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视角|多屏时代,深阅读的正确打开方式
分类:

文书写作

时间:2017-08-25

教育视角|多屏时代,深阅读的正确打开方式

 

2017-08-21 周成刚在路上 新东方欧亚教育

 

编者的话通过ipad上课,在电脑上进行学习和标准化测试……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数字化阅读时代,在纸质书籍上反复阅读、做笔记那般的深度理解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如何在多屏时代,培养深阅读,可能是很多父母操心的问题。今天这篇文章,我们介绍了两个具体、有效的方法——那些帮助孩子深度阅读的策略都有一个出发点,就是让孩子放缓阅读速度,由慢而促进深。
 


 

在如今这个多屏时代,孩子出生以后,先接触到的文字载体很可能是手机或是ipad,而不再是纸质的书籍。在课堂上,也越来越多地使用数字设备阅读:不仅是老师告别黑板粉笔,大多数时候都用电脑授课;而且有很多标准化考试,都是在电脑上进行。 

  

但是相对浅度的数字阅读,让很多学生并不能如阅读纸质书籍那样,真正投入阅读过程。德文·赫斯(Devin Hess)是一名中学老师,他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学项目合作,致力于数字阅读时代深度阅读的培养。 


 


 

纸质阅读VS数字阅读 你选哪个?
 


 

研究者们一直在试图弄明白,为什么人们对纸质书和数字设备这两种介质会有不同的反应,结果确实显示,如果是数字阅读,人们一般理解得会相对更少。
 


 

那些喜欢阅读纸质书籍的人,往往会谈到诸如可以翻页、可以在书页空白处做笔记这样的好处,并且,他们往往能通过一段内容在某页上的位置,来巩固记住内容。而扁平化的屏幕就显然做不到这些,在数字阅读的时候需要更多自律——人们毕竟习惯于快速浏览网页而不是停留、理解,这就是所谓的碎片化。 


 

在数字化空间,让孩子深度阅读与理解,意味着需要打破这种随意跳转的碎片化模式。那些帮助孩子深度阅读的策略都有一个出发点,就是让孩子放缓阅读速度,更专注于文本。 


 

 


 


 

“起标题”策略:小标题大学问 


 

学生在数字设备上打开一篇文章,首先,老师可以让学生们各自通读全文,并标出自己不知道的单词。这是最基本的解码工作。然后,老师可以让一对学生一起读某个段落并说明该段落的核心思想;做这件事的时候,他们必须投入精力阅读,以证明为什么自己认为这些事是重要的。在这个基础上,老师可以让他们分别再给这个段落取一个四个字的小标题,然后比较谁起得好一些。 


 

通过分小组讨论起标题,你可以在走过的时候,听到不同小组都在从原文里找论据支持自己。当然这种策略在纸笔时代,一样可以用;但是数字化阅读,可以无限次改变题目,并清除原有题目。而这种起标题的讨论方法,它的确可以放缓阅读速度,更接近深度阅读。当孩子内化了这种方法之后,他会习惯性地归纳总结出每一段的段落大意。 


 

有很多电子文档,在标注完各个凝结了段落大意的小标题后,可以在文章最开始生成一个大纲,点击大纲中相应的标题就可以跳到与之相关的段落。起标题的“大纲生成法”自然地降低了孩子囫囵吞枣的阅读速度。 


 

 


 


 

“标重点”策略:思考后的决策 


 

“标重点”也是读纸质书籍的时候就会普遍使用的方法。但是用不同颜色标注不同的概念,会使得整本书看起来有点混乱、难以辨识。
 


 

赫斯会让孩子们在数字阅读设备上使用不同颜色标注不同的论点,在他们所用的文档工具上,被标注了同一颜色的论点可以被提取出来形成一个表格,赫斯会建议学生在表格旁边新建一个文本框,来记录自己对这些论点的小结和评论。就这个方面来说,电子设备拥有一定的优势和便捷,不会显得像纸质似的那么混乱拥挤。 


 

“这会让他们沉下心来进一步阅读文章,区分各层次的意思;其二,这也锻炼了他们的总结能力。”他说。 


 

 


 

《纽约客》杂志曾经发文研究在线阅读的效率,和其它许多研究揭示的结果类似,它们发现:人们使用电子设备时对文章理解力会下降,不是因为这个媒介介质本身,更多的是因为那些带来分心的因素。所以,和所有的策略相比,自律也许才是最关键的技能。 


 

评论

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投诉建议|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史艳蕊欧亚中心资深后期

