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部文科丨在日本学中国语文学是一种什么体验?
分类:

留学新闻

时间:2019-11-16

                          学部文科丨在日本学中国语文学是一种什么体验?


本篇内容将由在日本的中国语文学研究现状切入话题,并围绕在日学习中国语文学的利点、可选大学及考学相关TIPS详细展开。

近期《三体》日文版登陆东京,引发了“华文小说”浪潮。

 

在东京的地铁上,阅读《三体》消遣的日本人比比皆是,沉浸在中国式SF的世界里如痴如醉,神情变化万千。

许多大人物对此的评价更是有趣:

“总之格局非常地大,读起来很开心。”——巴拉克·奥巴马(第44届美国总统)

“下一个被A Year of Books(介绍书本的社区)选中的是刘慈欣的《三体》。这是现在在好莱坞电影化进行中的超人气中国科幻作品。”——马克·扎克伯格(Facebook创始人)

“一口气读完了。本作格局凌驾于之前各巨匠所著杰作。”——八重洲BC董事长·山崎厚男

甚至有日本评论家预测,下一步SF小说的重心将会转移到中国。

可见中国文学远渡重洋,依然魅力不减。我们有理由推断,今后各大学中国文学研究室势必会导入中国SF这一新课题。(笑)

其实,不仅日方友人对中国文学有着浓厚兴趣,每年远赴日本学习“中国文学“的同学不在少数。

也许很多人会对此事产生误解,或认为他们游手好闲混文凭,或认为他们家产万贯就喜欢做些吃饱了撑的事。实则不然。

笔者倒是很想为这些飘洋过海前来学习中国文学的同学辩护辩护。首先想到的辩白,便是《围城》中方鸿渐的见解:

“事实上,惟有学中国文学的人非到外国留学不可。

“因为一切其他科目像数学,物理,哲学,心理,经济,法律等等都是从外国港灌输进来的,早已洋气扑鼻;只有国文是国货土产,还需要外国招牌,方可维持地位,正好像中国官吏,商人在本国剥削来的钱要换外汇,才能保持国币的原来价值。”

尽管钱老先生通过方鸿渐的嘴讲这一番话,未必不是在指桑骂槐,但反过来,我们也不妨这样看——

走到外国的立场上,回头望一望我们司空见惯的文学见解,它们就完全变了模样,变得陌生起来,与此同时也仿佛一座未开垦的宝藏一般,处处是又新鲜又诱人的机遇。

在日学习中国语文学之メリット

  • 跳脱主观臆想与舆论导向

正如上文所述,来到异国他乡,在不同于本国的思想环境里耳濡目染,再回看国内的文学作品,就很容易产生新的看法。无他,不过是因为你站到了“局外人”的立场上,必然会经过这么一种思想变化。

很多作品在国内的舆论导向下,遗憾的是很多人只能看到它的片面。

这里笔者尤其要列举的是韩寒、郭敬明、安妮宝贝等80后青春文学作家。

在国内,以学术眼光去审视这一群体,永远摆脱不了一种隐形的stereotype。或许韩寒比郭敬明多一层年代滤镜,论起来尚且还能心态平和,然而一谈及郭敬明,价值观取向一定隐隐约约往坏的方面偏。即使试图肯定他,大抵也跳不出“商业成功”的圈子。据笔者所查中国知网的论文案例,从最早04年的论文至今,从商业以外的角度肯定郭的论文数量,不超过一只手。

而在日本,在完全没有这方面价值导向的日本教授麾下,似乎就能跳出这个怪圈。

以下是东京大学论文库中的一段分析:

 

山口大学论文库中也存在相似的论调:

 

在日本研究中国文学,仿佛便能“剔除杂质”,单纯为谈文学而谈文学。

  • 选题更加自由

谈及选题,在国内无论如何都存在一面隐形的障壁。根据各大学学风不同,所能包容的范围也不尽相同。

“伤痕文学”就属于比较典型的例子。谈论到特殊时期,教授的神经不得不紧张起来,做研究难免愈发地畏手畏脚。这是大环境所迫,很难去埋怨个人。

例如笔者高中时代风靡一时的小说《软埋》,涉及土地改革时代。作为一部大红大紫的作品,毫无疑问会引起学术界注目。然而,几乎所有论文都心照不宣地往生存哲学与叙事策略上靠,少数涉及内容的论文也蜻蜓点水,迟迟不能触及根本。

另一方面,表面上毫无隐患的近年大众文学作品也存在这种问题。

打个比方,分析脆皮鸭文学。脆皮鸭文学的大热必定存在其值得肯定的内核,最显而易见就是对于两性关系的见解。可惜,当今敢于发论文支持这种现象的学者寥寥无几。李银河之所以能成为家喻户晓的“李银河”,细细想来,只能感到一阵“物以稀为贵”的悲凉。当我们对这类研究习以为常,何须在“李银河”的大纛下躲躲藏藏?

