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学的学习经历真正让我独立
分类:

留学新闻

时间:2020-08-21

 

Hello,我是段学长:

我毕业于美国圣路易斯大学(Saint Louis University)的心理学专业,在美国留学4年间,我深刻体会到了中美教育的不同,很荣幸将自己在美国留学的感悟分享给大家,也欢迎大家在留言区和我一起探讨。



 

90后和00后大多数都是家中的独生子女。在成长阶段,幸运的我们不再需要像50年代的家长一样为了生计而奔波,也不需要像60年代家长一样为了学习而奔波,更不需要像70年代的家长一样为了工作而奔波。幸运的我们出生在了富足的年代,享受着父母物质和精神上的宠爱,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对独生子女的宠爱



 

作为家里的“独苗”,家长对我的关爱可谓无微不至。在成长阶段,家长总是尽力满足我“不懂事”的要求:不仅一日三餐需要满足我挑剔的嘴巴,偶尔还要为我的三分钟热度买单。日常爸爸妈妈省吃俭用、精打细算,但用在我身上的钱却从来没有半分犹豫,他们对我的“溺爱宠爱”让我“难以长大”。

 


 

 

失败的“断奶教育”



 

机缘巧合,我在中学阶段进入了一所北京的寄宿式学校。校长从一开始便强调孩子“独立自主”的重要性,要让孩子从小体会到“断奶教育”,才可能让我们能够脱离父母的影响,成长为具有独立人格的人才。于是,我在12岁就开始了一周五天的学校寄宿生活,试着远离父母的宠爱,成长为一个独立的大人。但是事与愿违,授课老师们担心我们的学习,为我们进行补课;饭堂阿姨担心我们的饮食,每日的三餐丰盛可口,管饱管够;宿管阿姨监督我们的睡眠,保证我们的起居。而到了周末,我们就又回到家长的身边,他们一周的惦记和担心,全部“变本加厉”加重了对我的宠爱,这样的“断奶”,并不彻底。

 


美国的“断奶教育”



 

高中阶段我希望能够做出一些改变,于是在身边同学们准备高考和选择志愿之际,我选择了出国留学这条路。

 

在经历了托福和SAT的多次“折磨”后,我顺利的拿到了美国大学的录取,人生中第一次远离了父母,开始了漂洋过海的学习生活。当时,在机场的我并太确定我将要面临的是什么,但看到父亲担心的眼神和母亲哭红的双眼,我知道这次的“离家出走”不仅仅对我是一项艰巨的挑战,对我的爸爸妈妈又何尝不是呢?

 

经历了美国的学习生活后,我才体会到一个人的不易。不同于国内的“断奶教育”,美国的学习全凭自觉,真的没有人会来监督你;小到课堂作业,大到考试报告,只有与同学和教授主动交流,才能争取把知识吃透,也只有得到课程的参与分数(participation grade),才有可能拿到A的成绩。美国食堂的菜大多数时候都是那么的不合胃口,永远都是混着芝士的西兰花和番茄底料的炖菜随到随取,美食真的需要先到先得;美国宿舍也不再强制要求作息,但需要收拾整理自己的物品,并且尊重各国舍友不同的起居习惯。在这里没人会迁就你,没人会像父母那样宠着你,也正因如此才能迅速“断奶”。

 


 

 

我的改变



 

这一切的困难,却造就了一个更强大更独立的我。在经历了美国食堂的折磨之后,我变得不再挑食,并且开始试着自己做饭,变成了一个厨艺达人;在美国课堂的氛围中,我知道了主动学习的好处,我开始提前学习,主动思考,变成了同学们眼中的“学霸”;在和不同国家的人接触之后,我才感叹到世界之大,人与人生活上的差距是如此之大,也借此培养了更良好的生活习惯。

 

俗话常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子不知父母恩”,我却因为这份宝贵的美国留学经历,提前体会了家长的不易。在第一次做饭后,才明白了当初的自己挑食是那么的任性。在第一次完成校园图书馆的通宵工作后,才知道了父母赚钱的不易。而这一切,也让我坚定的相信,我在美国的“断奶教育”已经成功。

 

我的未来



 

虽然今天的我还无法取得像父母一样的成就,但我知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在过去,我总在抱怨人生艰难,开始好难。但今天的我,再也不是过去那个遇事逃到父母怀中的小孩,我已经成长为了一个有担待的大人。而这一切,都要感恩这次宝贵的留学经历,以及父母在这背后的默默付出。希望终有一日,我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评论

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投诉建议|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蒋君莹美本高部前期组长

