》畅销书《船上的男孩们》(The Boys in the Boat),故事讲述了九名来自美国西岸劳工阶级的男孩在1936年奥运会中夺冠的历程,被认为是决心与毅力最好的诠释。这本书的内容不经意间印证了以往我对名校招生一些隐性标准的思考,与大家分享。

★ 体育特长生受英美名校青睐  


 

英美名校录取竞争日益“惨烈”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接近甚至达到满分的SAT/ACT成绩、高中各项科目不能有任何闪失的GPA、AP选修课程的数量和含金量、音乐艺术特长、丰富的课余生活、持续的社区服务纪录可能都是名校的敲门砖,但任何一项或者几项组合并不能保证拿到一封名校的录取信。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直被国人认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至少在我学生时代这种“偏见”非常盛行)的体育特长生往往同时受到多家名校的关注。而在众多的体育项目中,划船是一个难以琢磨的项目。一方面,划船并不受大众关注。在奥运比赛中,划船项目的收视率和其它热门项目的收视率差距很大;另一方面,牛津剑桥和美国常青藤盟校对划船这个小众项目的运动员却情有独钟。这其中有什么奥妙? 


 

内心强大、性格坚毅 

★ 美国名校的人才观  


 

我觉得尝试理解其中的原因,逻辑上要分两步走。首先要理解名校对学生运动员(student athletes)的青睐,  其次是划船运动的特殊性。 

  

我个人的体会是,西方基础教育的重中之重是性格塑造(character building),而国内偏重的知识的积累和技能的掌握反而退居次位。内心强大、性格坚毅被认为是成功的最重要因素,而体育是塑造性格最直观和有效的方式。对于既要应付学业又要日复一日坚持训练的中学生来说,达到国家级或州级高中生的最高水平,和天赋同样重要的还有超常的努力和自律。 

  

我相信美国举国上下重视体育,和体育磨练意志的价值观密不可分,体育进而得以在美国形成一个超级产业。不仅是奥运会或者其它世界级的成人比赛,就连大学生业余比赛,特别是篮球、棒球、美式足球等项目也成为一种相当大的产业。不少水平领先的大学运动队除了给学校带来荣誉,更带来可观的财富(转播费、赞助费、冠名权等)。要保持项目上的优势,大学运动队教练的一项工作就是到中学发掘有希望的运动苗子,然后把名单交给招生委员会,后者在录取和奖学金发放等方面对这些学生进行不同程度的倾斜。 

 

团队精神的终极体现 

★ 划船运动的独特魅力  

 

划船项目和其它体育项目的共性是都需要天赋加后天的努力,但划船运动相比其它项目似乎更加磨练意志、塑造性格。划船手之间流行不少术语,其中一个是“Swiss cheese”(瑞士大孔芝士),这是形容手上的水泡和老茧。划船训练一般每周4至6次,一年四季都要训练,无法等到手上的水泡结成老茧。再开始下次的训练,也别想着戴手套,因为戴任何手套都没用,无数次的动作重复,皮肤会被最软的纤维擦出水泡,而且即使是最轻薄的手套,戴上都会影响划船手握桨的手感。有意思的是,划船手基本上都以“Swiss cheese”为骄傲,因为这告诉他们,自己已经超越对疼痛的恐惧。 


 

另外一个术语是“cotton mouth”(棉花嘴),这个更形象,就是划到口吐白沫的境地。如果在比赛中超过终点线的一刻还有一丝余力却没有拿到第一,那是要“抱憾终生”的。“Give it all you have”(掏空你自己)来形容划船项目是最贴切的。 

 

 

除了对个人的体能和技术的要求, 划船项目更是不折不扣的集体项目。体育世界里集体项目很多,球类、接力等等都是,这些项目队伍里无一例外都有最耀眼的明星,这些明星能够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反败为胜。划船项目没有明星队员,团队的成绩是由最差的选手决定的。取得胜利除了靠实力,更需要每一个队员毫无保留地信任队友,把自己融入到整个团队之中。划船比赛也没有关键时刻,因为每分每秒都是关键时刻。 

  

八人单桨加舵手两公里项目的奥运会比赛成绩不到5分30秒。在这短短的两公里内,队员不允许有丝毫的不在状态,团队也不允许有丝毫的不和谐。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划船项目是团队精神的终极体现。不少划船运动员都说过这样的话,在他们尝试过的各种体育项目中,划船是最难的一项。 

 

接下来,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划船运动员靠的基本上都是内源性的动力(self-motivation)。划船运动受到的关注不多,基本不具备产业性。即使是世界冠军,也根本挣不到其它运动项目高额的薪水,更没有产品代言的机会。这不难理解,普通人最多记住某年某个国家或者某个大学拿到第一名,根本记不住队员是哪几个。对于划船运动员来说,没有名利这个最强大的动力,剩下的就只有自身的驱动。划船运动不挣钱除了影响运动员个人的选择,也决定了这项运动有限的普及程度。只有为数不多、实力强大的名牌大学,才能不计回报地投资并支持这项运动的持续开展。如果要形象地打个比方的话,划着桨儿进藤校属于现实派的画作。
 

  

最后让我回到《船上的男孩们》这本书,我觉得引用故事开头造船工匠兼大师乔治·约曼·波科克(George Yeoman Pocock)的一段话作为我这篇短文的结尾最合适不过了:“这样一项运动——辛劳训练却没有多少荣光,但依然在每个世纪流行——嗯,它一定有一些平凡人无法看见而卓越者才能欣赏到的美。” 

 

 

分享
请史艳蕊老师帮我评估
  • 您的姓名:
  • 手机号码:
提交

京ICP备案05067667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