  • 对比较文学的见解更深刻

若说前往日本学习中国文学是为了进行比较文学的研究,听起来仿佛是一众理由里最正当的一种。

笔者认为,这实则仍是一个立场与舆论大环境的问题。在国内进行比较文学的研究,我们很难跳脱“汉语主体”与舆论导向的思维定势。而选择在日本进行这一类研究,当我们作为一个汉语母语者,与非母语研究者(或导师或同学)进行思想交锋时,我们会得到更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此外,身在异国他乡,时时暴露在异种语言文化环境中,我们能够做出更真实,更透彻的比较文化的研究。比起在国内卯足了劲“意淫”,甚至比起那些短暂交换留学只能“蜻蜓点水”的同龄研究者而言,在日本进行比较文学的研究显然更有优势。

那么,哪些大学能够学习中国文学呢?

考学指南

笔者曾在日本文学相关推送中提及,语言文化类专业几乎都隶属于文学部,同时大学一般以学部为单位进行书类选考与校内考,因此,关于中国文学的考学问题,我们也不妨转为“如何报考文学部”。

关于这一问题,我们曾写过一篇关于文学部考学的具体指南,详细情形请同学们移步此文学非彼文学——被误会的文学部

总体而言,在开设中国文学专业的大学中,国立占比较多,私立较少。

从这个角度说,积极备战国公立大学,或许是志向中国文学专业同学的好选择。

而国公立大学的报考是出了名的事无巨细,书类(EJU+英语),志望理由书,小论文,面试无一不缺。在前期准备时,必须要同学们花一番功夫。

笔者要提醒的仍是老生常谈的几点:

第一,对所报考学校课程安排有一定了解。各大学的中国文学课程设置大有不同,这一点我们要求同学在择校之初就应该了然于胸。

以北海道大学为例,中国文学专业下属于言语文学课程,除了中国文化论研究室外,还有日本古典研究室,欧米文学研究室等分支。其课程特色就在于自由度高,既可以中国文学始一而终,也能够任意组合其它研究室的课程。如果能在志望理由书上体现出这一点,无疑会为你锦上添花。

第二,事先在官网找到与自身研究内容相近的教授。

打个比方,如果你喜欢鲁迅,最好能找到该学校研究鲁迅的教授,若是没有,便退而求其次,找到研究近现代中国文学的教授。若还是没有,那么保守建议同学们放弃该学校。

尤其在面试环节,研究内容这一类核心问题属于必考题,一定要保证事先有充分练习,最好结合相关教授的研究课题进行回答。

此外,由于我们是汉语母语者,很容易产生一种“问到中文我不可能比日本人差“的蜜汁自信,实际上这恰恰最容易惨遭打脸。也许教授对中国一些新兴事物不太了解,但以其深厚功力,足以从你的回答中以小见大,判断你对中国文学的学术热情以及基本研究素养。因此,同学们务必要谦虚谨慎,务实作答。

第三,小论文则需要事先大量练笔,力求对对方出题思路有一定把握。文学部的小论文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结合自身经历撰写小作文(例:庆应义塾大学小作文),这一类好比国内记述类写作,要求真情实感更兼生活感悟;还有一类是正规议论文,给一个议题让你论述其好坏,更像是留考小论文的升级版。

第四,中国文学志望者特别注意:

国文学虽然在留学生群体中较为冷门,但决不“水”。如果在考学准备上草草了事,初审就不通过的几率极大。身为一个汉语母语者来日本学习中国文学,本就容易引起对方学校的瞩目。因此,同学们应当好好琢磨志望理由,最起码要能自圆其说,并细致计划好在他国学习中国文学的学习计划,争取在面试官的好奇与疑问中对答如流。唯有这样,才能免去“混日子”之嫌,进入理想的学府。

At Last

中文博大精深,无怪乎邻国友人热爱追捧。

可见在这个国际化的时代,上至高等学府,下至平民百姓,无不对外国文字显示出浓厚的学习意欲。而远渡重洋学习中国文学,依笔者拙见,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仿佛也应当成为一件理所应当、不足为奇的事。

 

评论

首页|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English website| 微博:新浪|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包灵蓉欧亚部留学顾问

学部文科丨在日本学中国语文学是一种什么体验?
更多详情

                          学部文科丨在日本学中国语文学是一种什么体验?