美国大学的学习经历真正让我独立
更多详情
 

Hello,我是段学长:

我毕业于美国圣路易斯大学(Saint Louis University)的心理学专业,在美国留学4年间,我深刻体会到了中美教育的不同,很荣幸将自己在美国留学的感悟分享给大家,也欢迎大家在留言区和我一起探讨。



 

90后和00后大多数都是家中的独生子女。在成长阶段,幸运的我们不再需要像50年代的家长一样为了生计而奔波,也不需要像60年代家长一样为了学习而奔波,更不需要像70年代的家长一样为了工作而奔波。幸运的我们出生在了富足的年代,享受着父母物质和精神上的宠爱,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对独生子女的宠爱



 

作为家里的“独苗”,家长对我的关爱可谓无微不至。在成长阶段,家长总是尽力满足我“不懂事”的要求:不仅一日三餐需要满足我挑剔的嘴巴,偶尔还要为我的三分钟热度买单。日常爸爸妈妈省吃俭用、精打细算,但用在我身上的钱却从来没有半分犹豫,他们对我的“溺爱宠爱”让我“难以长大”。

 


 

 

失败的“断奶教育”



 

机缘巧合,我在中学阶段进入了一所北京的寄宿式学校。校长从一开始便强调孩子“独立自主”的重要性,要让孩子从小体会到“断奶教育”,才可能让我们能够脱离父母的影响,成长为具有独立人格的人才。于是,我在12岁就开始了一周五天的学校寄宿生活,试着远离父母的宠爱,成长为一个独立的大人。但是事与愿违,授课老师们担心我们的学习,为我们进行补课;饭堂阿姨担心我们的饮食,每日的三餐丰盛可口,管饱管够;宿管阿姨监督我们的睡眠,保证我们的起居。而到了周末,我们就又回到家长的身边,他们一周的惦记和担心,全部“变本加厉”加重了对我的宠爱,这样的“断奶”,并不彻底。

 


美国的“断奶教育”



 

高中阶段我希望能够做出一些改变,于是在身边同学们准备高考和选择志愿之际,我选择了出国留学这条路。

 

在经历了托福和SAT的多次“折磨”后,我顺利的拿到了美国大学的录取,人生中第一次远离了父母,开始了漂洋过海的学习生活。当时,在机场的我并太确定我将要面临的是什么,但看到父亲担心的眼神和母亲哭红的双眼,我知道这次的“离家出走”不仅仅对我是一项艰巨的挑战,对我的爸爸妈妈又何尝不是呢?

 

经历了美国的学习生活后,我才体会到一个人的不易。不同于国内的“断奶教育”,美国的学习全凭自觉,真的没有人会来监督你;小到课堂作业,大到考试报告,只有与同学和教授主动交流,才能争取把知识吃透,也只有得到课程的参与分数(participation grade),才有可能拿到A的成绩。美国食堂的菜大多数时候都是那么的不合胃口,永远都是混着芝士的西兰花和番茄底料的炖菜随到随取,美食真的需要先到先得;美国宿舍也不再强制要求作息,但需要收拾整理自己的物品,并且尊重各国舍友不同的起居习惯。在这里没人会迁就你,没人会像父母那样宠着你,也正因如此才能迅速“断奶”。

 


 

 

我的改变



 

这一切的困难,却造就了一个更强大更独立的我。在经历了美国食堂的折磨之后,我变得不再挑食,并且开始试着自己做饭,变成了一个厨艺达人;在美国课堂的氛围中,我知道了主动学习的好处,我开始提前学习,主动思考,变成了同学们眼中的“学霸”;在和不同国家的人接触之后,我才感叹到世界之大,人与人生活上的差距是如此之大,也借此培养了更良好的生活习惯。

 

俗话常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子不知父母恩”,我却因为这份宝贵的美国留学经历,提前体会了家长的不易。在第一次做饭后,才明白了当初的自己挑食是那么的任性。在第一次完成校园图书馆的通宵工作后,才知道了父母赚钱的不易。而这一切,也让我坚定的相信,我在美国的“断奶教育”已经成功。

 

我的未来



 

虽然今天的我还无法取得像父母一样的成就,但我知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在过去,我总在抱怨人生艰难,开始好难。但今天的我,再也不是过去那个遇事逃到父母怀中的小孩,我已经成长为了一个有担待的大人。而这一切,都要感恩这次宝贵的留学经历,以及父母在这背后的默默付出。希望终有一日,我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分享
请蒋君莹老师帮我评估
  • 您的姓名:
  • 手机号码:
提交

京ICP备案05067667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