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最初的心走最远的路

    2014-12-08 来源:

      用最初的心走最远的路

                                 文\王兰(北京前途 分公司管理中心)

      Alice,理工女,典型的B型魔羯上升双子,变幻中透着偏执的固执,很少后悔,从不回头。我来自中国一座被称为“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成都,但我缺少了川妹子该有的火辣,无论从外貌、口音、口味还是做事的方式;可能是因为我人生中最重要的阶段都是在湿热的南方度过的,无意中多了南方人的细腻。在我而立之年时,带着一家老小开始北漂生活,注入了我北方人的豁达。

      我的人生一直在偏离主线中度过,高考的叛逆,既不愿意就读从小在那里长大的那所有名的医学院,也不愿意就读外公那个颇能提升文学气质的古典文学专业,而是偷偷填报了海洋大学,跑到一个做火车需要转车,做飞机从来没有打折,中国最南边一个叫做湛江的城市读海洋生物专业。幻想着未来都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日子,天天和小丑鱼、海葵、海豚打交道,结果事与愿违,学校新建在一片荒山中,而中国的海洋生物专业学的是海洋中可以吃的生物,比如鲍鱼、螃蟹、虾等。

      从那时起我便对中国高等教育的课程设置产生了深刻的怀疑,并由此奠定了我从事留学咨询,选择职业规划师之路的基础。研究生毕业后,为了爱情我放弃了成都安逸的实验室生活,来到高科技企业聚集的深圳发展,选择了当时并不被大家看好的留学行业主攻留学澳大利亚,留学新西兰。

      从处理文案工作开始,最忙碌的高峰期会为了第二天的悉尼大学面试会,一天做30个学生的申请;在面试会上跟招生官为每个优秀的孩子据理力争,教招生官如何选择国内优秀的学生,也学会了招生官是如何看待中国学生的。依稀记得墨尔本大学工学院的老太太Brown,她会看高等数学学了什么,成绩是不是B以上;她会看你学过structure没有;记得悉尼大学Science的院长骄傲的说,我们Nutrition专业全澳洲最好,硕士生只招12名,要求完成初级认证;为了替学生翻案,我一个人飞到福建去实地勘察,深入了解学生家庭的经济实力,拍回照片去跟签证官证明学生家里的经济实力;为了迎接签证官的上门复查,我经常没日没夜的赶签证文件,造成很长一段时间看到”使“字头的车就发抖。后来顺理成章我做了留学咨询顾问,没有新顾问的羞涩,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从那时起,我给孩子们的留学咨询都是从认识职业开始的,后来,也验证了职业规划在留学规划中的重要意义。多年来,我往来澳洲、新西兰、美国等国家,与很多从事counselor的老师们聊天,无论是独立执业还是归属于中学或者大学的Career Center,都有一致的观点,选择专业要从兴趣出发,充分考虑自己的能力范围,自己所掌握的社会资源;然后深入了解兴趣所属的职业需要什么样的能力并与自己进行匹配,匹配成功后再去深入了解心仪职业的工作环境、起点薪酬、未来升职空间等。对于国外的孩子,这些事情基本在高一的时候就了解完毕,而我们的孩子却了解的太晚,等开始就读本科时才发觉专业不对口、不匹配、不断的考量转专业或换行业。

      所以,每当我一站上讲台,面对一群将要选择新的人生道路的孩子时,我都会问他们喜欢什么,他们能做什么,他们学习了他们喜欢的需要花多少钱,他们能赚多少钱,能养活自己吗? 他们是否知道现今的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现今世界的格局是怎样的?他们知道澳洲的优势在哪里吗?他们知道为什么要去布里斯班学习酒店管理吗?因为,我发现所有孩子来的时候都是迷茫的,大部分家长来的时候都是盲目坚定的。我跟很多孩子说过,你们要庆幸你们有我们。在我们那个年代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谁来给我们讲这个学校的课程设置如何,这个专业的就业前景如何,这个专业刚刚开始工作做的是什么内容,升职途径是怎样的……

      我经常会给想要读商科的孩子们讲这样一个关于专业选择的故事。我曾经有两个孩子(就是我的学生了,我习惯把学生叫成孩子),男孩有非常明确的目标,就想去香港的摩根斯坦利工作,坚定的要学商科的金融,于是放弃了深圳大学去了悉尼大学就读金融本科。女孩对生物科学感兴趣,去了悉尼大学学习营养学。到毕业那一年,男孩已经放弃了摩根斯坦利的梦想,以他的话说就是一天24小时都在工作,为了挤入知名的外资银行,从大二开始,他开始研究各个银行的职级分布、面试技巧,竞争各种实习机会以增加自身的砝码。女孩手拿投行offer,在为是否放弃本科所学专业而苦恼。男孩问女孩为何她能获得投行的青睐,女孩说投行去他们系里招的。是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也好,很多投行也好,他们需要复合型人才。所以在本科阶段掌握好专业技能,在工作中训练好的职业能力,如果以后还想要深造,在就某个缺失的部分补读研究生课程即可。

      我的人生和我最初想象的不太一样,我曾经想当一名发明家,曾经以为自己就要成为科学家了,曾经以为我会生在川大,读在川大,老在川大。但最后我却选择做了一名留学专家,一名职业规划师,离开成都,来到了北京。我以为我的初衷变了,但其实从未改变,我过去的每一份学历、每一种经历,每一项阅历都是在为我能成为一个可以为别人的人生把脉的人而储蓄着,只有时刻提醒自己不忘初心,不忘初衷,才能让自己走更远的路。

    新东方首页 | 新东方前途首页 | 关于前途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English website | 微博:新浪 | 微博:腾讯

    新东方前途出国咨询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号 ©版权所有:新东方前途出国咨询有限公司

    ©2016 New Oriental Vision Overseas Consulting Co. Lt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海淀中街6号新东方大厦6层