本篇内容将由在日本的中国语文学研究现状切入话题,并围绕在日学习中国语文学的利点、可选大学及考学相关TIPS详细展开。

近期《三体》日文版登陆东京,引发了“华文小说”浪潮。

 

在东京的地铁上,阅读《三体》消遣的日本人比比皆是,沉浸在中国式SF的世界里如痴如醉,神情变化万千。

许多大人物对此的评价更是有趣:

“总之格局非常地大,读起来很开心。”——巴拉克·奥巴马(第44届美国总统)

“下一个被A Year of Books(介绍书本的社区)选中的是刘慈欣的《三体》。这是现在在好莱坞电影化进行中的超人气中国科幻作品。”——马克·扎克伯格(Facebook创始人)

“一口气读完了。本作格局凌驾于之前各巨匠所著杰作。”——八重洲BC董事长·山崎厚男

甚至有日本评论家预测,下一步SF小说的重心将会转移到中国。

可见中国文学远渡重洋,依然魅力不减。我们有理由推断,今后各大学中国文学研究室势必会导入中国SF这一新课题。(笑)

其实,不仅日方友人对中国文学有着浓厚兴趣,每年远赴日本学习“中国文学“的同学不在少数。

也许很多人会对此事产生误解,或认为他们游手好闲混文凭,或认为他们家产万贯就喜欢做些吃饱了撑的事。实则不然。

笔者倒是很想为这些飘洋过海前来学习中国文学的同学辩护辩护。首先想到的辩白,便是《围城》中方鸿渐的见解:

“事实上,惟有学中国文学的人非到外国留学不可。

“因为一切其他科目像数学,物理,哲学,心理,经济,法律等等都是从外国港灌输进来的,早已洋气扑鼻;只有国文是国货土产,还需要外国招牌,方可维持地位,正好像中国官吏,商人在本国剥削来的钱要换外汇,才能保持国币的原来价值。”

尽管钱老先生通过方鸿渐的嘴讲这一番话,未必不是在指桑骂槐,但反过来,我们也不妨这样看——

走到外国的立场上,回头望一望我们司空见惯的文学见解,它们就完全变了模样,变得陌生起来,与此同时也仿佛一座未开垦的宝藏一般,处处是又新鲜又诱人的机遇。

在日学习中国语文学之メリット

  • 跳脱主观臆想与舆论导向

正如上文所述,来到异国他乡,在不同于本国的思想环境里耳濡目染,再回看国内的文学作品,就很容易产生新的看法。无他,不过是因为你站到了“局外人”的立场上,必然会经过这么一种思想变化。

很多作品在国内的舆论导向下,遗憾的是很多人只能看到它的片面。

这里笔者尤其要列举的是韩寒、郭敬明、安妮宝贝等80后青春文学作家。

在国内,以学术眼光去审视这一群体,永远摆脱不了一种隐形的stereotype。或许韩寒比郭敬明多一层年代滤镜,论起来尚且还能心态平和,然而一谈及郭敬明,价值观取向一定隐隐约约往坏的方面偏。即使试图肯定他,大抵也跳不出“商业成功”的圈子。据笔者所查中国知网的论文案例,从最早04年的论文至今,从商业以外的角度肯定郭的论文数量,不超过一只手。

而在日本,在完全没有这方面价值导向的日本教授麾下,似乎就能跳出这个怪圈。

以下是东京大学论文库中的一段分析:

 

山口大学论文库中也存在相似的论调:

 

在日本研究中国文学,仿佛便能“剔除杂质”,单纯为谈文学而谈文学。

  • 选题更加自由

谈及选题,在国内无论如何都存在一面隐形的障壁。根据各大学学风不同,所能包容的范围也不尽相同。

“伤痕文学”就属于比较典型的例子。谈论到特殊时期,教授的神经不得不紧张起来,做研究难免愈发地畏手畏脚。这是大环境所迫,很难去埋怨个人。

例如笔者高中时代风靡一时的小说《软埋》,涉及土地改革时代。作为一部大红大紫的作品,毫无疑问会引起学术界注目。然而,几乎所有论文都心照不宣地往生存哲学与叙事策略上靠,少数涉及内容的论文也蜻蜓点水,迟迟不能触及根本。

另一方面,表面上毫无隐患的近年大众文学作品也存在这种问题。

打个比方,分析脆皮鸭文学。脆皮鸭文学的大热必定存在其值得肯定的内核,最显而易见就是对于两性关系的见解。可惜,当今敢于发论文支持这种现象的学者寥寥无几。李银河之所以能成为家喻户晓的“李银河”,细细想来,只能感到一阵“物以稀为贵”的悲凉。当我们对这类研究习以为常,何须在“李银河”的大纛下躲躲藏藏?