教育视角|多屏时代,深阅读的正确打开方式
更多详情

教育视角|多屏时代,深阅读的正确打开方式

 

2017-08-21 周成刚在路上 新东方欧亚教育

 

编者的话通过ipad上课,在电脑上进行学习和标准化测试……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数字化阅读时代,在纸质书籍上反复阅读、做笔记那般的深度理解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如何在多屏时代,培养深阅读,可能是很多父母操心的问题。今天这篇文章,我们介绍了两个具体、有效的方法——那些帮助孩子深度阅读的策略都有一个出发点,就是让孩子放缓阅读速度,由慢而促进深。
 


 

在如今这个多屏时代,孩子出生以后,先接触到的文字载体很可能是手机或是ipad,而不再是纸质的书籍。在课堂上,也越来越多地使用数字设备阅读:不仅是老师告别黑板粉笔,大多数时候都用电脑授课;而且有很多标准化考试,都是在电脑上进行。 

  

但是相对浅度的数字阅读,让很多学生并不能如阅读纸质书籍那样,真正投入阅读过程。德文·赫斯(Devin Hess)是一名中学老师,他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学项目合作,致力于数字阅读时代深度阅读的培养。 


 


 

纸质阅读VS数字阅读 你选哪个?
 


 

研究者们一直在试图弄明白,为什么人们对纸质书和数字设备这两种介质会有不同的反应,结果确实显示,如果是数字阅读,人们一般理解得会相对更少。
 


 

那些喜欢阅读纸质书籍的人,往往会谈到诸如可以翻页、可以在书页空白处做笔记这样的好处,并且,他们往往能通过一段内容在某页上的位置,来巩固记住内容。而扁平化的屏幕就显然做不到这些,在数字阅读的时候需要更多自律——人们毕竟习惯于快速浏览网页而不是停留、理解,这就是所谓的碎片化。 


 

在数字化空间,让孩子深度阅读与理解,意味着需要打破这种随意跳转的碎片化模式。那些帮助孩子深度阅读的策略都有一个出发点,就是让孩子放缓阅读速度,更专注于文本。 


 

 


 


 

“起标题”策略:小标题大学问 


 

学生在数字设备上打开一篇文章,首先,老师可以让学生们各自通读全文,并标出自己不知道的单词。这是最基本的解码工作。然后,老师可以让一对学生一起读某个段落并说明该段落的核心思想;做这件事的时候,他们必须投入精力阅读,以证明为什么自己认为这些事是重要的。在这个基础上,老师可以让他们分别再给这个段落取一个四个字的小标题,然后比较谁起得好一些。 


 

通过分小组讨论起标题,你可以在走过的时候,听到不同小组都在从原文里找论据支持自己。当然这种策略在纸笔时代,一样可以用;但是数字化阅读,可以无限次改变题目,并清除原有题目。而这种起标题的讨论方法,它的确可以放缓阅读速度,更接近深度阅读。当孩子内化了这种方法之后,他会习惯性地归纳总结出每一段的段落大意。 


 

有很多电子文档,在标注完各个凝结了段落大意的小标题后,可以在文章最开始生成一个大纲,点击大纲中相应的标题就可以跳到与之相关的段落。起标题的“大纲生成法”自然地降低了孩子囫囵吞枣的阅读速度。 


 

 


 


 

“标重点”策略:思考后的决策 


 

“标重点”也是读纸质书籍的时候就会普遍使用的方法。但是用不同颜色标注不同的概念,会使得整本书看起来有点混乱、难以辨识。
 


 

赫斯会让孩子们在数字阅读设备上使用不同颜色标注不同的论点,在他们所用的文档工具上,被标注了同一颜色的论点可以被提取出来形成一个表格,赫斯会建议学生在表格旁边新建一个文本框,来记录自己对这些论点的小结和评论。就这个方面来说,电子设备拥有一定的优势和便捷,不会显得像纸质似的那么混乱拥挤。 


 

“这会让他们沉下心来进一步阅读文章,区分各层次的意思;其二,这也锻炼了他们的总结能力。”他说。 


 

 


 

《纽约客》杂志曾经发文研究在线阅读的效率,和其它许多研究揭示的结果类似,它们发现:人们使用电子设备时对文章理解力会下降,不是因为这个媒介介质本身,更多的是因为那些带来分心的因素。所以,和所有的策略相比,自律也许才是最关键的技能。 


 

分享
请史艳蕊老师帮我评估
  • 您的姓名:
  • 手机号码:
提交

京ICP备案05067667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