  • 对比较文学的见解更深刻

若说前往日本学习中国文学是为了进行比较文学的研究,听起来仿佛是一众理由里最正当的一种。

笔者认为,这实则仍是一个立场与舆论大环境的问题。在国内进行比较文学的研究,我们很难跳脱“汉语主体”与舆论导向的思维定势。而选择在日本进行这一类研究,当我们作为一个汉语母语者,与非母语研究者(或导师或同学)进行思想交锋时,我们会得到更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此外,身在异国他乡,时时暴露在异种语言文化环境中,我们能够做出更真实,更透彻的比较文化的研究。比起在国内卯足了劲“意淫”,甚至比起那些短暂交换留学只能“蜻蜓点水”的同龄研究者而言,在日本进行比较文学的研究显然更有优势。

那么,哪些大学能够学习中国文学呢?

考学指南

笔者曾在日本文学相关推送中提及,语言文化类专业几乎都隶属于文学部,同时大学一般以学部为单位进行书类选考与校内考,因此,关于中国文学的考学问题,我们也不妨转为“如何报考文学部”。

关于这一问题,我们曾写过一篇关于文学部考学的具体指南,详细情形请同学们移步此文学非彼文学——被误会的文学部

总体而言,在开设中国文学专业的大学中,国立占比较多,私立较少。

从这个角度说,积极备战国公立大学,或许是志向中国文学专业同学的好选择。

而国公立大学的报考是出了名的事无巨细,书类(EJU+英语),志望理由书,小论文,面试无一不缺。在前期准备时,必须要同学们花一番功夫。

笔者要提醒的仍是老生常谈的几点:

第一,对所报考学校课程安排有一定了解。各大学的中国文学课程设置大有不同,这一点我们要求同学在择校之初就应该了然于胸。

以北海道大学为例,中国文学专业下属于言语文学课程,除了中国文化论研究室外,还有日本古典研究室,欧米文学研究室等分支。其课程特色就在于自由度高,既可以中国文学始一而终,也能够任意组合其它研究室的课程。如果能在志望理由书上体现出这一点,无疑会为你锦上添花。

第二,事先在官网找到与自身研究内容相近的教授。

打个比方,如果你喜欢鲁迅,最好能找到该学校研究鲁迅的教授,若是没有,便退而求其次,找到研究近现代中国文学的教授。若还是没有,那么保守建议同学们放弃该学校。

尤其在面试环节,研究内容这一类核心问题属于必考题,一定要保证事先有充分练习,最好结合相关教授的研究课题进行回答。

此外,由于我们是汉语母语者,很容易产生一种“问到中文我不可能比日本人差“的蜜汁自信,实际上这恰恰最容易惨遭打脸。也许教授对中国一些新兴事物不太了解,但以其深厚功力,足以从你的回答中以小见大,判断你对中国文学的学术热情以及基本研究素养。因此,同学们务必要谦虚谨慎,务实作答。

第三,小论文则需要事先大量练笔,力求对对方出题思路有一定把握。文学部的小论文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结合自身经历撰写小作文(例:庆应义塾大学小作文),这一类好比国内记述类写作,要求真情实感更兼生活感悟;还有一类是正规议论文,给一个议题让你论述其好坏,更像是留考小论文的升级版。

第四,中国文学志望者特别注意:

国文学虽然在留学生群体中较为冷门,但决不“水”。如果在考学准备上草草了事,初审就不通过的几率极大。身为一个汉语母语者来日本学习中国文学,本就容易引起对方学校的瞩目。因此,同学们应当好好琢磨志望理由,最起码要能自圆其说,并细致计划好在他国学习中国文学的学习计划,争取在面试官的好奇与疑问中对答如流。唯有这样,才能免去“混日子”之嫌,进入理想的学府。

At Last

中文博大精深,无怪乎邻国友人热爱追捧。

可见在这个国际化的时代,上至高等学府,下至平民百姓,无不对外国文字显示出浓厚的学习意欲。而远渡重洋学习中国文学,依笔者拙见,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仿佛也应当成为一件理所应当、不足为奇的事。

 

分享
请包灵蓉老师帮我评估
  • 您的姓名:
  • 手机号码:
提交

京ICP备05067667号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